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2.8 尴尬的路过

在训练场上,其实有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明眼人能一眼看出来,几位教官怕谁,几位助教怕谁,那谁是明眼人呢?比如西门子枫就是其中一位,这家伙只要有空就会来溜达一圈儿。

左帅、林飞怕林峰,西门子梒怕他哥,戴勋怕左帅,萧泽毅怕许松,这里面谁都不怕的人,可能就是林峰本人了吧,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也是没谁了,好在新来的队员们还没怎么能感觉到。

这些天的训练,左帅一直在给师父做示范的对象,一些擒Na的技术,林峰只要一演示,爱徒就得跑去前面做配合。

这一天在开始训练之前,许松悄声对林峰说:“给你示范动作的人,换一个呗?你可着一个人打啊?”

“没事儿,用左帅我顺手,这个时候还是用徒弟吧,你也不是不知道他,要是...

25 14

前天唯一收到的一个长评,还是布阿姨写的

写在《世路》7年之际

7年,有人从学生变成了父母、有人从初中上到高中、有人从一个城市换到了另一个城市,有人从第1篇文章写到了600多篇…….

时间过得很快啊,转眼某人坚持义务写了7年的文了,实属不易,我仅代表我个人对《世路茫茫》的作者竹风同学致以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我看文的时间并没有那么长,由于自己的经历和文中很多场景非常相似,所以看文是我很享受我的那段难忘的时光和一些身边的朋友,有时一个场景会让我哈哈大笑,有时也会让我伤心不已,看文对于我来说就是在怀念我的青春,感谢遇到。

文写的咋样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心里有数,说说作者吧,我可能是唯一见到作者本人的人了,性别女,身高大约167,反正...

18 2

短篇 2.7 偷学

“你怎么回事儿?”林峰坐在办公椅上问着小儿子。


“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林巍赶紧道歉。


“来这儿是打架的,还是训练的?”当爹的问了一句,孩子马上回了,“训练。”


“你打架算怎么回事?你哥都不敢在这儿造次,你可倒好,打的可还爽?把心中的委屈都打出去了?”林峰的连续反问,问的次子有些难为情。


只见迷你林被问的不吭声儿了,当爹的直接站起来,走过去,上来就是一耳光,“不会回话吗?”


“对不起。”林巍被打的头转去了另一边,这是他第一次被打脸,一个人狠狠攥着拳头,咬着嘴唇,林峰眼看着孩子脸上的巴掌印越来越明显。


“人家说你拖后腿有错吗?”林峰训了一句。


“没错。”...

15 13

短篇 2.6 完蛋

林峰编排的训练,总是带着那么一点点的难度,整个儿上午的训练练下来,明显能看到林巍是跟不上的。

整个儿参训人员都能看到迷你林狼狈不堪的身影,这其中林岩看的最为心疼,他好想去帮弟弟一把,但是被萧宸一个眼神给拦下了。

场地内的训练人员,挨打次数都没一个孩子多,当爹的像是跟自己孩子有仇一样,紧紧盯着不放,时不时传来棍子打在身上的声音,不用去想就知道是林巍又挨揍了。

“怎么跟不上了吗?”林峰就拿着棍子在后面催着。

迷你林还是未成年,一脸的稚气未脱,和他的这身衣服,明显不是那么搭。

林巍在地上爬着,只说了句,“我会继续的。”

完成训练的队员们就这么眼巴巴的站在终点,看着这俩。

“这么慢给谁看...

19 17

文手的日常

真的要好好珍惜作者,好好写评啊,这样我才会有动力。


Crazy:

1,当大纲在纸面或脑内形成的时候,这篇文章爽度的90%就完成了,剩下10%是文章发表的时候。至于写作过程?全是吭哧吭哧的搬砖砌墙,用爱发电。


2,对文手最打击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花几个星期熬尽心血的一篇正剧的热度抵不上10分钟随手码的沙雕段子,傻白甜和pwp纯肉永远比刀文受欢迎——对我这种刀子精来说这实在有点伤感。


3,热度是个很神奇又随缘的东西,有时候不在于你写的好不好,只在于圈子热不热,以及你加入圈子的时机——太早太晚都不行,圈子由冷到热的上升期粮少人多,是累积热度的最佳时刻。...


