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69 吃不饱

林峰一大早就去了徒弟工作的地方,为什么会是这个这样子,这还是托了魏宇的福,他担心师弟吃亏,就把事儿先告诉给了师父。

这个时候的张扬才从操场上锻炼完,一个人溜溜达达的在跑道上走着,忽然间,他看见眼前的人影越来越熟悉,直到越走越近,才看清,这个人,是师父啊。

“您,您怎么来了?”张扬一脸的惊慌。

“教案写成这样,还敢问我怎么来了?”林峰的表情不是很好。

“对不起。”徒弟一看师父那个样子,心里慌的很,这是自己写的有多不好啊,让怹火急火燎的第二天清晨就来了。

“师父,回去揍吧,这儿,有人。”张扬红着脸说了一句。

林峰没搭理他,径直走着,“什么时候开饭?”

“这就可以吃了。”张扬跟在后面回。

“走,吃饭去。”林峰的脾气还是老样子。

张扬跟在后面默默走着,走在前面的师父,回头说:“我又不熟悉这儿,你让我怎么走去食堂啊?你不在前面带路的吗?”

“对不起。”当徒弟的马上跑到了前面,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着,好不容易走到了门口,他撩起门帘儿让师父先进去。

“您吃什么我去打饭。”张扬在自家师父面前老实的很。

“你吃什么给我来一份儿一样的就行了。”林峰随便说了一句,挑了一个地方坐下了,他今儿是穿着BIAN装来的,但是仍然霸气外露。

看着徒弟乖乖打饭去了,他给师父打了电话,告诉怹自己接了活儿,龙一知道林峰就得这样做,怹当然同意了,省得这帮人天天磨着自己,齁烦人的,这么做是一举两得了,徒弟帮他分担了一些。

“师父,吃饭吧。”张扬端着两个盘子来了。

“你练杂技呢?一份份端不行?”林峰从早上见到徒弟开始,就开启了训话模式,说的张扬直道歉。

“坐下吃饭。”师父说了一句。

“嘶。”张扬刚坐下就疼出了声儿,冷汗马上下来了,怕的不敢看师父。

“开始了?”林峰问。

“是,昨天是第一天。”张扬小声儿回。

“我问你啊,什么叫我的跟你一样就行了?”林峰指着盘子里的吃的问。

“就是....”张扬话还没说完,就被师父怼回去了,“鸡蛋你给我干嘛?你怎么没有?这叫一样?火腿呢?你也没有,你懂不懂什么叫一样?”

林峰说罢踢了徒弟胫骨上一脚。

张扬挨的有些疼,他眼看着师父把鸡蛋和肉拿给了自己,还不忘凶着说:“赶紧吃。”

当徒弟的此时的心情,简直是溢于言表。

这家伙提心吊胆的跟师父吃完了早饭,紧接着去了办公室,他倒是识相,乖乖用拳头撑在了地上。

林峰顺手拍了拍张扬的屁股,“你师兄没放水啊。”

“呃。”他是真疼,想躲也不敢。

“要是放水了,我还能揍揍。”林峰摸出了肿块儿,“起来吧。”

当徒弟的站起来了。

“教案你多写写就会了,不难,难的是打理关系。”林峰提了一句,就转而去说怎么做学生的心理工作了。

张扬在一旁认真的听着,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把昨晚上跟魏宇说的又说了一遍。

林峰今天一直在等徒弟亲口告诉他这回事儿,还好,张扬不是闷气球了。

“你受伤没?”师父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弄得徒弟愣了一会儿。

“问你呢!”林峰伸手拍了他屁股一巴掌。

“哎呦。”张扬一哆嗦,师父接着就踢上了徒弟的大腿,“回的那么慢。”

“对不起,我没受伤。”张扬没想到自家师父会先问自己。

“你们系的教员培训这个事儿啊,你们校领导已经磨了我们很久了,这回我答应下来,帮你站稳脚根。”林峰跟徒弟说了。

“所以您来是培训的啊?”张扬问。

“是啊,跟你们校领导讲好了,让你做我的助教,一起培训。”林峰说完看着徒弟。

“他们恐怕会有人不服。”张扬一脸担心。

“不服还没招儿啊。”师父笑了,徒弟也笑了。

“你们校领导挑了几个拿的出手的,让我带一带,培训到周五就结束,主要是更新教学手段。”林峰跟张扬说着。

“是。”徒弟听了应了一声儿。

“走,带我去教室。”林峰看了看表。

张扬带着师父去了指定的教室,“好好看我怎么上课的,就这么几天,好好学。“林峰在门外跟徒弟说了一句,就推门进教室了,张扬微微停顿了几秒,随后跟着进去了,此时的他又被自家师父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在坐的各位大家好。”林峰率先做着开场白,底下的人,对于站在上面的张扬抱有怀疑的态度,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这些不满都挂在了脸上。

