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1.4 仨BOSS开挂了

当一行教官来到会议室的时候,就算这些人经历丰富,但也还是心头一颤。

林峰站在门口敲着门,随着一声儿怒吼,“滚进来!”

门被打开了,会议室里,三位大BOSS全部到场了,坐在座位上,看着他们一个个走进来,笔直挺拔的站在怹们对面,站成了一排。

“这就是那把烧火棍?”游逸飞率先开了口,手指着林峰手里的步木仓。

“是,长官。”林某人的回答很是简洁。

“这个问题,基地可是头一次见啊。”萧霖仔细看了一眼,看向了眼前的一批人。

“对不起,是我的疏忽。”林峰又在揽错了。

“若不是你,这个问题还发现不了,怎么就是你的错了?”林晁站起来,拿过长子手里的木仓,仔细看着,走回了座位上,拿给了其他俩人看。

边儿上的游逸飞手快,把木仓拆开看了看,拿给边儿上的人看,“还真是拆没了,轻了不少。”

“零件呢?”萧霖问。

“在队员宿舍。”林峰答。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喊报告。

“进来。”林晁开口了。

进来的人是西门子枫,他手里拿着零件来了,一把放在了桌子上。

“人呢?”萧霖问。

“助教们带着队员们做体能,他带着我拿了零件,我就让其归队训练了。”西门子枫回。

“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事情,说你们没疏忽?还是有?”萧霖这话说出来,底下的人连忙说有过错。

三个大BOSS悄声说着什么,最后,林晁站出来了,手里拿着木仓朝着长子就是一木仓托,狠狠砸在了自己儿子身上,林峰强忍着疼痛硬挺着,周围几名教官统统被吓了一跳。

第二下砸下来的时候,林峰的脖子已经是青筋暴起了,冷汗直流,众人听着都觉得疼。

第三下林晁直接砸在胃上,疼的林峰半天没缓过来,脸红着,死死攥着拳头硬挺着,他早已是满头大汗了。

林老爷子用手里的家伙,揍向了萧泽毅,这一下,死疼死疼的。

第二下,林晁换了手法,揍的萧泽毅脸色苍白,也不敢言语,紧跟着打出来的第三下,弄的萧某人觉得自己快疼死了,怎么也撑不住的感觉。

好在怹走向了许松,众人现在这才明白BOSS们的悄悄话说的到底是什么,无非就是说一下,怎么处置自己人罢了。

许松挨完第一下,差点儿没往后退一步,好在是忍住了,挺了挺胸挨第二下,林老爷子用刁钻手法直接砸在胸上,弄的他皱着眉头,硬挺着,第三下直接拿木仓去抡膝弯处,差点没把许松打跪在地上。

林飞看着前面的人挨揍,自己心里明白,父亲揍他不会比揍兄长的轻,果不其然,第一下仅仅砸在胸上,就让自己喘不过气了,他赶忙调整着呼吸,好挨第二下。

林晁走到次子后面,用木仓直接砸向了后背,林飞疼的冷汗直流,当爹的没等儿子缓过来,接着揍了第三下。

疼,真的很疼,林飞的冷汗留在了脸颊上。

下一个挨打的人是西门子梒,林晁有意打在了胳膊的麻筋上,疼的子梒没敢吭声儿,他现在整条右胳膊都是麻的。

第二下,林老爷子打在了大腿的麻筋上,那疼痛感十足。

第三下直接用木仓托砸在了胸上,子梒狠狠调整着呼吸。

林晁走到了西门子枫的身边,直接砸了下去。

老爷子有意朝着麻筋儿砸,砸中了,子枫狠狠咬着嘴唇,不吭声。

第三下砸的最狠,光是听声儿都觉得超疼。

萧霖手里拿的是比较短的软鞭子,众人看见这个东西的时候,内心深处真的是不想挨上。

无可奈何,怹走到了林峰的身后,直接一鞭子抽在了屁股上,这疼痛感十足,林某人挨完了并没躲,反倒是手扶在桌子上,把屁股撅起来了,第二下,萧大BOSS打的彻底,顺手把第三下抽的更疼了。

后面的人一看是这么个意思,纷纷撑在了桌子上,萧霖打自己长子那叫一个狠,鞭子抽在身上的声音都不一样了,只见三下全都挨完的萧泽毅仿佛身体被掏空。

当师父的打徒弟,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萧霖嫌许松的屁股撅的不够高,用尾部敲了一下,徒弟马上做着调整,师父才开始动手揍,第一下,绝对的狠,疼的他仰起了头。

