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80 林岩VS鹿淼

要说刘君辉这个班主任做的是真好,林岩这些孩子在他手里,真是要被折磨死了,他真的是完美的履行着战友们的嘱托。

“你,别以为自己会点儿什么就多厉害了!”教员的训话多为泼凉水,而被泼的人是萧宸。

小小萧站在那里不吭声儿。

“这些天想明白了没有?”刘君辉看着他问。

“差不多。”萧宸有些含糊。

“什么叫差不多啊?”教员真是拿他很是无奈。

“我这些天想了很多,回忆起了在小时候,父亲逼我训练的很多场景,之前一直都不理解来着,但是现在好像一点点想通了,其实我爸也挺舍不得我的吧。”小小萧慢慢说道。

“总会理解的,你们啊,只要想通了就会好了。”教员今儿特地把萧宸叫来沟通一下,担心他周末回家又跟萧泽毅吵吵起来就不好了。

“一会儿放学了,好好的跟家人说话,你也别太责怪你父亲了,他小时候也是像你这么练出来的,甚至比你练的还惨。”刘君辉说道。

“知道了,教员。”小小萧微微笑了一下。

这么一会儿,下课铃声响了,“放学了,走吧。”刘君辉拍了拍孩子的肩膀。

“是。”萧宸这才道了别,回教室取东西。

“冷铠,把笔记借我拍一下。”此时的郜濮在教室里说道。

“给你。”冷少倒是挺痛快,说给就给了。

“我回家看看你写的,再整理一遍。”郜濮啪啪几张拍完了,还给了他。

“你是有的点没写下来啊?”林岩问。

“我是怕写不全。”郜濮回。

“你们都怎么回家啊?”小小萧说。

“家长来接啊。”几个小伙子的回答都一样。

“你呢?”萧宸问着林岩。

“还不清楚啊。”小小林回。

此时这几个人已经走出教室了,嬉笑打闹着就这么走出了校门口。

“拜拜,先走了啊。”小伙伴们各自上了车,离开了。

萧宸陪林岩等着,“你爸都来了,你还不走。”小小林看见了远处开来的车。

“我让我爸问问林叔叔什么时候来。”小小萧跑去了车旁边。

过了一会儿,萧宸回来了,“我爸说,林叔叔让你跟着我们走。”

“好吧。”林岩这才跟着好兄弟上了车。

“你这小子,我真是好久不见了呢。”萧泽毅看到小小林说。

“萧叔叔好。”林岩打着招呼。

“你爸让我送你去JUN校,他在那边培训还没结束。”萧泽毅说。

“好的,那麻烦您了。”小小林回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到地儿了,林岩背着书包下了车,站在原地挥着手,等车子离开,他才走。

门口早已有人接他,是鹿淼。

“您好。”林岩打着招呼。

“你好。”鹿三水是左大帅哥派出去接人的,没想到接到的人是林老师的儿子。

小小林跟着鹿淼走着,三水看着眼前的小伙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半天来一句,“你的技术应该比我扎实许多吧。”这是鹿某人第一次认怂,之前林岩来他们学校的时候,他还是一脸的不服气,此时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没有,没有。”林岩一脸的羞涩。

“林老师的培训应该快结束了,我的教员趁着休息的时候,让我接你去训练厅找他们。”鹿淼边走边说。

“您的教员是?”小小林一头雾水。

“哦,我的教员是左帅。”鹿三水赶紧介绍了一下情况。

“这样啊,左叔叔超厉害的呢。”林岩笑嘻嘻的说道。

鹿淼看眼前的小伙子,问了一句,“左教员这么厉害吗?”

“在我眼里,叔叔们都很强,左叔叔的腿法了得啊,他们其实都是全能。”小小林说。

鹿三水看看他,没再说什么,这一路上几乎无话,两个人就这么走着。

“到了。”鹿淼推开了门。

此时的训练厅,就那么几个人,培训的学员都走了。

“来了啊。”林峰看见了自家孩子。

林岩赶紧打着招呼,魏宇和左帅冲他挥着手。

“那我走了。”鹿三水想走。

“别走啊,你跟林岩打一局。”左大帅哥说话了,这显然是他们都策划好了的。

鹿淼知道走不了了,便去穿护具,小小林看着父亲,林峰则是指了指散落在地上的装备。

就这样,这俩穿戴整齐,充分热身后,开始了实战训练。

一局两分钟,左帅去当裁判了,林峰和魏宇在旁边看。

林岩一开始还是挺谨慎的,以试探性的为主,等他摸清了三水的底,就开始进攻了。

鹿淼没有那么快进入状态,一连被小小林几脚踹出了界,左帅拉他们去中间接着打,魏宇在旁边仔细看着,林岩虚晃着,时不时晃一下腿,晃一下拳的,三水光盯着对方的拳腿了,没一会儿就被晃晕了,林岩上去几个组合拳,打的鹿淼毫无招架之力。

