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1.5 自己选的疼就别喊痛

别以为萧大BOSS的训话会那么轻松,现在在会议室里的教官们统统蹲着马步,手臂向着前方抬的笔直。

“能有这种情况发生,还是你们带的训练不够严谨!”萧霖站在前面训着。

林峰此时的冷汗直流,一点点浸透着衣服,萧泽毅等人也好不了哪去。

“你俩!要再严!别以为前面有你们的前辈顶着,你们就轻松了!”被说中的是林飞和子梒。

“对不起!”两个人一起道歉。

萧霖拿着软鞭子直接抽上了林飞的大腿,“给你安排到这儿,是让你做教官的!不是让你做助教的!搞清楚!”

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了,“你要是再畏首畏尾的,你们这些人还得挨罚!”

“是!”众人回答的声音很是响亮。

“还有你也一样!”萧大BOSS用鞭子指着西门子梒。

“是!”

萧霖训完了,让他们都站起来,几个人利索的起身,站的笔直,让别人丝毫看不出自己身上带着伤。

之前挨揍的时候,每个人都不敢喊疼,现在被罚的有些疲惫,也不敢松劲儿。

“行了,忙你们的去吧。”萧大BOSS放下了手中的鞭子,对他们摆了摆手。

当教官们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在强打着精神,说身上不疼是假的。

他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话,直接走去了训练场,集合了所有队员,带去了JUN法处,西门子枫则去了办公室,他要把手头上的工作完成。

“每人30,不算他。”林峰指着瘦子跟唐军说。

“好久没有打TONG堂了,这批新人胆子够大啊。”孟辉撸了撸袖子。

“先打这俩,打完了,他们好去训练。”林峰指着自己的儿子和萧宸。

这俩家伙二话不说,就TUO了裤子,唐军一看这俩后面的伤,又让他们把裤子穿上了,改TUO上衣了。

边儿上的队员们,看见这俩身上的伤痕,有点儿不可思议,明明他们一起训练,为什么队长和副队长的伤有那么多。

“他俩40。”林峰补了一句。

唐军和孟辉秒懂,一人打一个,揍起来了。

队员们站着看着,萧宸死死闭着眼睛,侧着脸,不停地在心里默念,“这个不疼,这个不疼。”

林岩这边咬着个棍子,都快把它咬折了。

几个教官站在旁边,看见瘦子冲出了队伍,急的不行,想拦住打下去的皮带,被萧泽毅直接撂地上了。

“你想干嘛?”林峰的脾气上来了。

“教官,别打他们,是我的错!”瘦子大吼着。

“这俩50。”林峰回头说了一句,队员们的心被惊了一下,瘦子被萧泽毅扽了起来。

“还求情吗?”林峰揪着他的衣领说着。

“打我吧!我的错!”瘦子大吼着。

“站在那儿,好好看着。”林峰不再理他。

林岩和萧宸这边,挨的都快疼死过去了,在这里挨二十下都疼的不得了,何况是五十下呢。

“爸…报告,教官。”小小林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喊了,还好前面的字儿念出来的声音小,队员们没听到。

“怎么了?”林峰走过去看了一眼。

“我趴不住了……绑一下吧。”林岩知道父亲的规矩,要是自己今天翻身跌下了凳子,恐怕还得挨更多。

“好说。”当爹的立马用绳子,把儿子捆在了凳子上。

“你呢?”萧泽毅放开了瘦子,问着自家孩子。

“绑一下吧。”小小萧也疼坏了,当爹的立马拿着绳子开始捆。

唐军和孟辉打的有技巧,让他俩疼,但不会破皮也不会伤筋动骨。

西门子梒看了看,转过头看着林飞,俩人没说话,心里难受得很。

两个大小伙子被揍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觉得身上疼到麻木,每每打到重叠处就是一个激灵,俩人强忍着不叫出声儿来,统统把即将喊出来的声音,憋了回去。

过了好一会儿,唐军和孟辉停下了,给俩人解开了绳子,林飞和西门子梒马上把他们扶了起来。

“下一个。”林峰喊着,看都不看儿子一眼。

此时小小林的眼泪,唰的流出来了,止不住的泪水,掉在脸颊上。

“别哭。”林飞用身子挡住了侄子,低声提醒着。

林峰用余光扫了一眼,走过去,一手把弟弟推开,另一只手直接一个耳光扇下去了,队员们全都看懵了,不知道教官为什么打人,小小林红着双眼瞪着父亲,攥着拳头,一声儿不吭。

“不服吗?委屈吗?”当爹的问着儿子。

“没有…”林岩努力调整着呼吸。

“林飞,带着这俩去跑武ZHUANG越野,跑个一个小时再回来。”林峰说完不再看他,走去了一边,看着唐军和孟辉在揍人。

“是。”弟弟应了兄长的话,带着俩人走了。

等走出了那里,小小林终于哭出来了,“好疼啊!”

