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70 狠了,伤了

“师父。”张扬有一个问题已经憋了一天了。

“支支吾吾的,有什么问题?”林峰看着徒弟问。

诺大的训练场里只有他们两人,受训的人早都吃晚饭去了。

“师父,您这几天在这儿,那,那,那我还用去找大师兄吗?”张扬鼓足了勇气问着。

“怎么?”林峰知道徒弟得问个明白,走到他身边,用手碰了碰后面,“受得住吗?”

张扬随即一个冷颤,“受得住,怎么也得挨。”

是他不知道自己师父手狠吗?那为什么还要硬着头皮去挨?

只见徒弟慢慢解开皮带,抽出了它,递给了师父。

林峰看着他褪下裤子,撑在了地上,昨天魏宇揍的伤痕比比皆是。

“师父,您打吧。”张扬知道自己躲不过,那就坦然面对。

林峰拿着皮带在自己手上缠了好几圈儿,当铁头打上徒弟屁股的时候,张扬竟然没有动。

过了好久,才有了一个声音,“一。”

张扬死撑着,这才挨了一下啊。

林峰紧接着拿着皮带抽出去了,那刻苦铭心的疼,谁挨谁知道。

徒弟收紧了身体,又默默撅回去了。

当师父的看着他报数,知道这家伙其实早就意识到错误了,他想起了龙一说的话,别逼的太紧了,于是,林峰加大了力度,铁头打出去落在屁股上也就更狠。

“啊!”张扬实在是忍不住了,痛叫出声。

林峰才不管,劈头盖脸一顿抽,抽到流血,那是铁头划破了左侧屁股。

“嘶.....”张扬疼的咬紧了嘴唇,这是他已经好久没挨过那么重的了。

“本来把你交给魏宇就是不想打伤你,他打你一个月的程度,顶我今天打你一顿的。”林峰从兜里掏出了餐巾纸,擦着铁头上的血迹。

“是。”张扬尽可能的撑好,他的身子在颤抖。

“以后你也不用去找魏宇了,我打你这顿足够了。”林峰说罢,又抽了一下。

徒弟惨白的脸显得有些可怜,挨顿打疼的撕心裂肺也不敢躲,老老实实迎着皮带。

“信任,记在心里了吗?”林峰冷冷的问道。

“记住了。”张扬说话有些颤音。

“要是还记不住,那就是还是欠揍。”当师父的早就打多了,现在又是一下,打的徒弟张口叫了一声,随即又憋回去了。

“喂,子枫来一下呗?”林峰打着电话。

“你今儿是又把谁给打了?”西门子枫刚忙完。

“张扬,现在在他们学校呢。”林峰给好兄弟说着地址。

“管饭不?”子枫问。

“管,你来了,我就打饭去,正好我们都没吃呢。”林峰好话说着。

“等着吧。”西门子枫说完跟他又说了些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张扬胳膊抖着撑在那里,他知道师父这次是真被自己气急了,才会这么狠的抽他。

“师父,您别生气了。”

“早就想揍你了,你看我忍了多久。”林峰这话说出来,张扬直接一个冷颤。

“今天挨完,明天早上给我正常训练,听见没有?”师父抽了一下在徒弟的大腿上。

“听见了。”张扬知道明儿真的不好过。

“明天正常带训,你要是出岔子了,回头下来了,记得找我挨板子。”林峰知道今儿给徒弟打的肯定是起不来床了,但是,他偏偏逼着张扬明天不许出错,全程扛下来。

近乎冷酷的要求,徒弟一一答应了。

林峰撕开随身携带的酒精片包装,给张扬的伤处消着毒。

“嘶。”徒弟知道师父无论何时都惹不起。

“等干了再把裤子穿上,你可以做夹臂了。”林峰处理完了说。

张扬真的开始做俯卧撑了,边儿上的师父就这么看着,给自己的大徒弟说明了一下情况,魏宇在电话里重重叹了一口气,林峰知道这家伙有些担心但又不敢直接问,随即交代了有空了来看看他师弟。

