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1.8 变化

左帅回来以后,林峰观察到了自家徒弟的不一样,再让他教课的时候,这家伙已经能跟自己一样去严格要求了。

想必是见多了场面,才会逐步转变的吧,当师父的看在眼里,并没有多话,几个教官让左大帅哥分享着技术,连大BOSS们也会时不时的来看一看,尤其是林晁,用拳头锤着左帅的肩膀,“你小子回来了啊。”

“嘿嘿。”左大帅哥微笑着。

“看你长进不少嘛,比林峰当年强多了。”林大Boss这话说的也是没谁了,“要是当初没把你送去教学就好了,在我基地多好。”这位老人家还是惜才了。

左帅暖暖的看着怹。

“哎呀,成了,这些日子留在我们这里好好分享经验啊!”林晁说了一句笑呵呵的走了。

“听见没,说你比我强呢。”林峰特意走到徒弟身边说着。

左帅虽然心里高兴,但是他知道要继续努力下去,“戒骄戒躁。”

“你这尾巴,得随时有人给你看着。”当师父的说了一句,徒弟马上脸红了,“要不然,那么多的表扬,你抵不住啊。”

林峰说完看着队员们在训练,“都别偷懒!”

左大帅哥看师父开始看他们练习,自己也四处走动着。

底下队员们的训练,我们左帅的眼睛只要一扫,就知道谁偷懒了,很快他就从队伍里揪出了六个人人,助教把这些人带去了队伍外面,进行体罚。

“别跟我这儿偷懒,我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左帅冲他们吼着。

林峰听到这句话,噗嗤一下笑出来了。

本来都在认真训练的队员们,突然看到教官笑了,都感觉有点奇怪。

“是不是你都偷懒过?”林峰默默走到爱徒身边,低声问道。

左大帅哥嘿嘿傻笑着,“师父和师兄不是以前都罚过了嘛,哪次偷懒逃的过去,您都知道的。”

“以前也没见你那么上心,怎么这次那么上心了?”林峰抬头问。

“因为不能偷懒啊,我偷懒是因为自己都会,别人偷懒是不会还不想做,而且我偷懒的时候,只是把挨罚的数目减少而已,又没有在训练中偷懒。”左大帅哥回答着。

“你啊,还挺有理?”林峰趁别人不注意给了爱徒一脚。

“谁家徒弟把休整的时间拿来陪师父训练啊,说了实话,您还揍我。”左帅看了看怹,小声说着。

“不揍你揍谁,回头带完训练,把每天的心得体会写一下给我。”林峰交代着,左大帅哥应了。

“在外面轻松自在的日子没了。”当师父说了一句。

“宁肯有您在。”左帅并没有说怹布置给自己的小作业没用。

“吃晚饭前去做个体测,我看一下,你的训练还是要恢复恢复的。”林峰抬起手看着手表。

“真的一点也不给我休息的时间啊?”左大帅哥问着怹。

“之前你回来的几天,就是没找我的那几天,不是已经休息了吗?”林峰一边说一边看着训练。

“好吧,师父,您看他们的这个动作都做成那样了,您都不表示一下吗?”左帅看了好久了,真是看不过眼。

“表示什么?”林峰反问道。

“我那时候就因为这个动作,被您揍到地上,半天站不起来。”左大帅哥记性挺好的。

“就挨揍你记得清楚,你不挨,这个动作,你就一直会错下去。”林峰笑了笑,“你看看林岩,昨天也是因为这个动作,被我揍的后来直躲。”

“后来呢?”左帅继续问。

“按着他继续揍,不过这孩子没有你们耐揍。”林峰说了一句,看着爱徒。

“我们。”左帅一脸苦笑,他忽然想起大师兄即使有多疼也不会躲,“有您在即使怕疼,也不敢疼啊。”

“要说打他们没有,肯定是打了,你看看助教那么勤快。”当师父的用手指着。

“都没您勤快。”左大帅哥小声儿吐槽一句,马上又挨了一脚,“好好看着训练,这关过了练点什么,你自己定,我们只配合你,你只要提前给我们说明一下就好了。”

