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71 好久,好久

一大清早的张扬,真的早起练功了,伤处疼的让他睡不好,那就索性活动活动也好。

林峰昨天晚上回家了,他在家吃完早餐才去找徒弟。

“师父早。”张扬在办公室里打着招呼。

林峰随便扫了几眼,打量了一下,点点头,说着今天的课程安排。

“我这就去准备。”张扬听罢转身要走。

当师父的看见徒弟的上衣还是湿的,就知道这家伙没敢偷懒,他不像左帅会耍心眼儿。

林峰没拦,开始看张扬放在桌子上的教案。

过了一会儿,徒弟都准备妥当了,也就回来了,戳在门前,不敢打扰眼前坐在自己办公桌上的师父。

“都准备好了?”林峰合上了教案,冲着张扬招手。

“是。”徒弟走路有些慢,但还是走过去了。

“我教的你教案这么写的?还是你大师兄教的?”林峰拿起写教案的本,卷起来就往张扬的屁股上打。

“嘶....。徒弟动了一下,“都没有。”这本来是他打算先给魏宇把关,再给师父过目的,可谁曾想,怹真的拿起来就看了呢。

“都没有?你不会写不知道问的啊?给我重写!今天必须写出来!”林峰没有再打,他知道张扬后面的伤疼的厉害,可他非要让这家伙疼。

“是。”张扬一脸吃瘪的表情。

到底是自己有多久没被师父这么管过了?这些天经历过的一幕幕让他觉得亲切又畏惧。

自从自己转业了,就百分之五十的TUO离了师父的管教也好,关心也罢,此时的张扬看了看林峰,没说话。

“怎么了?”

“师父,师兄和师弟是一直这么与您相处的吗?”张扬离开了太久了。

“嗯。”林峰应了一声儿。

“好幸福,好羡慕他们。”张扬略带一点哽咽。

“为什么?”当师父的难得有耐心问一句。

“以前,我刚转业的时候,换了好几个带我的人,有的人让我帮他跑腿才会教,有的人教一半儿留一半儿,还有的人,把错误推给了我,害的我被领导大骂一通,那个时候,我埋怨您把我扔去那里,是因为我一开始过的并不好,要知道,那个时候,我在基地做的多好,这是有反差的啊。”张扬委屈,以前一直没机会与怹细说这些,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经历过来了就好了,心结解开了你也就痛快了。”林峰知道这小子不容易,说出那种话,也不是说他真的就是那个意思。

“是。”张扬苦笑着,什么都是现在才醒悟过来。

“行了,到点了,好好做你的助教。”林峰站起来,抬手看了看表。

师徒俩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办公室。

“还有啊,小心你的屁股。”林峰扭头说了一句,大步流星的走了。

张扬知道那不是师父多关心自己,而是提前提醒他今儿要出什么岔子了,可是会挨揍的。

早上的受训人员个个儿精神抖擞,唯独张扬像是打了霜的茄子,好在助教不用参与受训,相信没到下午,这帮人就蔫儿了。

可能是由于昨儿张扬的表现出色,在这些受训人员的眼中,他不再是巴结领导的软蛋,甚至第一天与其呛声的家伙还主动问他是不是感冒了。

林峰在旁边听了没吭声儿,继续听徒弟在那儿插科打诨。

一天的训练,张扬这个助教没怎么闲着,示范动作以后,就与师父分头儿指点着。

林峰在教他们的时候,都没用打的,这让张扬连看了好几眼,明明有些动作,怹肯定会动手纠正的,可师父偏偏改为了说教与示范,这让徒弟有些没反应过来,合着,就是对他自己那么凶啊?

林峰知道这小子和那俩徒弟一样,都没适应自己的改变。

值得确定的是,这帮人果然在下午的时候已经都撑不住了,此时的张扬可能是因为没睡好,有些走神,林峰一声咳嗽就把他拽回到了现场,当师父的知道徒弟累的很,却还是反手给了他一下,这个举动周围没人看到,因为都在埋头做体能。

张扬的脸通红无比,他知道师父从来不会当着众人揍他,尤其是在这些无干人等面前更是不会,怹这么做也是实在看不过去了吧。

内心慌张的张扬,做了个示范动作,愣是有点儿迟钝了,像卡拍一样做过去了,那些细节林峰一一看在眼里,这些受训人员是看不出什么来的,以为是故意放慢节奏,让他们看清楚的。但是张扬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在看了自家师父的表情后就知道不会好过了。

