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63 你怎么在这儿?

少爷趴在桌子上抽泣着,萧泽鹏把藤棍直接放在了学生跟前。

“看我在网上买的棍子好吧。”

秦宇别过脸不去看老师。

“你赖在这儿是还想挨揍吗?”萧泽鹏轻轻的一句话,惹的学生马上站直了身子。

秦少爷脸上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委屈了?”萧老师知道他经不起揍,这些日子自己打的有些狠,这家伙未必吃得消。

秦宇哭的更凶了,他从小到大就没受过那么大的罪。

“不会答话了?”萧泽鹏走了过去,吓的学生直往后退。

“躲什么?”萧老师伸手扽住了学生衣服,又放开了,他没打脸,说了一句,“要是我以前像你一样不回话,脸上得挨多少嘴巴子。”

“对不起。”少爷有些不好意思。

这一晚上过的并不舒坦,萧泽鹏给学生做着心理开导,秦宇才慢慢理解了老师的做法。

第二天一早,萧泽鹏有意罚学生热完身就趴青蛙,少爷默默忍了。

“柔韧要保持贴地,这些天给你压下去了就别反弹,等你回来要是不挨地了,我就加垫子压你的横叉。”萧老师这话说完,秦宇有些哽咽的回了话。

“还有五分钟就可以起来了。”萧泽鹏抬手看了看表。

“嗯。”秦少爷说完,猛地发现自己回错话了,连忙改口为是,这也没逃的过不挨打,身后的老师一巴掌拍过去,疼的秦宇直接打了一哆嗦。

“疼的话,忍着。”萧泽鹏温和的说着,像是在跟学生商量,可又不是。

“他们都说您好惹,在我这里最不好惹的就是您。”秦少爷闷头说了一句。

“知道不好惹,就好好上学。”萧泽鹏轻轻揉着学生的屁股。

“好疼,一会儿上课根本坐不下。”秦宇皱着眉头说着。

“坐不住就站后面去,上我的英语课还是会问你问题,回答不上来,小心屁股。”萧老师继续轻揉着。

“嘶....”秦宇真的不想再挨揍了,真的太疼了。

“晚上都没睡好,要是困了怎么办。”

“坐着。”萧泽鹏的回答精辟了。

秦少爷趴在地上不吭声儿了。

“要是让我看见你上课睡觉,你就来我办公室坐着,什么时候不困了什么时候回去上课。”萧老师的态度依旧是不温不火的,在秦宇眼里可不是这样的。

“知道了。”秦少爷小声儿应了,他不敢跟老师犟,自己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老师。

萧泽鹏轻揉着肿块儿,他知道学生娇气又矫情,打完了得揉,少爷才不会觉得憋屈,让他知道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这点很重要。

对于学生,萧老师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处理,秦宇外表给人的第一感觉就不是省油的灯,其次是谁都不看在眼里,满满的不在乎。

可在萧泽鹏眼里,秦少爷只是装的什么都不在乎罢了,其实他是个内心脆弱又能死扛死犟的孩子,别人给他哪怕是一点点的关心,他都会开心的美半天。

我们的萧老师正是拿住了学生的软肋,平常的孩子比如萧宸啊林岩啊的,受伤了爱治不治,所谓被打皮了的孩子心宽的很,但是少爷就不行了,得一点点过渡。

“没几个星期了,你自己抓点紧,别让我老催你。”萧泽鹏说完示意让学生站起来活动一下。

“知道了。”秦宇慢慢地站起来,在原地活动着。

“时间刚刚好,上课去吧。”萧老师看着学生不太利索的走出去,自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哥,萧宸怎么了?”萧泽鹏没等兄长开口,自己抢先问着。

“没怎么啊。”萧泽毅被问的一头雾水。

“这孩子那天给我了一个电话,一通哭啊,到头来也没说清为什么,等他哭完了,打电话的时间也到了。”萧泽鹏颇感无奈。

“他啊,被我揍了一顿。”电话里的兄长一脸淡定的说。

“为什么?”弟弟问。

“他问我为什么要一直训练。”萧泽毅回。

“哥,对萧宸好点儿,别老打了。”当弟弟的知道哥哥是怎么教孩子的,难免这小子会逆反,想想他肯定是憋屈着,要不然怎么会哭的那么撕心裂肺。

“知道了,你怎么样?在那边还好吗?”萧泽毅直接打岔打过去了。

“还可以的,帮秦宇会考完就回去。”弟弟说了一句。

“对了,你峰哥那边哄好了没?”当哥哥的问道。

“没有,现在都是每天做俯卧撑,天天打卡,等少爷会考完了再说吧。”萧泽鹏知道林峰不会轻易饶了自己,该挨罚的自己乖乖做了。

“还是我好吧?”萧泽毅逗着弟弟。

“哥,您就是不忍心亲自教我,才让峰哥教的我吧?”萧泽鹏问着。

“是的。”萧泽毅不想跟林峰一样,揍弟弟揍的出了隔阂。

“那您该劝劝飞哥了,别老怕峰哥。”萧泽鹏想了想说。

“劝是没用的,有些路得自己走。”萧泽毅说完看了看表,“不说了,我忙去了。”

