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62 那时的风光,换来现在的苦楚

萧泽鹏去少爷学校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年级组长看着秦宇的成绩直往上涨,连忙拉着他取取经,“年轻有为的老师就是不一样啊,把我们学校的刺头儿都给收拾了。”

“哪有,哪有。”萧泽鹏轻轻摆了摆手。

“这就是看出来教学的差距了,就他们班的班主任愣是什么办法也没有。”谢老师竖起了大拇哥,这些老师啊,有个特点,专教学习好的以及爱学的,剩下的那些调皮捣蛋的只要别打扰到上课的秩序,就什么都好。

萧老师很讨厌这种做法儿,他又不能说他们做的不好,只能随便应付几句话得了,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秦宇的课堂表现比之前可是大有好转,就是每次见到萧泽鹏就像老鼠遇见了猫,别的学生都是围上去问问题,他则坐到座位上看小说。

萧老师的英语课,每天都要问少爷三个问题,这让秦宇每天都很怕,再加上每天都得默写,他真是不敢不好好学。

今天英语课的问题,少爷只回答上来了一个,他不敢去看老师的眼睛,萧泽鹏则会在默写的空档上,走过去拍拍学生的肩膀,秦宇勉强抬起头看着怹,“回头再说。”老师用口语说着,少爷可怜兮兮的看着萧泽鹏。

“我们听写下一个单词啊。”萧老师没去理会他,径直走回了讲台。

这时铃声响了,最后一个单词也默好了,萧泽鹏收好听写纸走了。

下午还有最后一节课就放学了,少爷跟班里的同学去上体育课,他从教室办公室走过的时候,能看到老师在跟数学老师说话。

萧泽鹏会在这个时间段,向各科老师询问秦宇的各种情况,比如有没有课堂小测验啊,在课上有没有开小差啊这些。

萧老师问的越仔细,秦少爷越不好过,还好老师们都知道他有询问学生信息的情况,尽管有人提前走了,也会在办公桌上留下纸条,萧泽鹏拿起来看了一眼带走了。

办公室里的老师曾问过萧老师为何要紧抓一个差生,萧泽鹏的回答很简单,只说不想让班里有个吊儿郎当的学生,这样会破坏其他学生的学习热情。

这话说出来,老师们都很高兴啊,他们不想管的烂摊子有人管了,大家都知道有个特立独行的孩子不好管,谁也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得了,反正少爷高三就走了,何必呢。

秦宇不喜欢这些老师,萧泽鹏知道这孩子越是碰到这样的人民教师越是反着干,不过,少爷在萧老师来之后的表现确实长进了也收敛了。

体育课下了,秦少爷一个个慢慢溜达回教室,收拾好课本,装进书包里去了办公室。

“走啊?”萧泽鹏收拾着桌子。

“嗯。”秦宇以前想萧老师想的不得了,这回怹来了,觉得每天都不好过。

“今天测验有点多啊。”萧泽鹏顺口说了一句。

“嗯。”秦少爷应了一句。

“说了多少次了,把嗯改成是。”萧老师有些凶。

“知道了,晚上吃什么?”秦宇可不想让老师生气。

“给你做?还是去餐馆?”萧泽鹏问着学生。

“我想吃那家店的饭。”秦少爷用手指着招牌。

“好。”萧老师带着学生进去吃饭了。

不一会儿的时间,俩人吃饱了出来了,“老师,测验的那些,我是不是都达到要求了?”少爷问着。

“心虚了?”萧泽鹏逗学生。

“怕挨揍啊。”秦宇用手捂着屁股。

“怕挨打还不好好学呢?”萧老师的那意思是怕也晚了。

师生俩你一言我一语的进了屋。

秦少爷干脆从沙发上抱起个垫子就往身后搁。

“过来看看,这样躲着有用吗?”萧泽鹏把这些单子全放在了桌子上。

“离规定的只差一分还得挨吗?”秦宇看完了这些腿直软。

“咱怎么说的?”萧老师这时候可耐心了。

“揍啊。”秦少爷一脸无奈。

“那你还问什么。”萧泽鹏拿过那些纸张看了看。

秦宇瘪着嘴一脸的不情愿。

“我先问问你,课上的两个问题为什么回答不上来?”萧老师这不温不火却又咄咄逼人的架势,让学生害怕。

“没想到。”秦少爷回了一句。

“第二个问题没想到还情有可原,第一个问题呢?”萧泽鹏继续问着。

“走神了。”秦宇实话实说,他可不想惹急老师。

“是加十还是加二十?”萧泽鹏看着学生。

“十....”少爷小声儿说了一句,然而,萧某人正继续看着他,“哦,不,二十。”

萧老师正才把目光挪去了其他地方,“没回答上来的俩问题,本来是二十,现在一个问题就是二十的话,加起来就是三十,加上测验,咱之前商量的是差一分就是十下,没想到那么偏的情况让你遇上了啊。”