林峰没再看他,继续带训,张扬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强打精神指点着队员的错误。

这一天不是那么好过,但还是过完了,当林峰说了解散的时候,张扬的那个心情啊,真的很愉悦。

师徒俩一前一后回了宿舍,张扬一进门就撑在了地上,林峰也是给力,连着几皮带抽在了他的大腿上。

“起来吧。”林峰发话了。

“谢谢师父。”此时的张扬疼的真的想去揉一下后面,但还是不敢,死死站在那里,他怕眼前的这个人会揍的他站不起来。

“先把教案写了去,再把这些受训人员的分析写出来给我。”当师父的果然一点也不会让徒弟休息。

张扬连忙应了一声儿,回卧室了。

林峰四处寻么着什么,然后管徒弟要了钥匙,开车走了。

张扬拿起纸笔开始写,毕竟师父交代的事情不能耽搁。

林峰早在今天早上就嘱咐好迟京,下班的时候去买点儿排骨回来,这会儿正合适,林峰一到家就开始做饭。

“张扬在新环境里怎么样?”媳妇儿问了一句。

“适应能力强,很快就会好的。”林峰炒着菜,“一会儿我就不陪你吃了啊。”

“你说你护犊子的属性怎么这么强。”迟京逗他。

“我最护着你。”林峰被媳妇儿这么一逗,笑开了花。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多爷们儿。”迟京把米饭做上了。

“还是我媳妇儿好。”林峰说了一句。

“晚上你回来吗?”迟京问。

“太晚的话就不回了,你不用等我,该睡睡。”林峰继续炒菜。

“好。”媳妇儿帮着丈夫打着下手。

过了很久,等饭菜都熟了,迟京把这些统统装进了保温桶里,看着丈夫拿了两桶走了。

张扬由于身后有伤的原因,根本坐不下,他都是一会儿站着写写,一会儿蹲着写写,要么就是趴在桌子上写写,就这样把师父交代的都写完了。

可能是因为太累了,他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等林峰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了一会儿了,当师父的并没有叫醒徒弟,反倒是看起了教案和分析,等看完了才拍拍睡觉的那位。

“师父。”张扬惊起,没站稳,险些摔倒,被林峰一把拽住了。

“先吃饭。”林峰走去了客厅,他拿的保温桶就放在茶几上。

张扬一瘸一拐的走出去,看见保温桶,揉了揉眼睛。

“过来,吃饭。”师父发话了。

“是。”张扬以为师父去食堂打饭了,躬着身子拧开了盖子,映入眼帘的全是自己爱吃的,当然,还有怹的拿手菜--糖醋排骨。

“谢谢师父。”这家伙蹲在地上吃着饭。

林峰应了一声儿,一边吃一边看着徒弟,这小子离开自己身边多少年了,自己又是多久没这么管过他了,忽然间,从嘴中冒出了一句话,“委屈吗?”

张扬被师父揍的坐不下,蹲在那里吃的正好的时候,听见了这个问句,抬头看着林峰,来了一句,“不委屈。”

当师父的看见徒弟说完,冲他就是一个傻笑,那个模样,还是跟以前一样。

“吃吧。”林峰管张扬确实管的少,如今有这么个机会可以管一管,也挺好。“以后,我有空了会来看看,你在教学上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

“好。”张扬这才觉得这才是他想要的。“师父,我其实一直都不想离开您。”

“你现在不是也没离开吗。”林峰边吃边说。

“我说的是工作岗位。”张扬吐出了一根儿骨头。

“现在好了,一样了。”林峰说着。

“以前就是您管管月测成绩,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其实,那个时候,我也特想让您在工作上,给我提点儿要求什么的,像师兄和师弟一样。”张扬现在说着这些也是满脸的羡慕。

“我知道,可是隔行如隔山,你懂的。”林峰继续吃着饭。

“是啊,所以我只是羡慕。”张扬在外面闯荡,太知道辛酸苦辣了。

林峰埋头吃着饭,徒弟一个人在说,“师父,是我变了。”

“不变怎么生存。”林峰回了一句。

“师父,您今儿对他们真好。”张扬说道。

“你师兄弟都这么说,带他们做助教跟你的反应差不多。”林峰喝了口水。

“是吗?”张扬新奇的问。

“是啊,你师弟还吃醋。”林峰笑了笑。

“啊?”张扬发出了一声惊呼,“后来呢?”

“被我揍了不只一回。”林峰云淡风轻的说。

“哈哈哈哈哈哈。”张扬没忍住笑了出来。

林峰很难得看到这个徒弟在自己面前那么释怀的去说些什么,这次,他看到了。

“以后,要一直这么开心啊。”林峰叮嘱了一句。

“好,师父。”张扬有些腼腆,擦了擦鼻尖上的汗。

评论(6)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