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82 见松哥

“松哥。”萧泽鹏很惊喜能在馆里见到这个人。

“回来了也不去找我。”许松站在休息区说。

“不知道怎么去才合适。”萧泽鹏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

“一会儿你还有课吗?”许松问。

“没有了,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萧泽鹏抬起了头。

“你哥告诉我的,我这边没什么事儿了,就来看看你。”许松说完笑了笑。

“那我先把衣服换了去,您等等我。”萧泽鹏交代了一句,转身去了更衣室。

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们的萧老师就出来了,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有些拘谨,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怎么从那次你来基地以后,就再也不来看看我了,你是想干嘛?”许松跟他一边走,一边说。

“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萧泽鹏淡淡的说。

俩人随便在路上走着,不知不觉间,他们走到了一片人很少的公园里。

“你哥跟我说,你很少去基地,就算他硬带你去,你都很少去,这家伙每次费劲想拉你去见我,每次你都不去,为什么?”许松问了个痛快,“再说了,上次在基地我又没问你什么其他问题,你为什么不来了?”

“小时候练那么苦,也没跟我哥一样,去参JUN,总觉得不好意思见您。”萧泽鹏说完咧嘴笑了笑,一脸的尴尬。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人各有志,我倒是佩服师父的开明,竟然会同意你的选择。”许松说着,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家伙。

“我爸能同意也是因为我哥接班了。”萧泽鹏说了实话。

“那也够开明了,要是我的话,肯定希望两个都是。”许松低头踢着碎石子。

“松哥,我不见您就怕您念叨着让我去帮我哥。”萧泽鹏嘟囔了一句。

“以前,我可能会,现在不会了,看你的小日子过的也挺好就放心了,我们这一行,你不参与是对的。”许松点了根儿烟,抽了起来。

萧泽鹏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您看我技术还好吗?”不知道怎么找了这个话题出来。

“武道只是武道,你要是问我你套路打的怎么样,我可回答不上来。”许松这是话里有话。

“嗯。”萧泽鹏应了一声儿。

过了一会儿,俩人简单试了试,许松笑着,“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忘的。”

萧泽鹏不得不点了点头,原本以为松哥打下来的时候,自己会被揍死在这儿,万万没想到,他的肌肉记忆还在,整个身体开始条件反射,见招拆招。

“从小开始训练,好处就在这儿了,渗入骨子里的技术,在不知不觉间形成,连你也不知道。”许松满意的笑着。

萧泽鹏此时想起了儿时的训练,有父亲和兄长亲自教他,也有松哥的魔鬼训练。

“那些辛苦不会白费,我以前只是有些可惜你没选那条路,但是今天看见你在教孩子们训练,就不觉得可惜了。”许松心中的大石头可算落地了。

“松哥有孩子了吗?”萧泽鹏问。

“有了,兄弟俩都在JUN校了。”许松回。

“松哥也忍心啊?”这个问题真不知道是该问不该问。

“有什么的,我的路总觉得让他们也走一遍会好些吧。”许松回。

“那您的孩子可就是JUN二代了,会背负很多,就跟我哥一样。”萧泽鹏想了想说。

“没事,我入WU以来跟着师父都看惯了,看着你哥一步步成长,我也逼着你哥一点点努力进步,苦也就是这些。”许松停了停继续说,“其实我羡慕你们的生活,羡慕你们JUN二代,因为上面有人教,师父即使在单位有多累也不会忘了教你们,即使在督促上不到位,也会让我去督促你们训练,其实那个时候,我也好希望自己能够有个这样的家庭,现在正好让我的孩子们好好体会这样的生活。”

“他们喜欢吗?”萧泽鹏问。

“他俩喜欢,所以我很知足。”许松说。

“那就好。”萧老师不温不火的说着。

“如果不喜欢,还逼着做,岂不是很没意思。”许松轻轻说着。

“松哥。”萧泽鹏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他想着说,怹沧桑了许多,他看着怹有了皱纹,早已不是年少时的小伙子了。

“干嘛?”许松转过头。

“真的有太久不见了,本来应该是我去看您的。”萧泽鹏有了一点的愧疚。

“你还记得我就好。”这煽情的话,一说出口,萧老师马上扭过了头,不再接话。

过了好久,萧泽鹏说:“之前,听我哥说您受伤了,很重的伤,我本来和我哥都已经走到您病房门口了,可我还是没勇气进去,当我背负了你们太多期望,而没有去做成你们想做的样子时,是不肯面对你们的啊。”

“干嘛心里的包袱那么重,我们也没想你怎么样啊,你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啊。”许松轻轻摇了摇头。

