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67 不看就不看

“你的徒弟们,我都看过了,可以的,你瞎担心什么?”林峰转过头问着自己的得意门生。

“我,我啊。”魏子有些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是不是觉得既然有师徒就应该好好维持这段关系?”林峰想了想问。

“难道不是吗?”魏宇反问着。

通过徒弟的回答来看,当师父的知道这家伙必然是会一直跟着自己了,要不然,怎么能选他做自己的大弟子。

“我问你啊,我今天揍你,你是不是觉得挺应该的。”林峰换了一句话问。

“是啊。”魏子一脸的笃定,这当师父的看了,内心快逗死了,外表还要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这就是大徒弟的标准样子了,死心塌地的,谁挖也挖不走的徒弟。

“别想太多,你教你的。”林峰说了一句。

“师父,张扬那儿怎么办?等他好了,我寻么着头一个星期就得没地方揍了啊。”魏子这些天也是愁坏了。

“剩下的用手不会啊,我还不信治不了他了。”林峰知道大徒弟不敢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打,所以干脆说了个办法给他。

“这就好多了。”魏宇深呼了一口气。

“你们这个月的测试成绩,我看了一眼,都还保持着呢?”林峰问。

“跟以前比估计说不过去了,但是现在跟自己的同期比一定差不了。”魏子说着。

“那就好,晚上没事了,去你师弟那儿转悠转悠,让他把基本的防御加反击再练练。”林峰叮嘱了一句。

“是,师父。”魏宇答应了。

“好了,我走了。”林峰挥了挥手,走去停车场。

魏子看怹走远了,才离开,此时的他,回了师弟的宿舍。

“大师兄,师父走了?”左大帅哥问。

“是啊。”魏宇折腾了一天也累了。

“师父说什么了没?”左帅问。

“怹让你练练防御和反击。”魏子说完,一瞟趴在床上的师弟,“怎么搞的?”

“师父嫌我放水又。”左大帅哥枕在枕头上说。

“我提醒过你没有,你不听!”说罢,魏子真的一个巴掌拍上去了,拍的小师弟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您,您还真打啊。”

“气死人,你就是。”魏宇被师弟气死了快。

“别生气,我把我儿子让给你教。”左大帅哥想了想说。

“我不教。”魏子说着气话。

“啧啧啧,那我教教您儿子。”左帅在打岔。

“不行。”魏宇真的是懒得理师弟。

“那么大脾气。”左大帅哥扭过头继续趴着。

“师父打你都是轻的。”魏子气鼓鼓的。

“那您打我就是重的了?”左帅半撑着身子看着师兄。

“行,你明天别让我在训练场上看见你啊。”魏宇瞪了一眼小师弟,走出了卧室。

过了好一会儿,左大帅哥喊了一嗓子,“大师兄!”

魏子坐在沙发上不理他。

“大师兄。”左帅继续喊,越喊声音越小。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跑去客厅溜达,“生气了?”

魏宇站起来,没去看他,“我走了。”

“我错了。”左大帅哥知道自己不该惹大师兄,惹毛了,明天的体能可怎么办。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魏子要走,左帅伸手去拉,结果一下碰到了魏宇身上的伤。

“对不起。”左大帅哥连忙松了手,看着皱着眉头的大师兄。

“别以为师父宠着你,你就放开自我了,看看你今天晚上都接的什么话茬儿啊,怹要是心情不好的时候,碰到你说这些,不揍你啊?”魏宇在小师弟面前总是显得那么的刻板教条,规矩守的死死的。

“我错了,大师兄就别生气了。”左帅被训的马上老实了。

“你好好休息,明儿早上叫你一起训练。”魏子是真累了。

“不帮我上药,您就走啊。”左大帅哥看着大师兄。

“你就疼着吧。”魏宇转身走了,留下小师弟一个人站在那儿。

林峰回了家,发现林岩还没休息,今天是周五,他也没来得及接孩子们回家,全是迟京代劳了。

“干嘛呢?”林峰去了长子的卧室。

小小林哪儿敢睡啊,期中成绩出来了,不把成绩单拿给父亲那是万万不敢的。

“爸,成绩单。”林岩双手递了过去,林峰接过来扫了一眼,自从长子上了军校,他就不用那么费心费力的去教儿子了,全由刘君辉去带了。

“在学校怎么样?”林峰问。

“挨打挨罚比别人不知道多了多少。”小小林摇了摇头。

“萧宸还没想通吗?”林峰随口问了一句,这把林岩吓了一跳,因为自己没告诉过父亲啊,瞪大眼睛看着怹。

“你们的事儿,我能不知道啊。”林峰说罢踢了儿子一脚,小小林有些皱眉头。

“怎么了,后面有伤啊?”林峰问。

林岩红着眼睛半天不吭声儿,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不问的时候,什么事儿也没有,当被问到的时候,委屈劲儿就上来了。

