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1.3 除名

“叔叔们好。”林岩怯生生的打着招呼。

“你怎么来了?”唐军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我爸说让我来这儿挨板子。”小小林一阵难受。

“多少啊?”孟辉问。

“二十。”林岩说了一句。

“成。”孟辉说完,给这小伙子讲着规矩,好不容易都弄好了,却是真的要开始揍了。

趴在上面的小小林真的好害怕,当第一下打在自己肉上的时候,他疼的吼了一嗓子,挣扎着想起身,奈何不住被捆在了那里。

“小子,咬着这个会好些,别喊了,嗓子会坏的。”唐军拿了一个小木棍让他咬着。

板子的威力真的很大,林岩在挨到第五下的时候,就感觉自己撑不住了,原本他的伤就没好过,现在只不过是伤上加伤。

孟辉和唐军看看这家伙屁股已经无从下手了,就换了地方打,直接打在了大腿上。

林岩现在感觉超无助,很像被捆在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好不容易,二十下打完了,小小林却迟迟不想动。

“起来吧,把裤子穿上。”唐军说。

林岩把嘴里的东西吐掉了,才慢慢起来,内裤哪儿是那么容易穿的,屁股和大腿被打的肿肿的,与内裤一摩擦疼的一哆嗦。

“你们这期你是第一个来领板子的。”孟辉笑了笑。

“我父亲说该让我尝尝板子的滋味了。”小小林苦着脸穿上了裤子。

“林家人和板子都是好朋友,早点熟悉,对你有好处。”唐军说着。

“谢谢您提点。”林岩懂事的说了辛苦了才回宿舍。

“爸。”小小林拉开了门。

“给我看看。”林峰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林岩关好门,把衣服TUO了,自己趴在了沙发沿上。

林峰趁儿子不注意,一皮带抽在了红肿的屁股上。

“嘶…”林岩疼的躲开了。

“跑什么?”当爹的训着儿子。

“对不起。”小小林好委屈,疼了怎么会不躲呢。

“我不管你有多疼,都要忍着,不许动。”林峰的要求很不讲理。

“呃…”林岩的屁股上又挨了一下,这回他还是挪了一下。

“让你动!”当爹的皮带狠抽了几下下去,终于把儿子的屁股打的更肿了。

“我错了。”小小林脸色苍白,疼的直抖。

“明天早上我会安排训练给你,回去吧。”林峰没再多看儿子一眼,林岩可怜巴巴的说了声再见。

当爹的看了看自家长子的背影,轻轻笑了起来。

走在回宿舍上的小小林,放慢了脚步,直到在路灯下,看见了一个人,才加快脚步往前走了走。

“叔叔?”林岩有些小惊讶。

“饿了没?”林飞问。

“啊?不饿。”小小林刚说完,肚子就叫了。

“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当叔叔的白了一眼侄子,林岩不好意思的笑了。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再折腾一下就该把舍友吵醒了。”林飞一边说一边看着他,“回宿舍取个换洗衣物什么的,来我宿舍。”

“好。”小小林答应了。

当叔叔的见侄子没有反对,自己才朝宿舍楼走去。

过了一会儿,林岩敲开了门,“先去洗个澡,把衣服搁洗衣机里洗了,等晾干了我再给你。”林飞在厨房里正在热饭。

“好。”小小林赶忙去了浴室。

“这小子来了啊?”西门子梒打开宿舍的门问了一句。

“对啊,你没看我在忙活。”林飞在厨房里挥舞着铲子说。

“为了侄子,你也是拼了哈。”子梒笑开了。

“那可不是。”林飞热好了饭,端去了客厅。

过了一阵子,林岩洗完澡出来了,当他看见客厅里又多出一个人的时候,赶紧打了招呼。

“吃饭吧,一会儿让子梒给你看看。”林飞知道这小子没少遭罪。

“嗯,我没事儿的。”小小林有些害羞。

“就照你爹的练法儿练下来,撑的住的人可没几个。”子梒补了一句,林岩这脸红的啊。

“快吃吧。”当叔叔的知道侄子早就饿了。

此时的小小林也不顾忌那么多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林飞看着他的样子,马上想到了以前,忽然觉得,自己有那么苦,也没那么苦。

西门子梒这边已经开始准备了,等着林岩吃完饭休息够半个小时才给他一点点的治伤。

“疼吧?”子梒看到他的伤就觉得后背发凉。

林飞扫了一眼,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挨打的时候别躲,越躲挨的越多越狠。”

“嗯。”现在的小小林满头是汗。

当叔叔的一看就知道有些揍,本来不必挨的,“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这一句简单的话,看似随意,但饱含了太多太多东西。

一大早,一如既往的出早操,训练,林岩更加深切的体会到了父亲是一个多么冷酷无情的人。

他会被父亲从地上拎起来,一路拖到泥泞不堪的泥潭里,只被要求做前扑和后倒。

他会被父亲一脚踹在地上,也会在生病时争取不到休息的机会。

小小林无数次在心中反问自己,“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父亲在他心中早已变成了另一副模样。

林峰在训练上,从来不听儿子补充的话,林岩受了委屈的样子,当爹的怎么不会看在心里,他就是要让自己的孩子变成内心强大的人。

在训练间歇的聊天中,大家都在聊天,说着想家,想父母,说着在家的趣事儿,反而到林岩和萧宸这边却说不出个一二三四来,在他们的眼中,过去与现在都一样,该面对的人们,也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前辈们,在这些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在人群中,会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