萧泽鹏看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看时间还够直接打给了另个人。

“什么事儿?”电话里另一头的人可真是霸气。

“峰哥,我这边备课的那些,您要过目吗?”萧泽鹏问着。

“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问我?我问你,你过去几周了?这都半个月过去了,你是怎么想的?”林峰在电话里直接开训。

“我以为临时代课,不需要的。”萧泽鹏的汗水都流下来了。

“发给我,我看一眼,还有,你那个俯卧撑昨天的没打卡啊?”林峰问了一句。

“我,我今天早上做了,补了昨晚没做的,顺带着把今天的也做了。”萧泽鹏的内心是慌的。

“下回翻倍。”林峰挺直接。

“是。”萧泽鹏不想问峰哥罚他,何时是个头儿。

“没事儿了就挂电话了,我还有其他事儿要处理。”林峰率先把电话挂断了。

萧泽鹏轻轻舒了一口气。

这会儿在龙一办公室里,站着的是冷韵,推门进来的人是林峰,他一脸惊诧的表情看着弟妹,那意思是你怎么在这里?

“来了。”当师父的率先说了一句。

“是。”林峰虽然心里有一堆的问号要问,但还是憋着没问。

“女TE这边大队长亲自来取经了。”龙一这句话说出来,林峰没吭声儿,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回什么话。

“我跟着这期培训全程训练。”冷韵自己补充道。

“这,不合适吧?”林峰皱了皱眉头。

“我说什么来着,丫头。”龙一略带宠溺着看着她。

“峰哥,让我跟一期吧。”冷韵眨巴着眼睛。

林峰显然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一会儿看看师父,一会儿看看冷韵,“什么情况?这期名单里没有你啊。”

“这丫头今儿说动了冷豪和冷轩才来的这儿,说一定要来咱单位进修。”龙一笑眯眯的说。

“师父,这不妥吧?”林峰问着。

“丫头,我也帮不了你啊。”龙一逗着冷韵。

“您下命令,峰哥就得听。”冷家的千金难得来这儿,一来就是大事件。

“嚯,你可知道你峰哥听我的啊?”老爷子乐出了声儿。

“我这边才外出比赛回来,我第一呢,峰哥干嘛不收我。”冷韵说完,林峰接着话茬儿说:“都是俩孩子的妈了,咱别那么拼了行吗?大队有你哥就行了呗。”

“您看啊,我按着你们的指标来的,条条符合,你们还拒收啊?”冷韵拿着手里的单子说。

“我这徒弟不是担心你吗?”龙一喜欢这个霸王花,各项素质考核门门优秀,他们兄弟之间一起吃饭聊天时,冷豪总会提起儿女,自豪一下。

“有什么问题,我私底下教你,行吗?”林峰问。

冷韵不吭声儿了,过了一会儿,她知道这次肯定又是拗不过峰哥了,说道,“我想学点新技术回去教,教完我就退二线,我的资历放在哪儿都绰绰有余。”

“让我看看。”龙一在电脑里看着冷韵的履历。“你这丫头,年纪轻轻的,经历过的木仓林弓单雨可不少啊,在女TE里算是第一啊。”

“那你们还不收。”冷韵说。

“退二线的话,来我们这儿是可以的,对吧?林峰。”龙一看着徒弟。

“是。”林峰答应的还挺快。

“峰哥,你这个落后的思想什么时候能够改改啊?”冷韵有些火了。

“女人把最危险的活儿都干了,那要我们男人干嘛?”林峰一句反问,冷家千金不吭声儿了。

龙一笑哈哈的在旁边看热闹,“准是你爸和你哥不忍心教你了吧?自己赌气跑这儿来受训。”

冷韵一看被说中了,嘟着嘴不言语了。

“这样吧,你看行不行,这边的名额有一个女TE的,但不能是你,你把适合接替你职位的人带过来参加下次受训,我觉得你们应该早就有人选了吧?”林峰问。

“成。”冷韵看峰哥不肯退步,只得答应了,“那我呢?”

“过段时间来我们这儿考核,然后有面试,都成功了才会录取你。”龙一依旧笑容满面。

“那技术呢?”冷韵继续问。

“林峰,你私底下教她啊?”龙一看了看徒弟。

“是。”林峰答应了。

“好好的女人家的,当什么兵,就是你爸和你哥不好,当初没启蒙对。”龙BOSS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么说道。

“我哥还希望我穿个小裙子,做个花瓶呢,可惜没得逞。”冷韵耸了耸肩。

“对于你来说也该转二线了,丫头,听你峰哥的话,没错的。”龙一爱惜这个女人,以前怹也偷偷瞒着冷豪教过冷韵,这丫头学的快,练的勤,龙一喜欢的不得了,虽然我们冷家千金都是俩孩子的妈了,但龙一还是喜欢叫她丫头。

“是。”冷韵答应了。

评论(10)
热度(19)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