“别哭了。”萧宸能理解兄弟的心情,他小时候也是这样。

“取ZHUANG备要训练了。”林飞说了一句,看了一眼侄子。

林岩抹着眼泪,跟在后面走着,萧宸记得自己,当初被父亲拎到这边的惨样儿,和好兄弟半斤八两。

这会儿的许松跟萧泽毅,去找助教们开会了,该说明的说明,该罚的罚,转眼间,所有的助教都撑在了地上,这俩人一个个的打,一时间,只能听到棍子打在肉上的声音。

“这次的事情都JING醒着点儿!”许松一边打一边说。

众人在下面回答的声音很大。

在助教的人群中,有萧泽毅的一个徒弟,李沫,此时的他正被师父狠狠揍着。

“回头,来找我。”萧泽毅说了一句,去打下一个人了。

戴勋撑在地上纹丝不动,被许松打了几下,很快就疼的想躲开了。

“忍不住去挨板子啊?”许松打的更狠了。

“对不起!”小戴努力撅高了屁股。

就在助教们挨罚的时候,西门子梒被哥哥叫去给侄子提前补课,现在只剩下林峰看着队员们挨揍。

再说这边的小辈们,也不轻松,当小小林和小小萧穿上ZHUANG备的时候,俩人的身子一个劲儿的颤抖,这一天,他们的运动量着实是超了,现在被罚去跑个一小时,更是举步维艰。

“叔叔,我撑不下去了。”林岩真是浑身上下的难受。

“你俩把这个喝了再去跑。”林飞递给俩人一人一包,这俩老老实实的喝了,去跑步了。

“呃,真疼…”萧宸撇着嘴说了一句。

林飞往前跑了一段儿,在前面等着他们,这俩现在真是在突破极限了。

林峰亲自盯着队员们都挨完揍了,才让他们回休息室写JIAN CHA,瘦子也跟着去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

林峰看了一眼时间,走去训练场把在一旁休息的龙啸叫了过去。

“一会儿还有事儿吗?”

“没有了。”龙啸摇着头,他也是刚练完不久,ZHUANG 备还穿在身上。

“成,跟我去那边走一遍战术,我看一眼。”林峰马上说,他这次来基地,其实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帮师父把把关。

“我还没来得及消化。”龙啸小声儿嘟囔着。

“跟我练练就消化了。”林峰怼了一句。

龙啸看了一眼怹,不说话了,跟在后面走着。

一会儿到了场地,俩人一起走位,一起配合,一起一个个房间的练,等练完一圈儿下来了,林峰直接拎着龙啸的耳朵,走去了其中一个房间,“走在这里的时候,不要犹豫,说了几遍了,听不进去?”

说罢抬腿就踹,龙啸默默地挨了,他的耳朵还在林峰手里。

“今天我就抽空看了一眼你们的训练,我问问你,你把后背留给谁了?”林峰拧着龙啸的耳朵。

“留给了…留给了对方。”

此时的林峰,才没有好脾气,直接上手揍。

“先把体能做做,再长短木仓的行进间的身寸JI,我看看。”林某人把自己的皮带解下来了。

龙啸回头看了一眼,开始做体能,等林峰让他进行下一步了,他才开始做。

步木仓打完了,龙啸直接换了手木仓,一路行进着打着靶子。

等都完成了,林峰看龙啸收好木仓,直接走过去拿起皮带就抽,抽完了也不提点,“想想为什么打你,明天我会再看。”

林某人说完这话就走人了,留下龙啸一个人回顾着动作。

这边的林飞一路带着这俩跑了一个小时,返回到林峰办公室的时候,他们已经是精疲力尽的了。

“罚你们冤了吗?”当爹的见了儿子又是一个耳光扇下去了。

林岩红着眼眶说着没有。

“你受的这点委屈才哪儿到哪儿!”林峰不满长子的态度。

“谁让你哭了?”当爹的依旧不依不饶,走上前去一顿打,萧宸站在旁边都觉得疼。

“呃……对不起!”小小林本来也不想哭的,当时挨的真的是太疼了。

“你自己选的疼,就别喊痛!”林峰用脚又踹了儿子一脚。

“是!”林岩应下了。

“回去写检查去!全队写完了,收齐了交给我,走吧。”林峰看着俩孩子走了,转头看向了弟弟。

“该交流交流别怕我。”当哥哥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弄得林飞应了一声儿。

“哥,俩孩子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儿,给个缓和的余地吧。”

“给什么给!”林峰马上回绝了。

“哥,我回去写JIAN查去了。”弟弟说了一句,林峰应了,转身给自己泡了一壶茶。

评论(20)
热度(22)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