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1.7 回来就好

当林峰在基地忙的团团转的时候,有一个人已经悄悄来到了训练场,他选择坐在角落里默默看着。

整个训练中,这个人就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彷佛整个基地就有他一个人一样,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林峰在烈日炎炎下,吼着嗓子发出命令的时候,会看到他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林峰在亲自演示动作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利索,彷佛一切都没变。

当林峰收队的时候,看着队员们都离开了,他也没走,往后撇了一眼,看到远处的人,就那么坐在那里。

这个家伙与他的目光对视了一会儿,从地上站了起来,露出白牙,呵呵笑着。

林峰见状疾走过去,在他身边站定,看了好久,才说,“回来了?”

“是,师父。”这个人不是别人,恰恰是左大帅哥。

林峰已经好几年没见过小徒弟了,就连平时的联系都甚少,当这个大活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他还是懵了。

左帅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挺拔的站在那里。

当师父的这才上下打量着爱徒,再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有伤没有?”

“没有。”左帅回的利索。

林峰上去摸了一下爱徒的脸颊,“瘦了,也黑了。”

当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左帅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哭什么,不是回来了吗?”林峰在见到爱徒的那一刻,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这些年,他没有一天不担心的,生怕传来的信儿是不好的。

起初说好的左帅去那边只用待一年,可谁成想,一待就是好几年,还不是他样样精通,那边的首长想让左大帅哥彻底了结那个任务,才又重新调整的规划。

“回去可以当教授了,最年轻的教授。”林峰淡淡说了一句,但是心里是喜悦的。

“是,师父。”左大帅哥用手擦了擦眼泪。

“才回来吗?那边手续都办好了?”林峰还是在操心。

“回来有几天了,都办完了才来找您。”左帅回。

“又长进不少吧?”当师父的看着徒弟。

“是。”左大帅哥一时间这么乖,让人有些难以适应。

“你怎么成了你大师兄了。”林峰一脸的嫌弃。

左帅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

“几年不见,怎么还怕生了?”师父看着徒弟。

左大帅哥想起那年也是大概这么个情形,在基地找师父,结果被揍了,现在的他可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中午一起吃个饭,我下午和晚上还要带着训练,你忙吗?”林峰问。

“不忙,校领导给了我休整时间。”左帅回答着。

“那我跟子枫说一下,你留着陪我几天。”林峰急于想看看爱徒到底长进了多少。

“是,师父。”左大帅哥应下了。

“你不是被你大师兄带跑偏了吧?”林峰依旧一脸嫌弃。

“没有。”左帅在怹面前,有些生疏了。

“走,带你吃饭去,顺便认识一下他们。”林峰一把搂过爱徒,呼噜了一下头发,“回来了就好。”

在食堂里,当林峰带着一位不知道是谁的人进门的时候,训练的队员们以为是新来的受训人员,来补空缺的,只有林岩和萧宸吓了一大跳。

队员们眼看着林峰把这个人安排在教官的饭桌前,他们想的都是,不是走后门的吧,训练之前先打好招呼呗。

这边的饭桌上,大家一通热情的招呼,林飞见了左帅,一口一个左哥的叫着,那亲切劲儿,弄的林峰好是尴尬。

“你可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你师父成天算着时间,担心的不得了。”西门子枫一边吃饭一边爆料。

“我没有。”林峰嘴里正吃着饭,听见好哥们这么一说,马上否定着。

左帅在一旁听着,看着师父。

“你看看,还不承认,那日历画的,你都能办个画展了。”子枫这大实话说的啊,弄的林峰一个眼神瞪过去了。

“哈哈哈哈,你师父害羞,不用理他,你吃你的。”西门子枫给左帅夹着菜。

“谢谢。”左大帅哥用碗接过了菜。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许松问道。

“是。”左帅回。

“回来该办的手续都办好了吗?”萧泽毅问。

“办好了。”左大帅哥微微笑着。

“左帅年纪轻轻的,历练一圈儿下来也好,这次回来成教授了没?”子枫问到点子上了。

“是了。”左帅依旧在笑。

“看看,年轻有为。”祁由夸着他。

“没有,没有,还要继续努力。”左大帅哥有些腼腆。

“你俩小辈的,要好好向人家学习。”子枫立马点名了子梒和林飞,这俩人赶紧应了一声儿。

“你满意不?”萧泽毅问着林峰,“不满意,这小子回来以后,怎么成魏宇了呢?”

众人笑声一片,“那是他才回来,还没适应。”许松赶紧说。

“就是,怎么也得让他调整一下。”祁由在旁边补了一句。

“那好吧,我这几天把左帅留下来成不?”林峰问。

“可以,写个东西给我,我来处理。”西门子枫答应了。

午饭过后,林峰带着爱徒去了宿舍,“在外面委屈受了不少吧?”

左帅微微笑着,并没有回话。

“这几年,是不是有太多的话想跟我说了?”林峰看着爱徒,只见他红了眼眶,点了点头。

“回到我这里,就彻底放松下来吧。”做师父的拍着爱徒的肩膀,左大帅哥一个没忍住,哭的稀里哗啦,抱着师父死死不撒手,“我想您啊,我想您!”

林峰被左大帅哥抱的紧紧的,一通抽泣。

“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和磨难,让你哭成这样。”怹笑着,看着爱徒哭的像个孩子。

林峰在这一瞬间体会到了龙一的包容,自己曾经不是也在自己师父面前哭的稀里哗啦吗?