左帅看了看时间到了,喊了停,两人在旁边喘气,林峰等着过了三十秒,走上去拍了拍小鹿同学,那意思是他可以在旁边休息了。

下面是这对父子的时间了,林峰没有戴护具,看着儿子一拳打过来,直接一个侧闪,紧接着打的是小小林的腹部。

“啊!”林岩疼的直接跪地上了,他根本没看清父亲的动作是怎么做的。

“这就是街头和训练实战的区别。”林峰说了一句,他能看见儿子刚才还满脸的喜悦,瞬时变成了哭丧脸。

“起来啊,让你休息了吗?”当爹的一句话下来,小小林又重新站起来了,虽然肚子还很疼吧,但是他也没办法说因为疼不打了吧。

这回林岩不敢再打拳了,生怕父亲再给自己一下,索性换了一个高腿,这下更完蛋了,林峰截住了长子的腿,直接用膝盖顶到他大腿,然后用拳直接打到腿上的麻筋儿,林岩直接站不住了。

“谁告诉你街头可以用高腿的?”林峰这话问的霸气的很。

“没有。”小小林回答着。

鹿淼在旁边快看傻了,林峰转头跟他说:“你看明白了吗?这两者上有区别的,回头你有不明白的,去问问你教员。”

“好的,林老师。”小鹿同学还是没办法改口,可能是以前在学校叫顺口了。

“那你可以走了,好好休息。”林峰说的话,挺冷淡的,看也没看他一眼。

“那我先走了,各位再见。”鹿三水被下了逐客令,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走了。

“实战是实战,街头是街头,这两者不一样,你打鹿淼只是实战练习,跟我打的是街头。”林峰跟儿子说道。

“知道了。”林岩在学校和在家多是以实战练习为主,街头的训练也只是涉及到了一小部分,还没完全懂如何应用。

“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林峰说了一句,儿子应了一声儿。

“魏宇,你跟左帅打一轮我看看。”当师父的发话了。

“师父,是徒手的,还是?”魏子问。

“用这个。”林峰从包里拿出两把DAO的模具。

俩徒弟各拿一把,开始了实战,林峰没有打算让小鹿同学看到他们的内部练习。

过了一会儿,林峰喊了停,转过头问着儿子,“你们有练这个吗?”

林岩摇着脑袋,“来,咱俩试试。”

这俩拿着模具开始了训练,魏宇好像想说什么,张开嘴刚想说,小小林直接就被卸了他手里的DAO。

“什么时候训练还有提示了呢?”林峰手里把玩着DAO,看着大徒弟。

“对不起。”魏子不知道自家师父知道刚才自己想说话提醒林岩小心来着。

林峰死死盯着魏宇,瞪的他不敢再言语了。

过了好久,林峰把DAO重新拿给了儿子,俩人开始了训练,左帅在旁边也只有看的份儿,看的他心惊胆颤的,小小林毕竟还是青少年,师父对付林岩的招儿可一点也没有优待。

俩徒弟站在旁边当电线杆儿,小小林一次次的被揍在地上,“想办法不让我刺到你。”当爹的发话了。

林岩无数次的跟父亲对练,也没找到机会不被刺到,何况这一次呢,小小林也是被逼到没办法了,在林峰拿着DAO冲他走来还有一百米的时候,这小子撒腿就跑,跑到了门口打开门出去了。

在旁边围观的魏宇和左帅看到这一场面,都惊呆了。

林峰收了东西,招了招手,示意儿子回来。

“怎么想的你?”

“我又没学过怎么对付器械,之前一直在被动的被您揍,后来就在想能不能在距离远的时候,先跑掉。”林岩回。


“嗯,还算聪明,没拘泥在规则和技术上出不来。”林峰倒是挺满意儿子的随机应变。

“还以为会被训。”林岩这才舒了一口气。

林峰轻轻笑着,回头跟俩徒弟说,“你俩可以回家过周末去了,我们先走了。”

林岩待父亲说完,马上朝两位叔叔挥了挥手,魏宇和左帅则是说了再见,把二人送到门口,才又返回去收拾场地。

“在学校这周怎么样?”林峰边走边问。

“爸,挨罚了。”小小林最讨厌谈到这个话题了。

“怎么回事儿?”林峰的表情微严肃。

“班里这周没得到优秀流动红QI,教员罚了每人挨二十。”林岩在这上面必须如实告知。

“为什么没得到?”林峰此时已经把车门打开了,小小林有些怕的站在车门外,“懈怠了,上周我班第一,大家以为这周也会是,结果这周第三。”

“上车。”林峰启动着车子,儿子乖乖上了车。

“爸,还是得按规矩来吗?”林岩问。

“对。”林峰把车开走了。

“爸,我又没做错。”小小林一脸委屈。

“那意思是班里没你?”林峰反问着。

“有我。”林岩耷拉着脑袋。

“那你还说什么?”林峰凶着长子,小小林见状闭了嘴。

作者有话说:
草稿箱发文,最近看着感觉多一点就写一点,不用那么紧张的备考了,时间也充裕了一点点,但还是需要沉淀。

评论(8)
热度(23)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