就这样过了许久,西门子枫来了,一进门的他看着张扬大汗淋漓的在做体能。

“来了。”林峰招呼着。

“回人家宿舍处理伤口,你打完人家还罚体能呢?”子枫看了一眼伤口。

“对啊。”林峰说的轻快,迎来的是好兄弟的白眼。

“张扬,回宿舍。”西门子枫说了一句,人家并没有停的意思。

“赶紧的啊,林峰,还不发话啊。”子枫说着。

“走了。”林峰说了一句,徒弟才停下来,慢慢站起来,整理着装。

“嘶....”才走一步,张扬直接痛呼出声儿,林峰马上一个转头看着他,做徒弟的默默不敢吭声儿了,跟在他们身后慢慢挪动着。

“走那么慢。”林峰说了一句,张扬赶紧忍着疼往前跑了几步。

“那么凶啊。”西门子枫回头看看这对儿师徒。

“就跟你不凶似的。”林峰这话说的云淡风轻。

“我有其他办法。”子枫坏笑着。

“还说呢。”好兄弟一脸嫌弃。

“晚上吃什么啊?”西门子枫饿了。

“张扬,你一会儿把饭卡给我啊。”林峰说了一句,紧接着问,“你想吃什么?”

“有肉呗。”子枫笑着。

“成,我去打。”林峰一路跟好兄弟聊着天,张扬就这么惨兮兮的跟在后面走着。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西门子枫让张扬先去洗澡了,自己准备着一会儿需要用的东西。

林峰拿着饭卡真的去打饭了,过了一会儿,张扬从浴室里出来了,趴在沙发上。

“你师父又欺负你了?”子枫扒拉着惨不忍睹的屁股。

“嘶....没有。”张扬死死抱着沙发上的垫子。

“都打成这样了,你看看你师父每次都这样,打这么狠,哪儿像我啊。”西门子枫一边治伤,一边说自己比好兄弟好多了,可是在这帮人眼里,这俩真的是半斤八两。

“嘶....”张扬疼的有点儿想躲开。

“别躲啊,一会儿等你师父来了,让他按着你啊?”西门子枫这话说出来,让张扬马上老实了。

“疼啊...嘶....”张扬真的忍不了了。

“明儿你师父不让你休息的吧?”子枫边揉边问。

“不让。”张扬实话实说。

“那你还不好好让我治伤。”西门子枫说道。

“太疼了。”张扬真的好难受。

“我揉的跟你师父揍的,哪个更疼?”子枫问。

“都疼。”张扬已经是一身冷汗了。

“问也白问。”西门子枫把药膏涂在了伤处,一点点揉着。

“子枫哥,我师父是不是好生气?”张扬问着。

“那你以为呢。”西门子枫没少听好兄弟吐槽这些事儿。

“我还以为师父不会原谅我了。”张扬说了一句。

“林峰不会不原谅谁的,只不过你是他徒弟,他会生气很正常。”子枫继续揉着。

“师父今儿跟我说,原本是想让师兄一点点揍的,可是恰巧怹来这儿培训,我又主动去领罚,所以怹今天抽我的这一顿,就等于跟之前的一笔勾销了。”张扬说着。

“照林峰这么个打法儿,是真狠,这一顿,顶我收拾家豪好几顿的了。”子枫刚说完,林峰就进来了,“家豪怎么了?你又欺负你家儿子了?”

“你看看你这话接的。”西门子枫翻了个白眼。

“治完没啊?吃饭呗?”林峰把打来的饭菜,一一摆放在了餐桌上。

“还有一会儿就好了。”西门子枫说。

“你们家儿子怎么样了啊?”林峰问。

“不咋样,像你家儿子只有一个专项,打的好就成了。我家儿子可是俩专项,要打的好也要医的好,天天为了训练和学习睡不了几个小时。”西门子枫说着。

“下次林岩要是嫌自己练的苦,就让他跟你儿子待几天去。”林峰笑呵呵的说。

“估计去了一天就想回去了。”西门子枫哈哈笑着。

“想当初,我还想尝试跟你学点儿什么的,自认为可以不再麻烦你了,可惜啊,医学博大精深,我还得一直麻烦你。”林峰说完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

“术业有专攻,你说是老麻烦我,我也没觉得是麻烦,开解开解你的徒弟们,挺好,省得他们没有合适的人诉苦,是不是,张扬?”

“啊?昂。”张扬默默应了。

“开解啥啊?”林峰问。

“不告诉你。”西门子枫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我说你啊,脾气收着点儿吧,把徒弟打成那样,你不嫌疼,我也嫌你累啊。”

“就跟谁想打一样,我没事儿管着林岩和林巍好不好,这次是真把我惹急了。”林峰用眼睛盯着徒弟。

“对不起,师父。”张扬这道歉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评论(6)
热度(18)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