萧霖没给许松什么缓和的余地,正抬手准备抽的时候,徒弟打了一个冷颤,当师父的加上了一个转腰的劲儿,抽在了屁股上,只见他的屁股蛋子轻轻颤了几下,第三下抽下来了,打的许松疼弯了腿。

林飞老实撑在那里,萧大BOSS真的手劲儿不小,连着三下抽下去,打的他的屁股火烧火燎的疼。

“跟你哥,好好学着。”老人家知道林峰为了林飞付出了多少,怹都看在了眼里。

“是,长官。”林飞回答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萧霖的第一下,并没有打在西门子梒的屁股上,则是打在了,林晁打过的胳膊上的麻筋儿,第二下依旧打麻筋儿,直抽大腿,第三下,才狠狠抽在了屁股上。

“一人犯错,全体挨罚,打你冤吗?”萧霖问着西门子枫。

“不冤。”子枫习惯了,自己撅起了屁股,萧大BOSS打他也够狠的。

“官越大,责任担当越大。”萧霖提点着他,西门子枫应了一句,屁股上马上又挨了一下。

第三下,萧老人家直接打在了重叠的地方,弄的子枫疼红了脸。

游逸飞接过老兄弟手里的软鞭子,就往林峰的后背上招呼,“规矩没忘就好。”打完第一下的游大BOSS说。

“不敢忘。”林峰强忍着疼痛回答道。

“以后要更加仔细检查。”游逸飞打的痛彻心扉,弄的林峰的回话都是沙哑的。

“是,长官。”第三下挨完,林峰的汗水浸湿了头发,这像是又回到了小时候,那疼痛的感觉,打在肉上的惩罚是那么的刻骨铭心,一把便把他抓回到了以前的回忆中。

游大BOSS看着眼前的孩子们长大成人,一个个成了基地里的中流砥柱,现在再打他们的时候,其实饱含了许多许多,谁说他们三个大BOSS不心疼呢,可基地的规矩素来就是这样的。

林飞站的挺拔身姿,在挨了第一下的时候,就疼的攥着拳头。

“别怕你哥,这是多好的学习机会啊,趁着林峰在你身边,多沟通多交流,别怕。”游逸飞这话一说出口,弄的林飞红了眼眶,半天才回话,在基地,谁不知道谁啊,老爷子们有时候话不多说,但是心里跟明镜似的。

游老爷子的第二下和第三下,抽在了林飞的后背上,后背肉簿,挨打疼的很。

“他们知道你学医的,打你麻筋儿,你也是,教子豪怎么还舍不得罚,那俩是在提醒你,再那么心软,挨打的人还是你啊。”游逸飞一鞭子抽在了子梒的屁股上。

“是,长官。”西门子梒最近才接到了指示,让他带侄子训练,好参加下一轮的外派。

“舍不得罚,你是想让他送命吗?”游大BOSS这下打的狠了,子梒咬着嘴唇好半天,才应了一声儿。

又是一下,终于打完了,西门子梒内心舒了一口气。

“你那么忙,教你儿子的事儿,让子梒去做最合适,父不教子,好不容易融洽的关系,别因为这个又生疏了,孩子马上就外派,让他记着你的好。”做师父的也是用苦良心了,怹还是怕徒弟不理解自己。

“我懂您的意思。”西门子枫连忙回了一句。

游大BOSS点了点头,并没再多说什么,抬手给了徒弟一鞭子。

第二下打的西门子枫青筋暴起,忍痛忍的是真辛苦啊。

当师父的手劲儿在面对徒弟时从来不是留着的,能打多疼就有多疼,这第三下,光听声儿就够了。

“拆零件的人会被除名,送回原单位,我们这边派人拿着这些前去说明,并且要求他们单位要自省做JIAN查,咱们这边也一样,先留他做内部JIAN TAO,再送回去,反正大大小小的会都要开。”林晁说完,萧霖接着说:“你们回去了,好好记着疼,写JIANCHA交给我们。

“队员们罚完体能,该领板子的领板子去,该写检CHA的写检CHA。”游逸飞说了一句,底下的人回答很整齐。

“这个,先放我们这儿,我得现在去找他们单位一趟去,说说这事儿。”林晁的气还没消。

“我先去看看他们准备外派的训练怎么样了,子梒,每天晚上给家豪加的一节训练课,你该怎么上怎么上,别有顾虑,今天晚上我看你表现。”游逸飞说着。

“是,长官。”西门子梒答应了。

游大BOSS这才率先离开,林晁也算账去了,留下萧霖拿着训练的这些事儿,训着他们几个教官。

评论(10)
热度(21)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