“身寸击考核我们班我第一,刘教员不满意,拿别的班第一说我,拿人家的总环数减我的,得出来的就是挨揍的数,打完还跟我说,得全班第一没用,全年级第一才行。”小小林哭丧着脸。

“给我看看。”林峰竟有些心疼了。

林岩说什么也不肯,当初是自己让刘君辉往狠了教的,现在自己心疼又如何。

“听你教员的。”当爹的好半天说了这五个字儿出来。

“爸,萧宸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才会好起来吧?”林岩想了想问。

“是,你好好在学校里开导开导他。”林峰说。

“好。”小小林这一天很疲惫。

“今儿,你是怎么回来的?”当爹的问。

“自己回来的。”林岩揉了揉眼睛。

“你妈不是一直想开车接你回家吗?”林峰反问着。

“我没敢让我妈来接我,怕您罚。”小小林说了实话。

“明天跟我去单位溜达溜达吗?”林峰看着儿子。

“好。”林岩爽快的答应了。

“成,你赶紧睡觉吧。”当爹的走出了长子的卧室。

“晚安,爸爸。”林岩关了灯。

“嗯。”林峰应了一声儿走去了客厅,迟京这会儿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林巍呢?”林峰问了一句。

“睡了都。“迟京看丈夫坐在了自己身边,索性靠在了他的身上。

“媳妇儿今儿表现那么好,没去接大儿子。”林峰故意逗着迟京。

“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知道咱儿子在电话里多害怕你啊,说话声儿抖着来了句,“别,我自己回去。”迟京边说边学,对丈夫一脸的不屑。

“孩子们就得有个怕的人,没怕的就该蹬鼻子上脸了。”林峰说了句,立马被妻子给反驳了,“别人家孩子没怕的人,人家就无法无天了?”

“好了,不说了。”林峰亲了媳妇儿一口,缓缓这位的怒气。

“林巍今天嚷嚷着明天要去爷爷家。”迟京说。

“干嘛去啊?”林峰问。

“老爷子的训练班要开课了。”媳妇儿说了一句。

“就是那个在怹买的农家院里训练?”林峰问着。

“老爷子说那儿地儿大,耍的开,带着孙子们一起训训练挺好。”迟京说完,在旁边的丈夫马上乐喷了。

“爸竟然还开班授课了,合着是给孙子们一起上课呗。”林峰说着。

“是啊,我看挺好,就答应了。”迟京说。

“你就不怕我爸揍他们?”林峰问了一句,媳妇儿半天没吭声儿。

“想当初,我教林岩的时候,你可是心底里不太同意呢,怎么现在那么爽快了?”当丈夫的逗着爱妻。

“我想着老爷子应该不凶。”迟京支支吾吾了一会儿,丈夫这时的话提醒着她,自己好像真的忘了林晁是如何逼着丈夫走上那条路的,她不自觉的碰了一下林峰的后背,又缩回了手。

“害怕了,担心了?”丈夫一把握住媳妇儿收回的手,将其搂在了怀里。

“怎么办?”迟京问。

“没事的,我跟父亲说好了。”林峰给了媳妇儿一个微笑。

“峰。”迟京叫了一声儿。

“嗯,我知道。”林峰把手指放在了爱妻的嘴唇上。

迟京打心眼里心疼自己的丈夫,疼惜的表情,林峰全都看在了眼里。

“这一周累了吧?”林峰率先开口问。

“加班加的昏天黑地,回了家都看不到你。”迟京依偎在丈夫怀里。

“最近在忙,所以都住在宿舍里了。”林峰露出一个略显疲惫的微笑。

“峰,咱大儿子说要把成绩单给你,才肯睡觉,你这个当爹的没揍他吧?”迟京看着丈夫的大手。

“没,我明天带他去单位。”林峰站起身跟媳妇说了一句,去了长子的卧室。

迟京跟着走了进去,“怎么了?”

“你儿子有伤不给我看。”林峰小声儿说着。

“那怎么行,严重不严重?”迟京这一听有些担心了。

“你看看去吧。”林峰把活儿留给了媳妇儿,自己转身去了客厅。

评论(8)
热度(16)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