“我宁愿再做错几道,也不想这样。”少爷的运气差到极点了,他跟老师说的是,差一分十下,其他的差几分打几下,这下好了。

“一共四十哦?”萧老师转身去拿藤棍。

“挨不了四十下啊根本。”秦宇哭丧着脸。

谁让你错的。”萧泽鹏凶他。

少爷背靠在墙上,“之前都还不是这么打的,顶多打个几下,现在为什么打那么多。”

“你说为什么,我问你离会考还有多长时间了?”萧老师一本正经的说。

“没多长时间了。”秦宇心虚,说话的声音也小。

“没多长时间了,你也知道啊?我不这么逼着你学,你会考能都及格?你现在看看你的数学,还在五六十分!你再看看你的物理和化学!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些?”萧泽鹏训着学生。

秦少爷一脸的愁容。

“会考成绩考个不及格,过得去吗?你现在跟我说那么严对你,你不好受,你要是打从这儿上学的,第一天开始就好好学习,我还用这么逼你吗!”萧泽鹏真是火大。“初中好不容易把你的基础给补上来了,高中你来个就是不学,混到现在,又得重新补!”

秦宇理亏,站在那里不说话。

“打你你冤啊?”萧老师真是已经够好的了,要是换成他哥或峰哥早就打的遍体鳞伤了。

少爷哭丧脸,摇着脑袋。

“不冤,就趴桌子上去。”萧泽鹏手里拿着藤棍走动着。

秦宇知道藤棍的威力,心里怕的要死,还得乖乖脱了裤子,撅好屁股。

萧老师用手拍了拍学生的屁股,“好好挨着,别躲。”

“嗖~啪!”第一次带着风声儿抽下去了,少爷收紧了屁股。

“撑在桌子上,就好好撑着,后背直点,屁股撅出去。”

秦宇按着老师说的去调整着一个类似于“7”的姿势。

最初的几下少爷还能挨,等到第十下打完了,他就疼的原地活动着腿,以为跺跺脚能够好些。

第十一下打出去,秦宇直接疼出了声儿,身体扭动着,手在空中挥舞着,萧老师每打一下都会停顿个两到三秒的时间,目的是让学生彻底疼到位。

藤棍就是那么的奇怪,刚打上去不会疼,两三秒以后皮肤才会有火辣辣的痛感,这个时候,最真实的状态,肯定是上手去揉一揉会稍微缓解一下疼痛。

萧老师每下打的都不放水,棍子抽出去的声音光听就已经觉得很疼了,偏偏他还选择了在旁边空挥一下,吓得少爷一个条件反射,收紧了屁股,整个身体都在躲。

萧泽鹏直接用手去揪学生的臀肉,揪回了原位,“下回再躲,我就拧了。”

秦宇听了直接一个冷颤,“别....”

“错了就老实趴着挨揍。”萧老师说完藤棍也抽上去了。

“啊.....嘶.....疼啊。”少爷被揍疼了,两只手捂在身后揉着。

“啪!”一下,萧泽鹏直接抽上了学生的手,一下不够打两下,打到第三下的时候,秦宇才把双手拿开,他瞟了一眼自己两只手的手背,三条红痕。

“趴回来,快点。”萧老师用棍子指着桌子。

少爷刚趴好,老师的手就拧上来了,“怎么这么不长记性?”

秦宇是真挨疼了,自己趴在桌面上,两只手在后面拼命推着老师的手,他不知道萧泽鹏手劲大,自己越是推,怹越是拧的越狠。

“规矩都忘了?”萧泽鹏压着学生的双手,换了个地方拧。

“我..我错了。”秦少爷折腾的满头大汗。

“错了还推我?”萧老师又加重了力道,疼的秦宇把手收回去了。

“什么态度?”萧泽鹏刚才把藤棍放在了桌子上,这会儿拿起抽向了学生的屁股上。

当二十下打完的时候,少爷的屁股上已经都是深红的肿痕了,再多打一下恐怕就要破了。

“还有二十下没打。”萧老师伸手摸了摸学生的屁股,肿的厉害。

“您打吧。”少爷擦了擦汗水,硬撑着。

萧泽鹏果然在打了,第二十一下打在了大腿上。

这疼痛感真不是盖的,“啊!”一嗓子,少爷喊出去了,嫩肉果然不好挨。

“英语课每天问你的问题,都不是故意刁难你,都是知识点,这么狠的教你我也没办法。”萧老师边打边说。

秦宇轻轻叫了一声儿,他此刻只是在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不好好学习,搞的今天这么惨,那时的风光换来的是现在的苦楚,真的太疼了。

萧老师每打一下,都能看到少爷身子的颤抖。

“疼也忍着。”

秦宇听完老师说的话,默默跺了跺脚。

带着风的藤棍抽下来的时候,少爷害怕,但攥着拳头硬挨着,在当他疼的受不了,想去揉一揉的时候,双手就停在身体两边儿,萧泽鹏就这么看着,他知道学生真的很想揉,但是还是不敢,最后两只手收了回去。

评论(19)
热度(22)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