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88 随便与随变

张扬有些尴尬地站在办公室里,低着脑袋用余光瞄着师父,他不知道该怎么与怹独处。

房间里只有表的滴答声,林峰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徒弟,这家伙刚挨了几下,一副想去查看伤又不敢的样子。

“师父。”张扬叫了一声儿。

“说。”林峰拿起桌子上的教案随便翻看着,不一会儿便走到徒弟身边,一通揍。

张扬不知道为何会挨打,拼命忍着疼也不敢躲,老老实实挨着。

林峰不喜欢解释,不喜欢多话,拿着教案摊在了徒弟面前,“去看人家怎么教课,不是叫你去把人家的课程设置复制粘贴到你这个本子里!是要你自己去想怎么去教,怎么做课程安排!”

“你是为了省事儿,还是认为自己不会教,先用着别人的再想自己的?”张扬看师父把自己的小心思看透了,索性点点头。

“你现在在这儿想,在这儿写,重新写一份新的给我看,就做明天的教案给我。”林峰这脾气大的很,眼神狠狠瞪着徒弟。

张扬接过师父手里的本子,四处寻么着可以写字的地方。

“这不是有办公桌吗?你站在我旁边写。”林峰一把把徒弟揪去了桌子旁,自己坐在了椅子上,张扬惨兮兮的站在了旁边。

“快点写。”林峰顺手拿了桌子上的尺子,拍上了徒弟的屁股。

张扬真是好久没有这么尴尬过了,脸红的直发烫。

“犹豫什么呢?赶紧写。”林峰才不管徒弟怕不怕自己,依旧拿着尺子抽屁股。

张扬只得开始提笔写教案,边写还不忘回头看看师父的手,是不是在自己的屁股附近。

“看什么看,赶紧写!”林峰一点不留面子,直接揍了一巴掌上去。

“嘶.....”徒弟疼出了声儿。

张扬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了以前,然而现实中的疼痛感,又把他拽回到了现在。

林峰就是要这么逼他,逼着他快速适应,逼着他能尽快成为一名合格的教员。

张扬写着教案,写了将近一个小时,当他拿给自家师父看的时候,那紧张的心情,林峰是看的出来的。

“逼着你,你就能写出来,现在,你看看你,还用得着人家的吗?”林峰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用不着了。”张扬回。

“为什么不自信?”当师父的一脚踹出去了。

“呃......对不起。”徒弟没想到怹踹的那么狠。

张扬已经有很久没被师父这么管过了,这种感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那时的他还年少,陌生的更多的是,现在的他早已结婚生子,有些拉不下面子。

这尴尬的氛围让他无所适从,内心的挣扎,内心的忐忑,都在一分一秒中煎熬着自己。

林峰看出来徒弟在做思想DOUZHENG,索性坐在那里,看这家伙如何抉择。

张扬仔细回想着,这一段时间发生过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有师父默默地付出,有自己对怹的不信任,还有大师兄和小师弟说的那些话。

“好好想想,咱还适不适合成为师徒,我知道我做的会让你有些无法接受,对于现在的你来讲。”林峰一字一句慢慢的把这些话说出口。

张扬笔直地站在那里想着,可能是他自己离开师父的时间太久了,一些事情可能对于大师兄和小师弟来说,是经常不能再经常的事儿了,而对于他本人来讲,则是需要去适应的。

一个很久没被管过的人,当再被管的时候,会抵触,而这种抵触的心理,会让他觉得越来越尴尬。

“我不强求,一切由你来决定。”林峰说。

张扬回过头,看着师父,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此时的他,不知道要说什么,慢慢地一个人蹲在了那里,泣不成声。

林峰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着徒弟在做感情上的宣泄。

张扬像是把自己这么久,所经历过的委屈都哭诉出来了一样,这是他第一次在师父面前哭的那么惨。

林峰还是什么话也没有的看着徒弟,他知道有些坎儿得徒弟自己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扬不再哭泣,用手擦着泪水。

“悲伤得让人看到,憋着憋成气球会ZHA的。”林峰终于说了一句话。

有师父什么感觉,没师父什么感觉,张扬会不知道吗?他一再认为离开了师父,再回来的时候会很快适应的,然而呢,在怹这些天那么管,那么揍的时候,他是真的适应了吗?

