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79 心疼还得另说

这一天的培训课程才刚结束,左帅就匆匆忙忙去教鹿淼了。

“那么上心啊他?”林峰看着远去的背影,问着大徒弟。

“是啊,这不是您交待过的嘛。”魏宇回。

“还是他想跟我证明些什么啊?”当师父的默默说了一句,徒弟过了一会儿说,“您去看看,就知道了。”说罢,魏子离开了。

林峰并不打算这么着急去看爱徒,自己反倒是去了校领导的办公室。

这边儿的左大帅哥一板一眼的教着鹿淼。

“你这一天都在做什么?”

被眼前的教员质问了的鹿三水,咽着口水,半天不吭声儿。

“我这些天培训完,马上跑来教你,你就给我看这些吗?”左帅真是气的不轻。

鹿淼本以为自己几天不练功,不会被察觉出来的,谁知道教员只看了一眼,就发现了呢。

“没空盯着你早上晨练,是不是都省了?”左大帅哥这一天培训下来,腿都站不直了,索性盘腿坐在了地上。

“是。”鹿三水回答完,脸都是红的。

“目标也不用问了,肯定是没完成,即使完成了也是对付的。”左帅此时的心情有些难受,他那么认真的来教鹿同学,谁知道这家伙会来这么一出呢。

“你练功,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自己。”左大帅哥叹了一口气,“我不想用我师父的办法逼你,也尽量使训练内容不那么枯燥,可你还是练不下去啊?”

“没有,我只是不想那么辛苦。”鹿淼这话刚出口,左帅站起来直接给了学生一个嘴巴子,“你告诉我,做什么不辛苦?”

鹿三水挨了一下,没敢去捂脸,回过头看着教员,他看见眼前这个有时候爱搞怪的人变得很严肃,还看见这个人头发上的汗水还没干,想必是那边的培训刚结束就跑来教自己了。

“你要是觉得辛苦,你直接Tuo了这身衣服,走吧,别来上学了。”左大帅哥不屑的咧嘴笑了笑,他好像能理解到自家师父有时跟他们发火是因为什么了,但他们师兄弟三个不会做的那么过分。

鹿淼愣在那里,说着对不起。

左帅拿了棍子,直接开揍,这个时候的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师父,不断浮现出以前的画面,直到眼前的学生实在忍不住开始呻吟的时候,他才缓过神来,此时的鹿三水用手揉着屁股,侧着身子撅在那里,当自己还要打的时候,能看到学生重新把手撑在了膝盖上。

有的时候,左大帅哥也不想打人,但是,没办法。

小鹿同学知道自己理亏,什么话也不敢说,就那么硬挨着。

“全凭你自觉,怎么把落下的补回来,就看你的了。”左帅说完,扔下棍子,转身就走了,剩下撑在那儿的学生。

刚走出门口的左大帅哥,迎面撞上了林峰,打了声招呼以外,什么也没说。

当师父的看小徒弟气鼓鼓的,没问,自己走过去,扫了一眼,看见鹿淼埋头揉屁股,和躺在地上的棍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给你做糖醋排骨,你吃吗?”林峰走回去问着爱徒。

左帅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

“干嘛生这么大气。”林峰搂着小徒弟的肩膀往前走着,左大帅哥一脸不情愿的被怹拖着走出了教学楼。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林峰放开了徒弟。

“不高兴啊。”左帅皱着眉头。

“我都说了给你做饭,还哄不了你啊?”林峰知道这家伙心里别扭。

“师父都忙一天了,还做什么饭。”左帅心疼怹。

“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生这么大气。”林峰说。

“嗯。”左大帅哥就是开心不起来。

“走啦,带你去吃火锅。”林峰说。

“师父还得忙,吃那么费时间的怎么行。”左大帅哥盘算着。

“你说吃什么。”林峰拿爱徒没了办法。

“去食堂呗。”左帅想了一下。

“你不是老说吃腻了,不肯再吃吗?”当师父的可知道徒弟说的那些话了。

“您吃完就可以忙工作了呀。”左大帅哥马上回。

“有些时候,你们比工作要重要啊。”林峰这话说完,徒弟马上接,“您是不是有了孩子们以后,变的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越来越能感觉到了,是父爱的力量吗?让您转变的那么大。”

