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60 为什么不知道

一大早洗漱完毕的张扬,伤处不小心碰到了墙壁上,疼的他龇牙咧嘴着,这一幕恰巧被走过来的林峰看到了。

“对不起。”徒弟随口说了三个字儿。

林峰没在意,带着他出门锻炼去了。

晨练,还是跟师父晨练,这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长记性是吧?”林峰的爆脾气在看到张扬有些别扭的动作时,果断上了手。

“嘶......”徒弟瘪着个嘴,就站在那里挨着。

“太慢了!”下一秒当师父的依旧不客气。

“啊....对不起。”张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这师徒俩的晨练没有那么多的温馨时刻,多半是这样的训斥声和呻吟声掺杂在一起的。

早上的时光过的快,林峰带着张扬吃早饭,徒弟不敢与师父对视,吃完饭走出食堂的林峰,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屁股上,“想着伤好了,找你大师兄去。”

“是,师父,那我上班去了。”张扬真的怕师父怕的不得了。

“去吧。”林峰说完看了一眼徒弟才走。

“师父。”张扬又叫了一声儿。

“怎么了?”林峰问。

“有个动作,我还是不太明白。”张扬鼓足勇气问了一句。

“哪里?”林峰问着,徒弟在旁边比划着,当师父的一下给他弄得摔地上了,“明白了吗?要的是寸劲儿。”

“明白了。”张扬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得亏,周围没什么人。

“走吧,注意安全。”林峰又说了一句,才走。

这一天基地和兄弟单位在搞活动,让军校的学生们有机会进入到基地里体验。

学校的每个年级会去到不同的兄弟单位体验一天,林岩和萧宸的这个年级,恰巧被安排去了基地。

负责新人训练的头头儿是李沫,第一眼看到了师父的儿子,有些欣喜,毕竟自己已经好久没见过这小子了,走上去打了个招呼,悄悄耳语了几句话,就跑走了,他要把这消息跟怹汇报。

“报告,萧宸来了。”李沫第一时间站在了师父的办公室里。

“这么快那个什么体验一天的就开始了?”萧泽毅显然是忙的忘了时间,忘了这一天儿子会来。

“是,我来告诉您一声儿,我忙去了。”李沫说完赶紧走了。

放下手头的文件,萧泽毅走出了办公室。

自小在基地里“抛头露面”的林岩和萧宸有些兴奋,他们比较期待能见到家里人。

吴臣从李沫那儿得到消息,说林峰的儿子也来了,自己马上跑来一探究竟,自己琢磨着怎么也得跟这小子聊几句。

“下面请西门子枫带着大家到处走一走,参观一下基地的各个训练场,给你们讲解一下,一会儿转回来在操场上集合,进行人员分配。”学校里的教员简单说着。

西门子枫马上带着孩子们在基地里溜达去了。

这消息在基地里传的快,不一会儿大家就都知道这个信息了。

“林岩是我的,谁也别跟我抢。”郭啟马上说。

“去你的,林岩是林飞的也不能归你啊。”屠辰在旁边马上说了一句。

“那萧宸是谁的?”栗翔问。

“那是他爸的。”西门子梒真是拿他们无语了。

“反正一会儿,我得看看我侄子去。”林飞也挺好奇小小林的表现是怎样的。

“你们不怕大BOSS先把人领走吗?”栗翔突然想起来了。

“这...”大家听后一起在吐槽。

“咱先各自忙去,完事儿了再说。”西门子梒拍了拍手。

大家这才离开了更衣室。

如他们所愿,大BOSS果然出现了,林晁和萧霖先把人挑走了,什么参观基地,不参观了,直接带走,这俩可不想错过这大好时机,各自带着孙子去往不同的训练场。

爷孙的训练虽然也会有些严肃,但是气氛的轻松是在父亲那里没有的,别看这俩老爷子对自己家儿子那是下狠手,但是在孙子面前,温柔的去教他们,耐心的去引导是大多数的情况。

“上次教你的还会吗?”林晁见着孙子好开心。

“可能有些细节记不清,或是做不好了。”林岩一脸愧疚。

“没关系,先做一遍给我看。”林晁这状态哟,好着呢。

小小林做着爷爷教给自己的那些动作细节,一套拳的意义只是在于是家传的,林家的人都得掌握。

“你看看这里,是这样的。”爷爷耐心的去纠正动作,孙子学的也认真。

一会儿林晁又说:“这个动作做太慢了,得快点结束。”

