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1.9 打人了

一大早,林峰和左帅已经在训练场上开始训练了,只有两个人的小组训练,对于他们来讲,根本不用磨合,步速、呼吸、节奏都做的像是一个人。

其实,这就是双方之间互相信任,才能做到那么默契的。

“师父,训练上我做个助教配合您吧?”左大帅哥在练完以后跟怹商量着。

“为什么?”林峰还了装备,俩人坐在了场边。

“那么多天都是我带训练,不合适吧。”左帅心里有顾虑。

“你是来分享经验的,做这么多天的技术培训怎么了。”做师父的说着,在一边的徒弟,半天才吭声,“会让人以为我来抢您风头的吧。”

“上面都批了,你瞎操心什么。”林峰怼着爱徒。

“师父,对于他们,一下子按咱们那样提高,会不会太严了?”左大帅哥说着教学难点,“基础没弄牢固,一下子上技巧,不行的,而且,刚毕业的孩子在大学阶段只是夯实了基础,剩下的还得在这里慢慢磨出来。”

“你觉得林岩呢?”林峰问他。

“基础有了,缺技巧,缺进一步深入的训练,可这不是这次训练都能做出来的。”左帅说了实话,“但是他出去做任务已经可以了,就是您的要求他还达不到。”

“所以,现阶段的纠正好,练习好就成了,以后再说以后的。”当师父的说的很轻松。

“您纠细节看的准,我一上来先把技术点带一下,教会了他们,主导木又还是得在您那里啊。”爱徒说了一句。

“你看了他们那么多天的训练,有没有是在这个阶段就能提高的,或者是说有哪几个点是必须提高或者必须做到的?”林峰的问题问的又深入了。

“他们可能快的意识还没有,但多强调,多体会,在后面的训练上会好很多吧。”左帅看着怹,“这个时候觉得棍子好用了。”

当师父的用手拍了一下爱徒的肩膀。

“林飞的心态还是没调整好,我是不是搬到基地其他宿舍住就好了?万一您因为我没办法跟他沟通怎么办。”左大帅哥什么都观察的到。

“我这两室一厅的房子,你搬出去,干嘛?林飞想找我自己会来找我的。”林峰知道徒弟怕自己耽误了他们兄弟俩的沟通交流的机会。

“好。”左帅坐在一边看着远处,“做师父的徒弟,总会被人羡慕,尤其这里还是基地,以前没觉得什么,现在回来了,恨不得处处遭人指点,听着不认识我的人,在旁边说,“原来他就是林峰的徒弟。”在那个时候,觉得压力真不小,可能我还是显年轻,人们先入为主的观念还是有点深刻。而且在我这个年纪,能做出那么多的事情来,人们通常都觉得不太可能。”

“压力大什么,你跟着我就好了。”林峰也觉得自己,之前逼爱徒逼的太狠了,今早的训练也是,皮带抽在这家伙的胸口上的血印子还在,在看他的两只胳膊一直在抖,这足以看出体能安排的一点也没减量。

身边的左帅应了一声儿,跟怹看着基地的人们出早操。

“晚上回去休息之前,记得翻完轮胎再回宿舍,我晚上要看龙啸训练。”当师父的对徒弟的要求还是一点也没有松懈,早上比队员们起得早,晚上比队员们睡得晚,“心得体会还得继续写,每天教完,把流程都记下来一起给我。”

“是。”左大帅哥应了,他习惯了怹每天都在布置新的内容给自己。

“戴勋这个助教做的还不错,你有空的时候,别老往我这边跑,看看你的俩徒弟去,行不行?”林峰用肘打着爱徒的胸口。

“知道了,师父。”左帅回了一句,自己站起身活动着身体。

“快把你的上衣穿上吧,身上全是皮带印子,被队员们看到就不好了。”林峰踹着爱徒。

“还不是您揍的。”左大帅哥一边说,一边把衣服穿上了。

林峰站起来又踹了一脚。

“疼。”左帅回过头找补了一句,他也就敢在师父心情好的时候,插科打诨。

林峰伸手就是一巴掌,“你不疼。”

在吃过早饭后,队员们开始了新的训练,左帅一上来就说着自己要分享的技术,介绍完了,林峰就开始组织大家练习,几个教官和助教们一点也没闲着,四处走动着。

林峰会让林飞和子梒分别去前面带个训练,趁机观察一下俩人的功底。

在上午的训练快要收尾的时候,郭啟笑呵呵的来了,队员们才练完,现在正是休息的时候,林峰抬头看了一眼,算是打招呼了。

这些日子,某二货总会时不时的过来看看,说说话,队员们不知道此人到底是干嘛的,看林峰对他态度冷淡,索性也开始对他态度不好了,甚至有个大高个子,接完水回来,直接说了句,“起开。”

边儿上的人随即迎合着,说郭啟每回都来套近乎,也不知道是要拍谁的马屁。

教官们本身都站的不远,听到了这些声音,西门子梒走过去就给了大个子一个耳光,全场人都惊呆了,“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大个子的衔儿比二货的要高一个级别,满脸的轻蔑。

“没什么?以为自己的级别高就了不起了?”子梒直接揪着对方的衣服领子。

众人纷纷围观中,林峰走过去拉开了他们俩。

“郭啟!给你个机会,教他一下。”林教官笑了笑。

“是!”二货马上跑过去了。

大高个儿就是不服,看着比自己矮半头的人,没说话。

“给你们时间切磋,看看是级别高没能耐,还是级别低有能耐。”许松说着。

大高个儿真的动手了,二货完全没留余地,连续几个动作招呼上去,打的对方连连退步,最后直接绕到后面,给他踹的单腿着地了。

队员们看傻了眼,过程太快,来不及反应就结束了。

“别小看我们基地的一兵一卒,就算是我们这里的一年兵,也比你们现在强。”萧泽毅大声说着。

西门子梒走过去,攥起拳头冲着大高个儿就打下去了,“谁拍马屁?我问你他用得着吗?”