校领导们今天特给力的在教室前面坐成了一排,纷纷表示能有先进的教学理念可以学习真的很荣幸,那种套话,林峰听了也很快就忘了。

基本介绍完毕,校领导们撤了,林峰马上进入到了工作模式,带他们直接去了靶场。

一整套的训练走位,细节够他们练一天了,林峰让张扬与他一起做演示,俩人相互配合着演示完了。

阴阳怪气男直接提出了异议,要求与张扬PK。

林峰看了一眼这男的说:“成,你先走一趟,张扬再走一趟,他比你晚一分钟出发,我计时,怎么样?”

“成。”阴阳怪气男马上答应了。

林峰看这家伙准备好了,喊着口令,一场比试开始了,阴阳怪气男自以为了不起的出发了,心里想着怎么也会赢得,再不济,还有那一分钟呢,无论如何张扬都输定了。

林峰看了那人一眼,就不再看了,等他回来,按了计时器,把时间说给了大家听。

“张扬惯用手是右手,让他用左手怎么样?”林峰开口问着,大家等着他出丑呢,当然是答应了。

“我现在开始计时了,晚一分钟出发。”林峰给大家看着计时器。

一分钟快到了,当师父的发着口令,张扬准时冲出去了,什么都一气呵成,打完这边的人XING BA,人家直接来了一个滑身寸,打完一个滚翻过去继续打移动的靶。

这才是大开眼界的时候啊,之前还有人不屑的说怎么可能用左手打,这会儿全场安静地看着张扬跑回了终点。

“看看,比你早了一分钟。”林峰把计时器拿给了大家传看,阴阳怪气男瞬间不吭声儿了。

连呼哧带喘的张扬在旁边走动着。

“我们今天练这个,两个时间都给你们记着,看看各位喜欢拿哪个做目标。”林峰说完看着徒弟。

张扬原地调整着,他没想到师父真的让了那家伙一分钟,万一自己真的玩儿现了呢。

没一会儿,林峰走到了徒弟跟前儿,张扬想开口问,被师父怼了回去,“别问为什么,我相信你的实力。”

这话弄得张扬差点儿泪喷,他看着师父半天说不出话来,脑海里全是自己之前是怎么对怹的。

“好了,调整一下,带训了。”林峰霸道的样子也是没谁了。

“是。”张扬马上深呼了几口气。

“大家调整好装备,我们开始训练。”林峰招呼着教员们正式投入到训练中,他知道得设立了一个单挑的环节,徒弟才能展示出自己的实力给大家看。

有时候,人们常说,为什么要证明自己给别人看,其实,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世上那么多人只有见识到了厉害才会闭嘴,并不是特意去展示自己的实力,只是这是早晚的事儿罢了。

训练场上一下少了很多的废话,大家全都在埋头苦练,以至于到了饭点儿,众人都不愿离去。

“还装备,去吃饭。”林峰带着徒弟先走了。

“这教官什么来头儿啊?”阴阳怪气男看他们走了,赶紧问。

“这是单位的林峰啊,想当年在基地的谁不知道他。”旁人说着。

“卧槽,林峰就是他啊?”阴阳怪气男惊呼着。

“怎么了?”别人问。

“在基地教课就超厉害的人,我当时去基地考核,几轮以后就被刷下来了。”阴阳怪气男说着。

“拿你应该看过他啊。”旁边的教员说。

“没多大印象了,他们都带着面罩,不知道谁是谁。”阴阳怪气男说完,略带激动的说:“当初没进到基地里的我,竟然能有机会让基地出身的教官教一把,这可牛B了。”

此时跟这位牛B哄哄的教官在一起的张扬,不知道用什么心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打完饭就被自家师父数落个没完没了,“我说你去打饭,打一堆菜回来干嘛?”

“想吃点儿健康饮食。”张扬小声儿说了一句。

“你这叫健康饮食啊?回头我给你弄,给你几片鸡胸肉,一些麦片,和沙拉。”林峰说了一句。

“师父,别。”徒弟小声儿说。

“为什么?”林峰瞪了徒弟一眼。

“吃不饱。”张扬一脸的尴尬。

“你也知道吃不饱啊!”林峰在桌子底下踢了徒弟一脚,“我看你今天下午什么时候饿!”

评论(17)
热度(26)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