“是。”左帅不跟怹身边耍贫嘴了,继续走到队伍中,来回看着。

“先停一下,你们对于这个动作,是不是还没有理解透彻?练了那么久了还是有一堆人不过关。”左帅不是很满意他们的训练,“我看你们练着练着就加快了速度,那个没必要,不是加快了速度,你们做的就是对的了,这个时候的训练,一定要慢下来,慢下来,才能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里,为什么不顺。”

左帅在前面重新示范着技术,一点点慢慢做着,“别看我现在做的那么好,以前我训练的时候,在这个动作上也像你们一样做不好,你们后面有助教给你们指点,有时候不管是教官也好,助教也好,罚你们只不过希望你们更好罢了。”

左大帅哥继续分解着动作,“我想你们在这个动作,做到这儿的时候就卡壳了,是不是?”

“是!”队员们一看被说中了,马上回答。

“还是要慢慢做,做顺了,再做下一个,别想糊弄过去。”左帅句句说在点子上,“你们练的不好的,就想做快了,把这个环节糊弄过去。”

林峰在旁边听着,想着林岩昨天也是这样想糊弄过去来着。

队员们被说明白了,又继续开始训练,这下儿练的顺利多了。

“还快?”左帅手里拿着皮带,一下子抽到了小小林身上,“昨儿师父白给你辅导了。”

“对不起。”林岩道歉了。

左大帅哥在他耳边问,“昨儿师父打你哪儿了?”

“屁股和大腿。”小小林回了一句。

“你再来一遍,我们再说。”左帅让他重新再做一遍,看着这小子在快要卡壳的时候,用皮带抽在了屁股上,“继续做完它。”

林岩虽然疼的够呛,但还是做完了。

“再来。”左大帅哥没让他缓,小小林又来了一遍,这下到本来卡壳的地方,很顺利的过去了。

“成了,再练就好了。”左帅走了。

林峰在旁边看着,不禁觉得爱徒的教学已经总结出了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法,自己甚是欣慰。

剩下的训练都要快了许多,一个下午练过去,比计划的提前了好几个课时。

林峰看着徒弟一脸的得意,问道,“为什么提前了?”

“合并同类项嘛,能一起练的就都放在一起了,要不然明天再练他们该混了,以前我就练混了。”左帅回。

“看来是你以前挨打挨出经验了。”林峰扫了一眼他。

“所以,他们可以不用老挨打。”左大帅哥回。

“你只是换了一个办法,对吧?”当师父的心里明白。

“是。”左帅现在是改变训练方法,来避免自己心软的问题。

“变聪明了。”林峰提了一句。

“我很笨吗?师父。”左大帅哥一脸的认真。

“笨,可笨了。”林峰说完笑了笑,往前走了。

“您才…”左帅还嘴了,被师父捏着脸才赶紧说了对不起。

“欺负我没够。”左大帅哥揉着脸颊,屁股上又挨了一脚,“吃不吃饭去。”林峰说了一句。

“不想吃食堂。”徒弟说完,马上看着眼色。

“食堂师傅对你不好啊?”当师父的逗他。

“没有,我晚上想吃师父做的饭。”左大帅哥跟在后面。

“没戏。”林峰直接回绝了。

“哎呀,师父。”左帅一路跟怹贫着,进了食堂。

这时这边都已经吃上了,他俩姗姗来迟,等吃完饭出了门,看到郭啟特地等在了门口。

“你怎么没去午休啊?”林峰看见他有点意外。

“我,我就是想认识一下您徒弟。”郭啟一脸的害羞。

这边的左大帅哥简直一脸茫然。

“你们没见过吗?”林峰问道。

“没有,师父。”

“没有,长官。”

“这个样子啊,那我介绍一下,他是我的徒弟,叫左帅,这位是我在基地带的队员,叫郭啟。”林峰说完,俩人各自打着招呼。

“你是想?”林峰问着郭二货。

“我想聊会儿。”郭啟说了实话。

“他在基地的时候,想我收他做徒弟来着,而且他是林飞和子梒的同期。”林峰给爱徒简单介绍了一下,就离开了。

剩下这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

左大帅哥眼睁睁看着怹就那么走了,自己反而有些尴尬了,“我师父没跟我们说起过您,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事儿。”

