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61 是使命也是宿命

“挨打就好好挨着,问什么问题。”这一记萧泽毅打上去更疼。

萧宸就这么忍着挨了几下,终于忍不住又开始问,“您就没问过爷爷吗?”

“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却没有答案。”萧泽毅没想到儿子会再次问自己这个问题。

小小萧不是那么想挨了,回头看着父亲。

“撑好了,想想你做错的地方,比想那些问题有用吧。”萧泽毅黑着脸挥着藤棍抽下去了。

萧宸默默忍下了,他不再说话,只是挨着,那火辣辣的痛感太过刻骨。

这一天的体验日过的很快,当大家都很满意的时候,唯独萧宸一人哭丧着脸,此时的他,屁股显然更疼,也更能提醒着今天的不愉快。

“挨揍了?”林岩轻声问了一句。

小小萧点点头,教员也看出来了些许不对劲,他记在心头,却并不明说,组织孩子们上了车,回了学校。

刘君辉下了车,看见了一条短信的回复,那是他离开基地时给萧泽毅的,问他揍孩子没,结果,这个回复简短的很,“揍了。”

“班长组织回班写心得,萧宸跟我来一趟。”小小萧就这么被叫走了。

教员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萧宸跟着进去了。

“不开心?”刘君辉问。

“没有。”小小萧一被问,那眼泪就在眼眶里转。

“挨揍了?”教员继续问。

萧宸被问的转过身子不回答。

“今天早上不是你兴高采烈的吗?怎么一到晚上就蔫儿了?”刘君辉知道这孩子心里苦,看着他微微抖动的背影,就知道是哭了。

“哭出来会好些。”教员不再逼学生说什么,反而就站在旁边。

小小萧委屈的哭泣着,嘴里念着:“为什么。”

“好点儿没?咱聊聊?”刘君辉等他宣泄完问道。

“教员,为什么我从小就要训练,为什么没有选择的余地?”萧宸和林岩不一样,小小林最起码有自己选择的余地,而他没有。

“没办法的事儿啊,你爸爸当年和我们一起训练的时候同样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君辉说。

萧宸一脸的不乐意。

“你爷爷教你爸爸可比教你凶多了,那阵子,你爸爸当故事讲给我们听的时候,我们都不信,后来亲身经历了才真正见识到。”刘君辉挺心疼这些军N代的其实。

小小萧站在那里不吭声儿。

“你今天是不是挨打了?”教员问。

“不挨打还能这么委屈吗?”萧宸一脸的无奈。

“回去写个心得给我。”刘君辉说。

“是挨打心得吗?”小小萧问。

“是体验心得,你这臭小子瞎扯什么?”教员一巴掌拍在了学生的屁股上,疼的萧宸半天没缓过来。

刘君辉心里想的是自己没揍多重啊,怎么这小子那么疼,赶紧让他脱了裤子看看。

“我没事儿。”萧宸躲去了一边儿。

“给我看看。”刘君辉板着脸吓唬着学生,小小萧这才把裤子脱了下来。

“这么狠。”教员也是看傻了,藤棍抽出来的红红的棱子还有,他知道这伤明天就得是黑紫色了。

“还有别的伤吗?”刘君辉问。

“喏。”萧宸上衣撩起来了。

“怎么弄的?”教员虽然也在训练上打他们,但是下手不会那么重。

“木仓托砸的。”小小萧回答的面无表情,他穿上了衣服。

刘君辉连忙从柜子里拿出了药,给了学生,“让林岩给你上上药。”

“谢谢。”萧宸接过药说:“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

刘君辉看着学生有点儿迟缓的离开了办公室。

这边儿的萧泽毅下了班直接跑去了好兄弟的单位,俩人打好菜回宿舍一起吃饭。

“今儿林岩和萧宸来基地里了。”萧泽毅边吃边说。

“怎么样?”林峰问。

“上午俩老爷子教的,下午我教萧宸,你弟带林岩。”萧泽毅说。

“那挺好。”林峰喝了一口粥。

“我儿子今儿问了一个跟他小时候问的一样的问题给我。”萧泽毅今儿不算开心。

“什么问题?”林峰看着好哥们儿。

“这小子问我为什么要从小接受严苛的训练,我说我不知道,他问我没问过爷爷吗,我说没有。”萧泽毅一脸的无奈,“那个时候,就算咱有过这样的问题也只是想想,该训练了还得练,哪儿敢问这样的问题啊。”