“随着年纪的增长,会不一样的,你们也不是毛头小子了,哪能还用以前的方式方法对你们。”林峰说着。

“师兄们对您可都还是老样子。”左大帅哥嘟囔了一句。

“他们怕我,当然还是老样子。”林峰笑呵呵的拽着爱徒走了。

“师父,您别这么粗鲁行不?我会好好的跟着您走的。”左帅说。

“谁粗鲁了。”林峰一巴掌拍在了徒弟的屁股上。

“没有,没有,我说错了。”左大帅哥马上改口了。

俩人最后还是在食堂吃了晚饭,“我晚上不回家了,住你宿舍。”林峰开口说。

“为什么。”左帅想都没想就说出口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林峰跟着爱徒去了宿舍。

左大帅哥直接奔去浴室,给师父放好了热水,“您去泡个热水澡吧,我出去练一会儿。”

“腿都站不直了,还练什么?”林峰问道。

“我觉得还有点欠缺。”左帅不好意思的说。

“在这儿做给我看看。”林峰指了指客厅。

“那麻烦师父配合一下。”左大帅哥说了一句,林峰开始动起来了。

“你的动作太慢了,不要从底下做,要直接从上面打过去。”林峰说完,马上演示了一遍,“你感受一下。”

左帅瞬间明白了,有时候练功就是这样,要是有人指点,事半功倍。

“谢谢师父。”左大帅哥这回对于今天的培训彻底满意了。

“有收获就好。”林峰说了一句。

“师父,我柜子里可还有您的一身行头呢。”左帅找出来说着。

“你哪儿弄的啊?”林峰问。

“我前些天管师娘要的,估么着哪天您累了,就得住我这儿了,所以我提前预备着。”左帅办事儿挺机灵的。

当师父的挺满意,拿着毛巾和换洗衣服泡澡去了,左帅则出门去大师兄的宿舍里洗澡了。

“师兄,师父咋了?”左大帅哥洗完澡问。

“关心关心你呗。”魏宇说。

“不习惯。”左帅看看大师兄。

“师父不关心你,你说怹偏心,师父关心你,你又说不习惯。”魏子说了大实话。

“哎呀,不说这个了。”左大帅哥用毛巾擦着头发。

“快回你宿舍吧,小心师父找你找不到。”魏宇说。

“师父会不会揍我?”左帅问。

“你又没做错事,揍你干嘛。”做大师兄的真是被师弟给逗笑了。

“那我走了。”左大帅哥就这样结束了串门。

“师父。”爱徒回了自己的宿舍,把毛巾和洗好的衣服晾在了衣架上。

“去你大师兄那儿了啊?”林峰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左帅嘻嘻哈哈的点头回应了。

“坐下,咱俩聊会儿。”当师父的招了招手。

“好。”左大帅哥在怹身边坐下了。

“你今儿怎么生那么大气啊?”林峰这个问题问了三遍了。

“以前教学员,教什么样都成,不会像教徒弟那么走心,我越走心,就会发现,鹿淼在有些时候,并不能知道我的苦心,真的有些生气。”左帅终于回答了这个问题。

“需要有个过程,让他知道,目的和目标。”当师父说的很简单。

“那个时候的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您,越教越会觉得,那个时候的打,我们在挨的时候觉得冤,但是现在看来真的是该揍。”左帅明白了许多。

“打鹿淼心疼吗?”林峰问。

“疼啊,怎么不心疼。”左大帅哥回。

“我也是同理。”当师父的说了一句话,马上被小徒弟吐槽了,“您嘛,就另说了。”

“什么另说啊。”林峰问。

“没什么。”左大帅哥看看怹的脸色又不说了。

当师父的在沙发上,一把搂过徒弟的肩膀问,“说不说?”

