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87 大写的尴尬

“你这一天天哭丧着脸,干嘛啊?”萧泽鹏坐在办公椅上,看着林阔天进了门。

“我这忙活了好几个礼拜了,才上道儿。”自从他开始做班主任以后,已经很久没有提前下班过了。

“这就累了啊?”萧老师轻轻说了一句。

“不过快熬出头了。”林某人的嘴角突然往上咧了一下。

“从你开始接手当老班,已经三个星期了,能令你欢呼雀跃的事情嘛,那就是,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期末考试了。”萧泽鹏伸了个懒腰。

“孩子们赶紧考完试,回家得了。”林阔天已经快烦死了。

“你还差得远啊。”萧泽鹏在心里默默嘀咕着,嘴里问道,“荆齐的状态还好吗?”

“没事了。”林阔天也挺心疼这个孩子的。

“那就好。”萧泽鹏舒了一口气。

“荆齐应该不会留下什么阴影。”萧泽毅在基地的办公室里,给好兄弟打着电话。

“他没事的,你瞎担心什么。”林峰拿着手机说道。

“我不是怕这小子要是有了什么阴影,自己打心里过意不去吗。”萧泽毅嘟囔了一句。

“又不是你的错,这种事情发生的太寸了,再说了,你已经好好照顾她们娘俩了。”林峰开导着。

“嗯,李木子也没怪我。”萧泽毅想了想。

“好了,别瞎琢磨了,我好不容易从师父那儿得来的一天调休,可不想都跟你打电话用了。”林峰看了看表。

“切,这大早上的你就开始嫌弃我是吧?”萧泽毅说。

“成了,先挂了啊,我还有事。”林峰说了几句就挂了,此时的他穿着便装,在张扬工作的学校里转悠着,手里看着自己刚才校领导那儿拿来的时间表和徒弟的课程设置。

“得亏师父给面子啊,我才有机会再来看看。”林峰自言自语地溜达着。

上午的课,已经开始了,林峰在四处找教室中,好不容易找到了,他在胸前别上了一个牌子,那是在校领导给他的,为了方便他四处走动,四处围观上课。

还好,这学校里有有些教员是认识他的,毕竟林峰来给这些人上过培训课。

徒弟的课,在第二节,先在教室里讲理论,后去场地讲实操,林峰一路看下来,并没多说什么。

张扬则是在看到自家师父的时候,话都停顿了好几句,瞬时睁大了眼睛,露出了些许惊诧的表情,这让在下面听课的同学们,有些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纷纷一边听课,一边四处张望。

林峰不禁摇了摇头,继续旁听。

当一节大课上完以后,张扬看着同学们一个个的走光了,自己才上前去打招呼,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了。

林峰走上前,瞥了一眼,“还没记下来,非得照着教案念吗?”

这话说出来,让张扬的脸红了,“对不起。”

“我没事就来看看。”当师父说的云淡风轻。

做徒弟的内心忐忑,自己在后面跟着怹走,都觉得师父走路带风,可怕的很。

“说话讲太快,你不觉得累吗?适当匀速就好,讲太快,学生有的不愿听,讲太慢,课程要是无聊的话,就该打瞌睡了。”林峰随便说着什么,他还是放心不下这个徒弟,才来看看的,没想到这家伙见着自己的样子是那么的怕。

“我记下了。”张扬马上说。

“你上完这课,今天就没课了,接下来,你是怎么安排的?”林峰停下了脚步。

“训练,旁听其他教员的课。”张扬回。

“带我去你办公室。”林峰的语气并不轻柔。

“好。”徒弟带着师父离开了教学楼。

过了一会儿,林峰坐在张扬的办公椅上问:“说说你是怎么旁听的?”

“我跟教课好的教员说好,我去做助教。”徒弟回。

师父马上问:“是不是光打杂了?”

张扬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开口来了一句,“是。”

“你是嫌我上次没带够你啊?还是你自己非想去给人家打杂啊?”林峰的爆脾气马上就要爆发了。

“对不起。”张扬张嘴就是道歉。

“对不起管用啊?”林峰本来今天来,看着张扬上课上的比上次好的太多了,自己心里挺开心的,但是这位师父在见到徒弟的时候,还是选择拉下脸来,批评这小子做的不够好的地方。

张扬站在那里浑身不得劲,不敢再多说了。

“你为什么对自己那么没底?是你自己教的不够好吗?不是!是你自己认为自己教的不好!”林峰起身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那些教员实战经验有你丰富吗?没有!你为什么不结合自己的特色讲课!”林峰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抬脚就踹。

“师父。”张扬被踢的差点没跪地上。

“打杂的活儿,谁不会做!我就问问你!你要想做,你给我天天打杂啊?”林峰真是气的不轻,今天他本来没想打人的,但是听到自己徒弟给别人去打杂了,心里那叫一个不好受。

“有什么是他们做的比你好的,非让你去这么做?”林峰问。

“一位校领导的旧相识,点名让我给他做助教,嘴上说着是校领导让他多照顾我的,可实际上就是想看看我,都会什么罢了。”张扬说着实话,“这人看我还是有能耐的,现在多少在帮着我。”

“还有呢?”