“你还愿意,放下你的包袱,放下你的自尊,放下你的面子,回来吗?”林峰的这句话,简直戳中了徒弟的心窝。

在外闯荡那么久,突然间回来了,还要挨揍,挨骂,这种事儿,换个人的话,想都不用去想,就会选择离开,然而,张扬却在犹豫不决。

“淘汰,是要分阶段,还要过心理关的,这些你懂的,你知道自己现在走的是最后一步,我也知道。”林峰说这句话的时候,就那么看着徒弟的眼睛。

张扬知道师父不会强留人,也知道自己最后的抉择,无论是什么,怹都会尊重。

这段时间我们的张扬,会觉得在被林峰说过以后,尴尬的要命,这是因为他在外面待太久,已经习惯了被表扬。

现在他在面对批评的时候,多少会有些小情绪,这就是林峰问的,能不能放下包袱,放下自尊,放下面子。

“师父,我不想离开您。”张扬淡淡的说了一句。

“以后,别矫情。”林峰只说了这一句话。

“师父,留些时间给我适应吧。”张扬耷拉着脑袋,顿了顿接着说:“我怕您再也不管我了。”

林峰知道有些人,说着喜欢被严格要求如何如何,但到头来真正接触到的时候,才明白,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然而这些人,纷纷会选择离开。

但是,张扬不会,他以前希望师父可以多关照自己,现在的他在得到这些的时候,虽然多了一些不知所措,但还是打心底里不想离开怹。

“顶多再适应一个月,要是一个月以后还这样,别怪我揍的你起不来。”林峰恢复了冷面孔,仿佛刚才淡定看着徒弟痛哭的人不是他一样。

“是。”张扬答应了。

“走,跟我去找你给人家当过助教的人。”林峰站了起来。

“师父,别去啊。”张扬小声儿嘀咕着。

“你说什么?”林峰走近了问了一句。

“别去吧。”徒弟鼓起勇气说大声儿了一点。

“不去你在这儿等着我。”林峰说完就走了。

“师父,我去,我去,您等等我。”张扬没想到怹走的那么快,自己赶紧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师徒俩就站在了训练场上,那个曾经找过张扬茬儿的人已经下课了。

这个人,在林峰的培训上也露过面,大家都认识,所以我们这位做师父的人就开门见山了,“谢谢你还想着照顾一下初来乍到的新教员,我作为他的师父,特地来谢谢你。”

“您这是哪里的话啊。”此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还请你以后,多照顾接下来的人了。”林峰这话摆明了就是不让他再找自家徒弟做助教。

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什么,张扬站在旁边也不搭话,等师父说完了,自己跟在怹身边走了。

“他弟弟还要进基地训练呢,他要是敢得罪我,这关系还怎么处。”林峰这么说了一句话,“有些人,以为你没靠山,可劲儿欺负你。”

“师父,我都处理好了。”张扬越说声儿越小。

“你这叫处理好了啊?”林峰停下了脚步,瞪着徒弟。

张扬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中午吃什么?”林峰没去理他。

“随便。”张扬说了一句,马上就能感受到师父想揍他,但是把脚收了回去。

“你说的啊,随便,老板,给我拿一根儿随变。”此时的他们已经走出了学校,站在一家便利店里面了。

“谢谢。”林峰一边微笑着拿过冰棍儿,一边递给了徒弟,“拿着,这是你的午餐。”

张扬乖乖接下冰棍,跟着怹走着,一会儿的时间,他们进了一家餐馆,林峰自顾自点着餐,完全没搭理身边的人。

师徒二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了,张扬一副呲牙咧嘴的样子。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菜上来了,林峰说话了,“你的午餐是随便,这是我的午饭,你别吃啊,一会儿下午我带你训练。”

“师父,我说错了。”张扬一脸吃瘪的样子,林峰连看都不看,自己吃的挺香。

“师父,我说错了。”徒弟一脸的无奈,看到怹瞪了自己一眼后就再也不吭声儿了。

过了半个钟头,进餐完毕,林峰带着徒弟走回了学校。

“活动活动,跑个圈儿,一会儿练练功。”林峰说完找了一处阴凉坐下了,看着徒弟在操场上一圈圈儿的跑。

跑步这事儿得看师父的心情,怹喊停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要是不喊停只有接着跑了。

林峰此时的状态是看看魏宇和左帅在干嘛,在他们的群里发一张张扬在跑步的照片上去,观察他们在说什么。

魏宇直接点赞,并无二话,左帅跟风也点赞,然后偷偷私信问师父,是不是欺负他师兄了。

“我没有欺负他。”林峰这么回答道。

“师父,不要太想我跟大师兄,您在小师兄那儿好好待着啊。”左帅发了一段儿语音过来。

林峰点开听了听,竟然被逗乐了,“你是不是皮痒?”

“没有啊,小师兄可想您了。”左帅在耍滑头。

林峰回了一句,“我现在就想你。”

“师父,好好带小师兄训练,想我的话,给我做糖醋排骨呗?”左帅说。

“你就知道吃啊。”林峰被小徒弟逗笑了。

“嘿嘿嘿。”左帅回了仨字儿。

评论(7)
热度(21)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