“不说。”左帅看着怹站起来了,自己还是坐在那里,林峰顺势把徒弟摁趴在了沙发上,整个过程也就几秒钟。

“师父,师父。”左大帅哥全程并未还手,被弄成了这个尴尬的位置也是没办法。

“说不说?”林峰问。

“这就是另说啊,每次打我都这样,您心疼啊?”左帅被摁在那里,扭过头说着。

“不心疼打你干嘛。”林峰这话说的也是没谁了。

左大帅哥知道自家师父有的时候,喜欢逗逗他,自己看看怹的脸色,识相的抽了皮带出来,“我知道,自己做的没大师兄好,我也知道今天练完腿站不直了,是自己分身乏术,又去教鹿淼,又得去培训,还得去锻炼,没合理安排好。”

林峰没再摁着他了,拿了皮带在手里,轻轻拍着徒弟的屁股。“知道你师爷跟我说什么吗?”

“让您揍我啊?”左帅问。

“说还是应该派你做一趟任务去,那个任务能使你更加有阅历。”林峰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让他坐起来。

左大帅哥坐在那儿半天不说话。

“对于你来说,教书还是太早了,我这次跟你们校领导说了,借调你一年,再去我们单位干一年,再镀层金。”林峰这话说的意味深长。

“就跟大师兄当年一样吗?”左帅问。

“是的。我们这边说好是让你干一年,来单位该走的流程都要走一遍,会有系统的三个月训练,集训后开始算时间,你会被安排做外派,一年后再回来。”林峰说完看了一眼爱徒,继续说:“其实是那边点名儿要人,就算我们同意了也没用,还得看你的决定。”

“具体什么时候?等鹿淼毕业了吗?”左帅问。

“这个时间啊,不会那么快的,我们这边也是今天才告知你们校长,要开会研究,怎么说也得等你这边把该带好的学生带出来了,才会让你去,还有啊,告诉你是给你个心理准备。”林峰说。

“我去。”左大帅哥没多想就答应了。

“那个时候,是我觉得让你去教书磨磨性子,毕竟年纪轻轻成就一大堆,不磨练一下不行。现在,不管是从年龄上还是经验上,你都适合了。”林峰说着。

“师父把我送出去会心疼吗?”左帅问了一句。

“怎么不会,你这个苗子还真的是让我煞费苦心。”林峰回答着。

左帅一路跳级过来,JUN校毕业的早,无论到了基地还是单位,在官里就属他最小,林峰那会儿收他做徒弟也是因为这家伙有天赋又聪明吧。

“师父,那个时候,在基地里,有很多人想收我做徒弟呢。”左大帅哥想起了以前。

“还不是你人小,前途无量,作为长官,你比带的兵有的都小。”林峰也想起了那会儿的事儿。

“哈哈哈,我那时候跟我带的兵是真较劲啊,他们不服我年纪小,认为我没能耐。”左大帅哥呵呵乐着,“师父,知道为什么后来我选择跟您了吗?”

“为什么?”林峰问。

“不告诉您。”左帅故意不说。

“你是不是找揍!”当师父的手里可还拿着皮带。

“您晚上光逗我了,我就不能逗逗您啊。”左大帅哥嘀咕了一句。

“逗?你是不是皮痒了!”林峰用皮带敲着爱徒的脑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选的您,当时觉得您要求的紧,后来,慢慢就接受了,其实还是看在您对徒弟们好吧,是打心底里的那种,就像现在。”左帅看着师父。

作者有话说:
1.再次更文的时间依旧不确定,依旧会停更,这次只是为了纪念一下吧,虽然纪念的迟了一点,说实话,当我再次看到我的教练的时候,那心情是无法言语的激动。

2.谢谢各位支持,请别催文,这段时间,我需要一个人调整一下儿,需要再沉淀一下。

3.现实中的感情,真的是真的吗?真的是可以去信任的吗?

评论(9)
热度(22)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