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73 林峰最后的考验

培训的每一天对于张扬来说都是难熬的,师父引导自己写的教案,教的每次课,囊括了很多种情形,这样即使林峰走了,我们的张扬也会知道如何应对了。

最后一天结束了,徒弟看着受训人员一一走出了训练场,这些天,他经历了太多,原先存心找茬儿的人也变成了哥们儿,那家伙看着林峰多说几句话给张扬都有些羡慕,要知道,峰哥在那个时期的基地里名气可不小。

“收拾收拾,晚上去我家吃饭啊?今儿周五。”师父问着。

“不用了吧,还有今天的总结没写。”张扬看了看表。

“这才下午,去办公室。”林峰倒是习惯看着徒弟写来写去了。

“师父,校领导挺满意这次培训的。”张扬走在路上说着。

“那是。”林峰看着徒弟。

“看什么呀,师父。”张扬有些被看毛了。

“你比以前好多了。”林峰走在了前面。

“嗯。”张扬应了一声儿。

现在的校领导更是对张扬的到来表示赞赏了,走在办公室的路上,他们与校长迎面碰个正着。

林峰率先打着招呼,校长点点头,今天上午他看的汇演,现在还意犹未尽。

张扬跟着师父问着好,校长一脸的开心,还要夸几句,重重的巴掌,拍在某人身上,也是疼的要命,张扬暗自嘀咕着,“别拍了,疼啊。”

林峰马上说:“他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您多敲打着。”说的某人脸一红。

“那么好的人才,谁舍得敲打。”校长笑呵呵的。

“我会努力工作的。”张扬赶紧表态。

“问你师父好啊。”校长是龙一的老相识了。

“是,那我们先走了。”林峰礼貌又说了些什么,带着张扬走了。

“别太骄傲了。”当师父到了办公室说了一句。

“不敢。”张扬关上了门。

“写完那些再说。”林峰给自己烧了一壶水,往杯子里搁着茶叶。

张扬拿着纸笔写了起来。

“你还是坐不下啊?”师父这话问的,徒弟的脸又红了,心里嘀咕着,“天天揍那么狠,当然还没好了。”嘴上简单回了句,“是。”

“你周末回家吗?”林峰问。

“挨的重了,不想回,活动不是太便利。”张扬实话实说,“孩子们看见了,不太好。”

“你家孩子头几年还见过,改天带过来让我看看技术。”林峰知道徒弟们的孩子们都走的是一条路。

“谢谢师父。”张扬边写边说。

林峰喝着茶,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徒弟弯着腰站在自己旁边写着。

过了一会儿,张扬终于写完了,拿着本让师父过目。

林峰看完了,合上本,没说话。

“师父,写的可以吗?”徒弟一脸忐忑。

“终于写的是那么回事儿了。”林峰这些天把他逼的够呛。

“呼。”张扬松了一口气。

“啪!”一声儿脆响。

“这些天跟你说的都记得吗?”林峰问。

“记得。”挨了揍的张扬,自己换了个位置。

“培训结束,送你十五下,还记得?”林峰一字一句的问着。

“记得。”徒弟知道师父不肯轻易饶过自己,非得把信任刻在自己心里才罢休。

林峰从腰间抽出来的皮带直接打在了张扬的屁股上。

“你知道,我有多难原谅你。”

“知道。”

这师徒间的对话也是虐心。

“下次再这样,我真的不会再容你了,直接走人。”林峰还是说出了那句话。

张扬挨了那一下,直接疼出声儿,“我不敢了。”

“在这儿戒骄戒躁,好好工作。”林峰反手就抽。

“是。”张扬回话回的破音了。

徒弟知道师父不会轻饶自己,一定会打到自己疼为止。

身后的皮带一下接一下的抽下来,张扬死死抓着桌子边儿,疼的冷汗弄湿了头发。

“师父,是我触碰了您的底线。”

林峰没说话。

“本以为您会打死我,本以为您再也不会理我,本以为我再也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了。”张扬一边挨,一边说。

林峰还是不言语。

“我知道触碰您底线的人,您都不再理会,我知道您打我罚我,不是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是我做的不好。”张扬撅好屁股迎着皮带。