我感觉我的英语水平好像有点儿提升了……

一大早师父的心灵鸡汤也是没谁了……

2

短篇 2.5 套路啊套路

第二天的训练,林巍一早便起来跑步,只不过他还在生气,晚上住在子梒的宿舍里哭的一塌糊涂,大半夜的林飞和西门子梒又开导了一回才肯睡觉。

此时顶着黑眼圈的两位教官正打着哈欠,林峰见了他们问了一句,“没睡好?”

“峰哥,小子的脾气像您,收了吧。”西门子梒会说话,边儿上的林飞偷偷笑着,想赶紧溜之大吉。

“站住,你想干嘛去?”当哥哥的问了一句。

“我去看看林岩啊。”弟弟赶紧回。

“林巍哄好了吗?你就去找林岩。”林峰说着,一脸哭笑不得的林飞看着怹,“哥,人不是我惹的呀。”

“还说。”林峰撇了一眼弟弟,“你不是哄孩子哄的挺好的吗?”

此时的某人也想要溜了,可惜被叫住了,“还有子梒,你俩不是哄孩子...

13 12

第一部的李火山确实存在着,今儿跟朋友聊起了一些事,这也让我有心情去翻了翻以前写的东西。

真是惨不忍睹的记录啊,全是伤痕累累的记录,有委屈,有不甘,有愤怒......

那个时候被李火山要求写总结,写笔记,写计划,写心得……

那个时候遇到的他,现在虽已成为陌路人,但我还是会记得他的好,确实,在那个阶段遇到他怎么说也不是一件坏事吧。

现在的我反而更理解,那个时候的他了。

那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觉得跟他训练是超级苦的事情,即使到了现在我也是认为着。

看着以前的记录,真的也会使眼眶湿润啊。

我的感受,其实也就是林峰他们那批人的感受了,事情虽然过去了,但还是不那么忍心让孩子去做自己的本行吧,...

短篇 2.4 偏心+不会哄人

“师父。”左帅带完训练了。

“怎么样?”林峰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林岩认错态度还是挺好的,被我罚的能老实好一阵子。”左大帅哥并没有急于坐下。

“教吗还?”当师父的问的很严肃。

“教呗。”爱徒回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在商量事情的时候,他俩总是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我不勉强你。”林峰说。

“我懂您的意思。”左大帅哥笑了一下。

“明天林巍应该会来基地。”林峰翘起了二郎腿。

“嗯?”左帅没细问。

“我父亲一直在教他,这孩子不是上高中了吗,每个周末都会过来训练。”林峰从桌子上拿起了杯子,爱徒看里面没什么水了,拿着杯子去接完热水才拿给怹。

“不是您不想林巍到这行来的吗?”

“是啊,...

19 16

短篇 2.3 冷态度

林岩这一晚上睡的并不好,经常会疼醒,凌晨四点的时候他就再也睡不着了。


林飞在这个时间里,已经起床准备去训练了,刚要开门出去,就看到侄子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了。


“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


“疼醒了。”小小林全身难受。


“离你们训练的时间还早着呢,再眯一会儿吧,我先走了,你要出去的话,记得把门锁了。”当叔叔的叮嘱完侄子才离开。


林岩应了一句,他不知道为什么叔叔这么早就起床了,自己喝了一杯水,去洗漱了。


这时,窗外传来的阵阵声音,弄的小小林有些好奇,他打开窗户,向外望去,可以看到操场上有人出操,这家伙赶紧洗了一把脸出门了。


当他一瘸一拐的来到操场的时候,发现...

13 23
 
1 / 68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