这一天,当林晁出现在训练场上的时候,林岩看到了父亲对爷爷的敬畏,也知道了,在这个环境下,没有什么亲情,只有上下级。

当老爷子走过自己孙子面前时,甚至连看都没多看一眼,这让小小林有些许失望。

整个儿训练过程,林晁站在那儿从头看到尾,当队员们被带走时,老爷子才把孙子留了下来。

那个场地里,只有他们三代人,谁都不先开口,默默地站着。

“小子,你也能独当一面了啊。”林晁看着孙子说着,这话怹可从来没跟自己儿子说过。

林峰看父亲对林岩喜笑颜开,自己感觉像是看错了。

“我会加油的。”小小林回了一句。

隔辈亲好像是这么来的,这爷孙俩和气融融,林峰在旁边也不好插话。

“行了,去吃饭吧。”林晁前一秒还在笑脸,在对着自己儿子的时候,立马冷下来了。

“那边的那个训练,还要再加强,难不成等他们去送死吗?”老爷子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他。

“对不起。”林峰立马道歉。

“你是有什么顾虑吧。”林晁说了一句,“你不用再过渡了,已经可以做了,林岩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该锻炼的必须得在现在全部办妥。”

“是,长官。”林峰的下意识回话竟然不是父亲。

“不用拿以往的考量,这批直接加量,练完直接去做任务,没有什么缓和的余地。”林晁这话说的够狠了,“萧霖和游逸飞也是这么个意思。”

“是,长官。”林峰自己在心里琢磨着。

“你们不是都这么出来的吗,你怎么显得这么忧心忡忡。”其实新队员入队培训后再上岗,只有在他们自己人的子嗣上,才会让他们直面现实的ZHAN况,基地的高层谁都知道当年是林峰护着林飞,才没让他去。

“护,不能再护了。”林晁这话说的很决绝。

“是,长官。”林峰马上回了一句,在他们父子俩的对话间,好像这个做儿子的回复总是那么单调。

“还是改不了口吗?”林晁看向了儿子。

“对不起。”林峰又是下意识的道歉。

“罢了,罢了。”老爷子转过头,说着别的。

上午的训练,西门子枫陪着游逸飞和萧霖来视CHA,就这一天,大BOSS们全来齐了一遍,不断强调要再加量。

到了下午的训练果然更残酷了,每个人都吃不消了,等到晚上休息的时候,大家沾枕头就睡着了。

新一天的训练,只会更难熬,现在要求的已经是全员穿戴装备了,林岩和萧宸会额外加上沙袋。

这天每个人全部负重进行着拉练,走到一半儿的路程的时候,林峰忽然改了注意,直接把队伍带去了靶场。

每个人拿个步木仓一字排开,装好弓单就击发。

林峰在旁边一边看,一边听打完了的报靶声儿。

大家都快打完了,就只差一个人趴在地上,迟迟未动。

林峰走过去询问情况,对方站在那里,害怕地不敢答话。

“怎么回事?”林峰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报告,打不了。”这个瘦子回。

“为什么?”林峰一眼看出有猫腻儿

“我…我…把木仓拆了。”瘦子一脸的慌张。

“给我。”林峰一把拿过了木仓,拆开一看,竟是空壳,“里面的那些零件呢?复进簧呢?”

“在基地。”瘦子唯唯诺诺的回答着。

“你背来一个烧火棍啊?”林峰用眼神狠狠瞪着他。

“对不起,长官。”瘦子一脸的愧意。

“除名!以后别想再踏入基地半步!现在找人带你去做手续。”林峰要是搁以前可能就会直接动手了,但是现在的他觉得打一个没什么交集的人,有什么用呢。

“长官,我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瘦子哭了,他真的不想离开这里啊,好不容易经过层层筛选才走到今天的。

“没有了!”林峰吼着。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你就看着他们挨罚就好了。”林峰看了一眼他,随即让剩下的队员开始做体能了。

瘦子不忍心ZHAN友们因为他而受罚,自己连忙也跟着做了起来。

“谁让你做的?起来!”林峰一把把他拎起来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基地就派人把瘦子接走了。

众人的惩罚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停止,林峰现在真的超级生气,看着做不下去体能的人就一脚踹翻。

“木仓是你们的朋友,木仓在,人在,形影不离。”萧泽毅来回在队伍中穿梭。

许松则是认为罚的太轻,拉林峰他们几个教官开了个小会。

会开完了,林峰让他们整理着装跑回基地,几位教官则坐着车提前回了。

“哥,这事儿得往上BAO。”林飞有些担心了。

“我知道。”林峰很是淡定。

“哥,还是我去吧。”林飞真的害怕老爹的脾气一上来,就不好收场了。

“没事的。”林峰轻轻说了一句。

在车上的其他教官,也知道这件事很严重。

“老爷子那边,恐怕不好过关啊。”萧泽毅说了一句。

“这小子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许松教过那么多人,也没碰到过这么个奇葩啊。

“哼。”林峰还在生气。

西门子梒则是看着窗外,他并不想插话,这件事严重到没有下一步。

作者有话说:
1.多多写评哦。
2.不提供TXT文本。
3.你们的作者得肺炎了,在治疗中,不要催文哦,咳咳,一直以来都谢绝催文,谢谢合作。

评论(14)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