现在回头看看左帅,那不就是曾经的自己啊。

“回来就好。”林峰说着,“你哭成这样,一会儿下午的训练怎么带?”

左大帅哥慢慢缓了过来,一双红肿的眼睛,显得格外醒目。

“好了,哭出来就好了。”林峰轻轻拍着爱徒的后背。

等到下午的训练,林峰及众位教官,把主导quan给了左大帅哥,这把队员们都惊了,这跟他们想的截然不同,站在他们面前的教官,做主教官总感觉还是太年轻了一点。

受训的队员们太懂得见人下菜碟了,一上来就是松松垮垮的样子,唯独底下的俩人,林岩和萧宸一如既往的精神。

左帅留着超级短寸,黑黝黝的皮肤,露着一口白牙,微笑着。

接下来的训练,让这帮队员叫苦不迭,子枫忙完了工作也赶来看左帅的本事儿,就见几位教官一边看,一边细声低语着,只剩下助教们在忙活。

这样的情景并不常见,队员们看连西门子枫都来了,那这位教官一定不是什么善茬儿了。

左帅的动作比之前更加迅捷,完完全全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

力道、控制都刚刚好,他在讲解动作时的精细,也让教官们刮目相看,只能说,我们左大帅哥的技术更加细腻了。

他在与人试招的时候,能一秒将其放倒,地上的学员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倒的。

“我就说左帅天赋好吧。”西门子枫赞不绝口。

“光有天赋行啊?”林峰怼了一句。

“就差一句,你教的好,你就怼我。”子枫在旁边笑开了。

林某人有些小得意,看着爱徒现在那么强,自己心里美极了,但当徒弟带完一下午的训练后,他那冰山脸摆着谱,一个不错,打发了所有。

“别理他,你师父傲娇。”西门子枫上前给左大帅哥说着。

“嗯。”左帅应了一声儿。

林峰自己往前走着,左帅连忙跟上了怹。

“跟我练一会儿去。”师父的话总是那么的淡定,徒弟应了一声儿,去了只有他俩在的训练场。

林峰直接出了招,被左帅躲过去了,俩人你争我夺了一会儿,左大帅哥被怹摔在了地上,那是一个极小的细节,他本来想用其他动作破解的,没想到师父比自己快了一步。

“戒骄戒躁。”林峰伸手拍了拍爱徒的脸颊。

左大帅哥愣是一个条件反射,撑在了地上,林峰也没手软,解了皮带直接用铁头抽着爱徒的屁股。

“起来。”当师父的从来就是这么的冷面,虽然今天徒弟的表现相当好,但是在怹这里,总是不好过关,左帅也知道为什么揍他,那是林峰在提醒自己,夹起尾巴做人。

“尾巴夹紧了。”林峰太了解爱徒的性格了,说的左大帅哥一阵脸红。

“为什么停顿了?”当师父的问着。

“想用另一招试试的,没想到被抢先了。”爱徒一脸尴尬。

“回学校看见你大师兄了吗?”林峰继续问着。

“看见了。”左帅小声儿说着。

“那你当时回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当师父的问着,徒弟点着头,眼看着怹打了电话过去,“喂,左帅回来了,你怎么不跟我说?”

魏宇接了电话,一脸茫然,“对不起,师父。”

“什么你就对不起,为什么不跟我说!”林峰在电话里说他。

魏宇有点懵逼,“我没来得及。”

“挂了!”林峰把电话挂了。

“师父,干嘛怪大师兄。”左大帅哥没想到怹会生气,“那个时候,大师兄比较忙,还得带我去办手续。”

“知道了。”林峰说了一句。

“师父,晚上还有训练吗?”左大帅哥问。

“有,看看龙啸练的怎么样了,你过去指点一下,他快外派了,你正好分享一下自己的所得。”林峰说着,左帅应了一句。

“怎么了?”当师父的问了一句。

“师父,我瘦了。”左大帅哥站在旁边说着。

林峰踢了爱徒一脚,“说人话。”

“才回来就揍我,屁股好疼的。”左帅看着自家师父。

林峰伸手拍着爱徒的屁股,“疼一疼,你就适应过来了。”

“师父,别呀。”左大帅哥已经很久没有跟人逗嘴过了。

“我问你,刚才为什么认生了?”师父扽着爱徒的屁股不撒手,“没有。”

“再说一遍。”林峰的手上加重了力道。

“疼,师父。”左大帅哥转过头看着怹。

“问你呢!”林峰问着。

“太在乎了,怕您不要我什么的。”左帅越说越小声儿。

当师父的一个巴掌拍下去,“脑子想什么呢!”

“疼。”爱徒可怜巴巴地看着怹。

“知道疼就好,你就是不打不行。”林峰又揍了一下,左帅就这么挨着,“我才回来就挨揍,我都瘦了。”

“你还敢说你瘦了!是不是没按时吃饭?”林峰继续揍着。

“师父,消消气,我在那边吃不惯,就吃的少了一些。”左大帅哥小声儿的说着。

“你回来要吃什么?”林峰面儿上凶着他,心里很是心疼。

“反正不是竹笋炒肉,什么都行。”左大帅哥说了一句,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适应的挺快啊?”做师父的凶着爱徒。

“嘿嘿。”左帅露着一口白牙笑着。

“现在跟我去超市,我买点儿菜,晚上等咱吃完饭再去看龙啸。”林峰看着徒弟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看着舒服多了,左帅应了一声儿,跟着怹出了训练场。

评论(8)
热度(18)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