“对,我也不敢问,不想挨耳光啊。”林峰苦笑着。

“就是啊,他这小子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萧泽毅有些生气。

“我家林岩倒是没问过我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一直是让他自己去做决定和选择的,所以他理解为什么要那么辛苦,越长大越明白。”林峰吃了一口菜继续说:“现在的孩子跟咱们那会儿不一样了,该说的要说。”

“这个问题,我一直在想也没想明白,那会儿的我只是全盘接受而已。”萧泽毅想了想过去,摇了摇头。“也许是使命吧?也是宿命。”

“是啊,咱,没的选择。”林峰有些苦涩的说。

“对了,你小儿子交给你父亲带了?”萧泽毅问。

“是啊,你没听说过隔代亲?我看我父亲教林巍可耐心了,要是换作是我不把棍子打断就不错了。”林峰耸了耸肩。

“哈哈,那我也把老二教给父亲好了,省心。”萧泽毅这才开心了一点。

这俩人聊了一晚上,关于萧宸的这个问题,萧泽毅是一直在想的,直到儿子从学校回了家。

“咱爷俩儿聊聊?”当爹的站在儿子的卧室里。

小小萧跟着父亲去了书房。

“身上的伤还疼吗?”萧泽毅首先问道。

“没事。”萧宸被问的有些别扭,他回避着与父亲的眼神交流。

“你的问题,我又想了想。”萧泽毅说道。

“爸,我好像知道了。”小小萧抬头看了一眼父亲。

“是什么?”萧泽毅问。

“爸,您是不是也为我的将来苦恼着?林岩跟我说,他和林叔叔聊天的时候,怹就很不忍心让林岩受苦。”萧宸说道。

“有一部分原因。”当爹的说。

“林岩说的林叔叔的苦闷,其实多少也是您的苦闷吧?毕竟您俩的情况差不多。我现在觉得听了教员和林岩的话,想开了许多,我走的是您走过的路,我有多苦您都知道不是吗?没有一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少受苦的,真的狠心让我去历练到现在,这一定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吧。”萧宸说着自己的见解。

萧泽毅只是苦笑着。

“爸,叔叔能去当老师,是不是因为您护着?”萧宸问着。

“兄弟俩有一个人在部队就行了。”萧泽毅没有正面的回答。

“那我和弟弟呢?”小小萧继续问。

“一样。”萧泽毅说完,继续说:“长子不好当。”

“爸,您知道我为什么问您那个问题吗?”萧宸问。

“为什么?”萧泽毅看着儿子。

“您给我的日记里写着呢。第一次看的时候,我其实已经问过您了,就是没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于是我把您的日记都看了一遍,以为会有结论,可惜也没看到结果。”小小萧颇为无奈。

“这几天,你想明白了吗?”萧泽毅问。

“爸,这个问题要是得不到解答,我估计自己坚持不了多久,因为我需要一个念头,让我在最后的关头撑下去,林岩有,而我没有。”萧宸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没有这个,我可以在SERE的时候放弃,所以,我必须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打小接受训练,是什么让我坚持到了现在,又是什么让我继续前进。”

“是使命也是宿命,改变不了了,一打出生就是这样。”萧泽毅有些冷淡的又重新回答一次问题。

“果然如此。”这话从父亲口里说出的时候,什么都释然了。

“家族就是这样的,不做这个你做什么?偏偏你又是个长子。”萧泽毅说着。

“我明白了。”萧宸终于笑了。

“恨我吗?”

“不恨。”

“怨我吗?”

“怨过。”

“怕我吗?”

“怕。”

萧泽毅眼前浮现出的是儿子怕自己怕到哭泣,他有些难受,嘴里说着,“让你受苦了。”

“和父亲比,我是幸福的吧?”萧宸问。

“谁说的?”萧泽毅有些吃惊的看着儿子。

“教员。”小小萧回。

“刘君辉啊?”萧泽毅问。

“是。”萧宸点了点头。

“这家伙。”当爹的一脸尴尬,“别听他瞎说。”

“爸,爷爷真的以前好凶呢?”小小萧有些好奇。

“那你以为呢?”萧泽毅反问着。

“不知道。爷爷那天教我教的可好了,亲自给我指点。”萧宸现在想起那幕都暖心。

“那你就美着吧。”萧泽毅拿起杯子喝起了水。

评论(15)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