“没事儿,您现在知道就好了嘛。”二货果然是二货。

“这样啊。”左帅一脸的不自然。

“我听祁由说,长官的徒弟来帮忙了,我就来看看。”郭啟看了看他,继续说:“我也想看看怹的小徒弟啥样。”

“我就是平常人。”左帅回。

俩人随便走到凉亭里,聊着天。

“听说您年纪小?”郭啟问着。

“那个时候,我最小,我属于提前读大学,提前来基地的。”左大帅哥一脸羞涩。

“怪不得,怹不收我的,您之前是不是特想长官收您的?”郭啟继续问。

“这倒没有,那个时候,我谁也不认识,谁也不知道,也没想过会做怹的徒弟。”左帅如实回答,二货显然不是很接受这个答案。

“我那时候年少轻狂。”左大帅哥也补了一句。

“做长官的徒弟是不是特好?”郭啟问道。

“没有吧,经常被打的站不起来,经常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就会挨揍,经常连累师兄们一起挨揍,跟怹在一起的回忆,最多的不是挨罚就是挨打。”左帅说了实话,虽然现在他们师徒俩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但是那个师徒间的规矩一直都在。

“那么惨嘛?”二货不相信。

“看见我手上的疤了吗?怹揍的,除此之外的疤还有好多,还有我眉骨上面的疤也是。”左帅用手指着。

“哎哟,我以为做怹的徒弟就不会挨揍了。”郭啟这话说的左大帅哥一阵脸红,“我就是想认识一下长官的徒弟,想知道为什么怹在教了林飞以后就不收人了。”

“师父有师父的决定。”左大帅哥回了一句,“怹并不是因为您才不收的,只是那个时候怹的心思都在培养林飞身上了,无暇顾及别人。不收您,也是怹不想耽误了您。”

“这倒也是。”二货似乎是终于想通了,“我有时候也好想身边有个师父在,就是羡慕。”

这话说的平淡,但却让左帅更珍惜这段缘分了。

“有时候,我是羡慕有人管着自己,你们有师父的,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会有怹提点着,不会走一点弯路,哪儿像我们。”郭啟说着。

“有好师父,也有坏的师父,不要光羡慕好的,也要知道有坏的。”左大帅哥说的是真的。

二货听了点点头,“您多好。”

左帅勉强地挤了一个笑脸出来。

“我想要知道的都知道了,谢谢您。”郭啟是真的羡慕。

“我会在这边帮师父训练一段时间,您有空可以找我玩儿。”左大帅哥说完,站起身走了,他用手摸了摸眉骨上的那道疤,没再多说什么。

“师父。”

“回来了?”林峰并没有问他们聊什么了。

“是。”左帅坐在沙发上发呆。

“冰的西瓜,要不要?”林某人问了一句。

“要。”左大帅哥很客气的接过了怹手里的西瓜。

俩人默默地吃了一会儿西瓜,左帅才说了一句,“别人羡慕的,是我要珍惜的。”

“嗯。”当师父的应了一句。

“他问我做您的徒弟是不是就不用挨揍了。”左大帅哥回过头看着怹。

林某人吐完籽儿,看着爱徒,“像吗?”

“您得问他去。”左帅又拿了一个西瓜吃,“我现在都挨揍,哪来的不用挨揍了。”

林峰在旁边笑开了,“晚上还吃糖醋排骨吗?”

“嗯。”爱徒狂点头。

“吃不腻?”林某人一脸无奈。

“我好几年没吃过了。”左大帅哥马上说。

“那也不能这么吃啊,今天给你做沙拉。”林峰一边吃西瓜,一边说。

“别啊,师父,哪有吃菜的。”左帅一脸委屈。

“搭配要协调。”林峰怼了一句。

“不想这么吃。”左大帅哥默默说了一句。

“不想吃,吃食堂去。”林峰继续怼。

“我吃,我吃菜,您做什么,我吃什么。”左帅赶紧说。

评论(10)
热度(22)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