“还有之前在学校找茬想揍我的人,我去给他做助教了,目的是缓和矛盾,我给他台阶下,毕竟人家比我在学校时间长,我做个样子给他面子,他爽了以后就不会找我麻烦了。”张扬也有自己的苦楚,毕竟想要在这里立足,又是当枪匹马的,不是那么容易。

“下回,不需要了。”林峰知道徒弟这么做都是迫不得已的,但是,他还是不让这小子再这么做了,“这俩人,你这么做有你的道理,剩下的人,你不需要再这么做了,听见了吗?”

“听见了。”张扬知道自家师父不忍心了。

“还有啊,上课你就好好上课,看见我来了,你是什么表情!”林峰凶了他好几句。

张扬站在那里有些尴尬,被说的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感觉自己的小心思都被自家师父看穿了,那种感觉不好受啊。

“我这么说你,你不高兴了?”林峰这话再次说中了徒弟所想。

“没有。”张扬这个尴尬哟,没脸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写完的教案,是让你死记硬背的吗?”当师父的又开启了训人模式。

“不是。”徒弟这脸红的啊,他今天做的错事儿全被怹看在了眼里。

“觉得无地自容了?”林峰这话说的,让张扬老实回了个,“是。”

“我知道你怕这边没人指导你,帮你,你才去搞定那俩人的,但是,你也不能事后跟我说吧?”师父喝了一口水。

“我是想说来着,但是觉得事后告诉您好些,事前告诉您,您不会让我这么做的,我知道您护犊子。”张扬一脸的不好意思。

“事后告诉我,反正已经做好了,你也没想过瞒着我,只是晚一点告诉我,这就是你想的对吧?我要是问了,你就这么回,反正,你想过,我只是让你不能瞒着,早说晚说都没强调。”做师父的真是太了解徒弟了。

“是。”张扬真的觉得太尴尬了,让自己都不敢去看怹了。

“在这儿钻空子,是吧?”林峰招了招手,徒弟走了过去,他能看见张扬微微侧了侧身子,一副害怕的表情,但还是努力的站好。

“师父,我下回,不这么做了,真的。”徒弟背对着怹。

“还想有下回啊?”林峰抽出皮带直接招呼在了他的屁股上。

“嘶....没有了。”张扬连忙回。

“非得让我把话,给你说死了是吗?”当师父的真是上手就是揍。

“对不起,我不该瞎琢磨。”徒弟硬挨着。

“有事了提前告诉我!自己琢磨完了,办完了告诉我管用吗!像这种事,提前告诉我,商量一下有什么不好的!你是不是在外面习惯了一个人做主意了!明明不用你自己那么委屈,为什么要用!”林峰直接站起来踢了张扬的膝窝,踢的他半跪在了地上,手上的皮带直接抽在了身上。

“我之前跟你说过,不许逞强,不许委屈自己,你都当没听见是吧?”当师父的心里有一股火儿,徒弟干脆撑在了地上,等着挨揍。

“我没有,我只是去做了助教,打打杂。”徒弟越说越小声儿。

“你千辛万苦来应聘,做了老师,就是来给人家打杂的?”林峰手上拿着皮带点着张扬的脑袋。

“刚进校,不都是给教授做助手吗,上课的时候。”徒弟嘟囔着。

“你以为当初,我们能那么轻易的,就让你去应聘啊?我们是看好了学校给出的条件才让你去的!我们都说好了,之前你外派出去的代课经验和之前在BU队的代课经验都是算数的,懂吗?”林峰说了实话。

“懂了。”张扬回。

“为什么说这两次给人家做助教的事足够了,是因为是个铺垫,特SHU人才特SHU培养,过段时间再来个考HE,你就不用再给人家做助教了。”林峰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了。

“原来师父全都懂,包括我的心思和打算。”张扬说了一句。

“你以为呢!”林峰拿着皮带就往徒弟的屁股上抽,连着抽了好几下。

“嘶...师父...嘶.....您别生气了。”张扬撅好了屁股。

“不挨揍,你是不是跟你师弟似的,难受啊!”林峰抬脚踹翻了徒弟。

“师父,您消消气。”张扬重新撑了起来。

“你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林峰超狠的抽了一下,“起来。”

张扬马上站好了,“对不起。”

“以前你在外面用那些招儿,肯定没少受苦,受委屈,现在,我能关照一下你了,你还不给我机会啊?”林峰用皮带敲着徒弟的屁股。

张扬听着师父把这话说出来的时候,心里好难受,自己看着怹,只是不停的道歉,他不怨师父今天揍了自己,反倒是他,一边埋怨着师父对他不怎么上心,一边不给师父关照自己的机会,到头来,是他自己的不对。

评论(13)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