“对不起。”萧泽鹏说。

“傻小子,你又犯傻了啊。”许松拍着这家伙的屁股。

“松哥,您是不是特想揍我一顿。”萧泽鹏抬头看着这个,以前在父亲面前,总会给他护短的人。

“想揍你又怎么样。”许松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走吧,我车停在周围了,跟我上车,我带你吃饭去。”

萧泽鹏跟在怹后面走着,“您知不知道我小时候可怕您了。”

许松说:“你怎么不去问问你哥什么复杂心情呢?跟我是好朋友,还得挨我揍,挨我训,谁让我是你们父亲派下来的,你哥才是有苦说不出的人啊。”

萧泽鹏噗嗤笑出了声儿。

此时在基地加班的萧泽毅打了一个喷嚏,不知道有谁在说他。

大周末有人相聚,就有人训练,林岩这个时候正在训练,林峰并没有前一天打过他而放松对他的要求,一遍一遍的细扣细节。

“嘶。”小小林正在倾尽全力去完成一个动作,做完以后整个人都快累死了。

“休息。”林峰也觉得不能再练了,他能看到长子全身都在颤抖。

“爸,腿抽筋了。”林岩躺在地上说。

当爹的走过去,给儿子做着放松,扳了扳腿才好。

“谢谢。”小小林吃力的站了起来。

“洗个澡,好吃饭。”林峰说完走了,就剩下他一瘸一拐的回了卧室。

“爸。”林巍迎面撞上了父亲。

“去你爷爷那儿啊?”林峰问。

“是的,该带我去训练了。”迷你林倒是主动。

“爷爷那么凶,你还去啊?”林峰真是有些看不懂小儿子了。

“但是爷爷教我啊,您不凶,可您不教我啊。”林巍这诚实的啊。

当爹的被小儿子这话逗乐了,赶紧拿了车钥匙带着迷你林出门了。

许松与萧泽鹏的饭是吃完了,“您今儿都没事儿了吗?”

“对啊,你哥跟我说你这天有空,我就把事情办完了,特意空出来了。”许松的回答让萧泽鹏有些诧异,“您,您这是要出远门吗?”

“没有,还不是为了见见你!你这个臭小子!死心眼!又没做错事干嘛不见我!”许松开着车还在说他。

“对不起啊。”萧泽鹏满脸的不好意思。

“说,去哪儿。”一旁开车的“司机”问。

“咱去喝个茶,聊会儿天吧,那么多年不见您了。”萧老师刚说完,就被“司机”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少说这个,要想见,你早就来了。”

“是我不敢见。”萧泽鹏小声儿说。

“行了,现在见了就行了。”许松带着他去了自己常去的地方,一个单间,就他俩在里面喝茶叙旧。

“什么时候想帮你哥了,就回来啊?我帮你回炉。”许松逗着他。

萧泽鹏这表情溢于言表,喝了口茶,“松哥,您知道那时候您拿棍子抽我屁股抽成什么样儿了吗?我可不想回炉,怕啊。”

“怎么不知道,你以为那些我都没经历过的啊,师父揍人那时候最狠,打你们都是轻的,师父怕你们会记恨怹有时候都是让我代劳的,我要是罚轻了,回头师父要找我算账的。”许松其实也不想那么凶的对他们。

“所以您要是帮我回炉,我父亲还得找您,您就别逗我了。”萧泽鹏说道。

“小时候恨我吗?”许松问。

“不打不成材啊。”萧老师说。

“问你呢,恨我不?”许松接着问。

“还好。”萧泽鹏微微笑着。

“还好,就是恨过啊。”许松笑着,弄的眼前家伙有些不好意思了。

“哎呀,松哥,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萧泽鹏赶忙拿起茶杯又喝了好几口。

“你们两口子以后有了孩子,揍不揍啊?”许松问。

“必须不揍啊。”萧老师这话回的快。

“这话我记着了,看你能不能做到。”许松说。

“我只能做到我不打。”萧泽鹏马上找补了一句。

“那就是说我们几个人,还能助攻一下呗?”许松这话接的快。

“几个人?哪几个?”

“我,你哥,林峰啊。”许松回。

“这个以后再说吧。”萧泽鹏说。

“怎么,不行啊?”

“没有,只是你们打人都太疼了。”萧老师一脸的尴尬。

“我们仨谁打的最疼?”许松这问的好问题啊,弄的萧泽鹏脸红的啊,“你们打的都疼,没有一个是不疼的。”

评论(22)
热度(19)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