“这些天,挨的疼吗?”林峰终于说话了。

“不疼。”张扬马上回。

“记着什么是信任了吗?”师父这些天一遍遍的问着这个问题。

“记着了。”徒弟一个哆嗦,真是挨疼了。

林峰甩着皮带抽着,张扬挨到最后冷汗浸湿了上衣,脸色难看极了。

“周末不回家也好,好好养伤就是了。”林峰系回了皮带。

“是。”张扬撅在那儿,不敢起来。

师父站在后面看着徒弟颤抖着身子,他知道这小子忍疼忍到极点了,刚才那么揍也没敢躲开,现在伏在桌子上呻吟着。

“起来。”过了一会儿,林峰才开口,一脸尴尬的张扬站在了旁边。

“早就不想这么收拾你了,可是你做的事,不打哪儿行。”师父说完这话,徒弟这个不好意思。

林峰也不管这些,继续说:“周末让你师兄过来带你做体能。”

张扬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回了句话。

“为了你们,我两边学校都要做培训,这周在你们这儿,下周在你师兄弟的学校。”林峰说了自己的安排。

“您辛苦了。”张扬愧疚的说。

“辛苦什么,你们只要别添乱,就什么都好了。”林峰真的会打的徒弟再也不敢犯同样的错误。

“是。”张扬微微皱着眉头。

不一会儿的时间,有敲门声儿,“进来。”

推门而进的人是魏宇,“师父,师弟。”

“那么早就来了,你那边没事了?”林峰问。

“处理好了就过来了。”魏子回。

“周末带着你师弟练练体能,下周我去你们那边培训,做好准备了吗?”师父交代着。

“做好了。”魏宇答。

“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张扬在这儿好好表现。”林峰看着他说了一句。

“是,师父。”徒弟应了。

“我回单位交差去了。”林峰起身走了,俩徒弟一直送到了门口。

将近下班的时间,同事们有的都提前离开了校园,张扬与魏宇并排往回走着。

“师父没有私心,一旦信任,会付出所有,所以怹看人会观察很久,不是没道理的。”魏子说了一句。

张扬应着没多话,他知道自己是第一个踩到师父底线,还获得原谅的人,然而这个代价太疼。

“要练体能也是明天了,我跟你回宿舍,你洗个澡,我看看伤,等回去了,我想想给你弄个什么计划出来,明儿就能练。”魏宇说。

“大师兄,我不要紧的,去医务室就成了。”张扬有些尴尬。

“这些天都是去的那儿?”魏子问。

“是啊。”师弟答。

“我来了就不用去医务室了。”魏宇跟着他去了宿舍,张扬拿了换洗衣物和毛巾就去了浴室。

魏子拿着西门子枫给的药,找了个地儿坐下了。

一会儿张扬出来了,那满身伤痕,看的魏宇眨了眨眼睛,“怎么挨的那么多?”

“是。”师弟苦笑着,趴在了床上。

“挨的比你师弟还惨怎么。”大师兄拿着药膏无从下手。

“是。”张扬早就猜到自家师兄会这么说。

“你是平常不惹事儿,一惹就惹个大的出来。”魏宇拿着药,喷了喷开始揉。

“大师兄,您喷一遍得了,揉的太疼了。”张扬攥着拳头说。

“屁股还被打破了啊你,怎么结痂的地方又裂了?”魏宇问。

“上厕所蹲不下去,一下去伤口就开了,然后带训一示范动作,裂的更大。”师弟疼的差点儿没翻过身子去。

“师父是罚你,也是在考验你啊。”大师兄比师弟们都了解林峰,“怹是要看你会不会不吃疼,如果不吃疼,不悔改,这期培训上完就分道扬镳。”

张扬听完这话,打了一个激灵,他怕怹不要自己了。

“师父最后还是要揍人,也是看我挨不挨吧,不挨就没得说了。”师弟想了想继续说,“怹跟我说怹有多难原谅我,我说我知道。”

“挨完就好了,师父心里难受,考验你能不能过关是一个法子,你挺下来了怹就什么都不计较了。”大师兄说着。

“我一度以为自己撑不下去了,这些天,真是个折磨,很多回都是硬着头皮顶上去的,我不想回到没有师父的日子里,没人指点,没人关心,太痛苦了,所以我都挨了,师父更不会为了发泄揍谁,不会真的找茬揍人,怹罚的,我心甘情愿。”张扬内心其实也不好受。

评论(9)
热度(15)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