林岩觉得这样跟爷爷学拳,比跟父亲好多了,自家老爸可没那么好的脾气,搞不好已经揍上了。

“累了没?喝点儿水。”林晁不太想让孙子太疲劳。

“我喝点儿水,爷爷。”小小林其实心里更喜欢跟爷爷和师公训练,他自己说不上来为什么,只是觉得在练的时候,自己很放松,不用担惊受怕。

“你爸就是把你逼太紧了,看你跟我训练多好,动作没几个记不住的。”这话林晁说出来的,不知道林峰要是听到了做何感想。

“爷爷,咱继续吧。”林岩说着。

这林峰担心父亲会用对待自己的方式去对待儿子完全是多虑了,他之前并不知道有一种关系叫隔代亲,好在人家现在放手让父亲去教林巍了,一个想教,一个想学,多好的组合。

林晁前些天才教过迷你林,心里充满了快乐,这下子又能教到林岩,那个得意。

这边儿的萧宸在爷爷的指导下练着身寸击,走着战术,萧霖一遍遍带着孙子走战术身寸击的走位,什么地方做什么反应,怹教的都很到位。

小小萧的动作是由爷爷一点点用手去纠正的,要是换成是父亲,肯定是拿棍子去敲做错的位置,在训练中,萧宸被爷爷弯下身子去摆对自己的动作所感动。

“这样动作就对了。”萧霖擦了擦满是汗水的脸颊。

萧宸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哽咽,但马上调整了一下,自己再重新走了一下位置。

这俩人有爷爷带着训练,郜濮等人被分配了不同的部门进行体验,上午和下午体验的项目会发生变动。练到中午大家一起在食堂用餐,吃过午饭之后的林岩和萧宸被一群叔叔级的人物给围住了,“终于来了啊。”

“叔叔们好。”俩人挺懂礼貌。

“长官的儿子就是不一样啊。”围住他们的大叔无非就是林峰和萧泽毅带出来的那些人,当然还有林峰曾经的死对头,吴臣。

“散了吧,散了吧。”这时林飞来解围。

众人才散去,留下了吴臣,“小子,有出息了啊。”

林岩不知道这位叔叔一直默默的看着自己长大,午饭之前的合练,让吴臣更加认可了这家伙。

“谢谢。”小小林回了一句。

林飞跟吴臣简单说了几句,便带着俩孩子走了。

“叔叔,我们教员把我们交给您了吗?”林岩问。

“你一会儿跟我,我把萧宸送他爸那儿去。”林飞说了一句。

“我也跟着去好了。”小小林说。

“对。”林飞带着俩大小伙子去找萧泽毅。

“进来。”办公室里的人说了一声儿。

“萧哥,我把萧宸带来了。”林飞说。

“萧叔叔好。”林岩马上打了招呼。

“爸。”萧宸叫了一声儿。

“嗯。”萧泽毅也刚吃完饭不久。

“那我们先走了。”林飞带着林岩走了,留下这俩父子档。

“爷爷教了什么?”萧泽毅问。

“战术走位。”萧宸回到。

“一会儿做个看看。”萧泽毅还在忙着,儿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个时间了,也可以活动了。”当爹的看了看表,带着孩子去了训练场,领了装备,俩人就练上了。

一进入到训练的状态中,萧泽毅就会变成黑脸的师父,只要开始了练习就没有父子,只有师徒了。

萧宸从三岁起就被父亲引导着开始训练,自小挨的打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在场地里总是会很敬畏怹。

“这样对啊?木仓从哪儿过来啊?光记着走位,你手里拿的该做什么就不知道了?”萧泽毅的训斥训的儿子哑口无言,一记木仓托砸下去,是真疼,疼的萧宸皱着眉头强忍着。

从小到大,林岩和萧宸的成长方式就不一样,小小萧按着父亲走过的老路走着,就这么一路走到了现在。

为了训练,挨了揍,这刻骨的疼,提醒着自己,上午还不是这样的呢,那时有爷爷温柔的提醒,而不是责打和训斥。

“再来!”

“不是这样的!”

萧泽毅在教孩子训练上,格外的专注,萧宸做错一个都不行。

“嘶。”小小萧挨疼了,不敢揉,不敢有停顿,马上做下一个动作。

这一下午的训练,萧泽毅并不满意,周围开始出现训练的人群了,他带着儿子还了装备回了办公室。

刚才人多,他没动手,萧宸站在办公室里,看着父亲摘着手表,他自己识相的脱了裤子,撑在了桌子上。

萧泽毅能看到儿子屁股上的一点儿疤,是自己揍出来的,但他并没心软,一藤棍抽上去了。

萧宸就这么忍着疼,问:“爸,我小时候问过您,我为什么从小要接受严苛的训练,您那时的回答是不知道。”

“啪!”又是一下。

“您现在知道为什么了吗?我为什么从小到大要一直被训练?”萧宸一边挨一边问。

“我不知道。”萧泽毅又是一下抽下去了。

“您为什么不知道!”小小萧就这么扭过头问。

“我只有接受,没有为什么。”萧泽毅的回答很冷,手上的棍子还在抽向儿子的屁股。

“嘶....”是真疼,萧宸就这么挨着。

评论(17)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