“还有你们几个迎合的,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知道这里只凭实力说话吗?你多大官,跟我们没关系!在这里只要刚来入职的,就是菜鸟!你们以为进来入职就不会淘汰你们了?还有半年的试用期,不合格照样刷掉!”西门子梒打着剩下的几个人。

“什么事儿能让子梒那么生气,才是真的值得生气的事儿啊。”林峰转过头跟其他教官们说着,逗的几个人笑着。

“你拍谁马屁来的?”许松逗着左帅。

此时的队员们都快吓傻了,眼前的BOSS还在开着玩笑。

“我拍谁的,我谁都不拍。”左大帅哥笑嘻嘻的回应。

西门子梒气不过,还想揍的时候被林飞拦下来了,“消消气。”

挨打的几个人瞬间老实了许多,谁都不说话了。

“你们几个一会儿训练完了,去领五十,其他队员十下,队长和副队二十。”林峰懒得自己动手揍人,说完之后,转过头跟几位教官商量着什么。

“光练是不是也没意思?”林教官问。

“不是!”众人说着违心的话。

“我们几个教官,你们有想PK的没有?省得你们老说些没有用的。”萧泽毅逗着他们,这些家伙们继续说着没有。

“就这样吧,我们站在前面,背对着你们,你们选谁就站谁后面。”林峰开口了。

大家都按着怹说的话做了,没一会儿的功夫,就站好队了。

林岩知道自己PK不了父亲和叔叔,直接站在了左帅后面,萧宸选择了林峰,剩下的人选谁的都有,教官后面没有是空着的。

“现在你们站在一起的人,选择一个项目与教官PK,什么项目你们商量决定,郭啟当裁判。”林某人觉得这事儿挺好玩儿的,跟萧泽毅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过了一阵子,大家商量出来了,挨个儿报了项目名称。

“一人对一组啊。”林峰笑呵呵的说完,旁边的教官们都在乐。

“是!”输人不能输胆,大家回答的声音还挺响亮的。

“PK我的,可以出来了啊。”林峰活动着身体,“你们想几分钟干掉我?”

四个人马上回:“一分钟以内!”

“你们输了的话,我罚什么,你们做什么。”林峰冷面的表情让周围人看不出什么来。

萧宸环顾了一下周围人,心里想的他们真是猪队友,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搞定呢。

二货拿着秒表喊了开始,四个人瞬间围上了教官,想合力一起把怹扳倒,可谁成想林峰出手干净又利索呢,直接把第一个冲他来的人打倒在地,再把第二第三名一处理,就剩下小小萧,这家伙还能跟怹过过招儿,旁边的郭啟喊着时间,林峰有意想跟这小子多玩儿一会儿,卡着时间把萧宸摔倒了。

“输了,先挨完板子再负重极限越野跑去吧。”林峰一罚全是狠的,四个人马上跑走了。

有三个人跟许松比拆卸与组装手木仓和步木仓,分为三轮比试,第一轮手木仓,第二轮步木仓,第三轮是混在一起的。

“连续三轮比试呢,别害怕。”许教官说完,笑了起来。

“我们一定能赢!”这三个人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开始!”二货喊着。

说时迟那时快,四个人一副拼到底的样子,许松一点也没有想放水的意思,轻车熟路的组装完毕,剩下的三个人还没完成。

等最后面的两轮比试才有意思,许松给自己带上了眼罩,分分钟碾压他们。

三个人在最后一轮的比试中,压根儿到最后分不清零件了,在那儿瞎ZU装。

“成了,成了,你们仨,挨板子去,挨完了跟上组一样,跑去。”林峰真是不愿再多看他们一眼了。

“郭啟,给你个机会,让他们长长眼。”西门子梒和林飞的意思是再提高难度,在零件堆里,放进去了其他木仓的部分零件。

“限时一分钟,两个都拼好,戴眼罩。”子梒说完规则看着峰哥,“就按他说的办。”林峰同意了。

许松拿过秒表,在二货准备好的时候,喊了开始。

这在队员们看来,完全是做不到的事情,一个个睁大眼睛看着,生怕看错了。

此时林峰低声问着爱徒什么,左大帅哥回着话。

在一分钟还没到的时候,郭啟已经做完了,摘了眼罩,许松给大家展示着时间,就在这个时候,二货顺手拿过在边上缺零件的木仓,把多出去的零件也拼回去了。

这下儿大个儿彻底没话说了。

“没实力别说话。”林飞怼了一句。

二货看着俩队长给自己撑腰,心情好多了。

评论(17)
热度(18)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