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2.0 围观

要说教官们的功底,现在可算是都展现在大家面前,林飞和西门子梒更是轻轻松松PK掉了六名队员,一人对三个人,也是蛮爽的一件事儿。

林峰看着挺满意,不得不说这俩是越来越好了。

左帅这边PK掉了两名队员以后,把目光投向了林岩。

小小林走了出来,微微笑了一下,这俩随即开始了切磋,左大帅哥先用了一个540来开场,把周围人看的一愣,他才开始转为认真模式。

边儿上的人想让他再做几个酷炫动作都没戏了,谁让这是左帅在逗小孩儿玩儿呢,与他人无关。

刚才师父给了指示,现在只要按着怹吩咐的去做就好了,一一试探这小子的弱点。

林岩已经很久没有跟左叔叔切磋过了,那心情溢于言表。

左大帅哥直接按着真实情况来,一上手想去做个什么,林岩虽然破解了,但是后半步总是显得有点别扭,他一边分析着状况,一边在做的时候,早就被左帅打回去了。

明明是一个大好机会,转眼间,小小林便被压在地上,直接被左叔叔锁在了身下,此时的林岩还在想办法解TUO,一边在挣扎,一边他的左腿被锁的生疼,坚持了几秒以后,这家伙还是是忍不住疼,主动拍了拍左大帅哥,这才能重新站起来。

左帅并没有给这家伙休息的机会,一个刺拳打过去,试一下,便直接用了低腿,扫了一下,林岩摔出去倒是挺快的,他用一个前滚翻化解了尴尬,站起来继续打。

林峰站在旁边看着,周围的教官们也都在看,场上的队员们有的在加油打气,有的在学习技术,兴许这些会用到他们自己身上呢。

林岩太想表现自己了,一有机会就上去打,表面上看是挺能打,仗着年轻体力好,多表现了一下,这些技术虽然也能打到左大帅哥,但都是毛毛雨,不像他左叔叔,一打就是重击,这下儿打下去,直接让小小林疼弯了腰,慢慢地他跪在了地上。

“输了啊,跟前几组一样,你们仨该干嘛干嘛去。”林峰随便扫了他们一眼,边儿上两个人搀着林岩走了。

“制定个计划,晚上你练下他。”师父走过去低声跟爱徒说了一句。

左大帅哥痛快的答应了。

此时的小小林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被队友拉去一边调整着呼吸,等稍微好一点了才去领板子。

“郭啟,是个时候去我们单位了。”林峰看周围学员都跑光了,说了一句。

“啊?”二货一阵脸红,环顾四周,发现还有助教在场。

“他们听了也没事。”林某人知道他有点顾忌。

“助教都过来,我需要交代一下,下午的训练内容和计划,希望我们打好配合。”左大帅哥把整个儿助教团队都带走了,剩下几个教官围着他。

“这…我…那个…不行吧?”二货打着结巴。

“你们这批就剩你在这儿晃荡了,高不成低不就的,是什么样子?”许松说着他,“有没有一点追求?”

“呃……”郭啟本来是凑热闹的,没想到现在的状况是这样尴尬。

西门子梒和林飞也觉得他应该好好锻炼一下。

“犹豫什么。”萧泽毅说着。

“反正话跟你说了,你自己看着办。”林峰看了一眼他以后,转了话题,改为商量下午的安排,二货灰溜溜的回去考虑去了。

中午吃过饭以后,本来是午休时间,左大帅哥找了一间休息室写东西,林峰回了宿舍,看到站在门外的萧宸。

“怎么了?”林某人拿着钥匙打开了门。

“干爹。”这个关系其实早就定下来了,不过等孩子们长到了十八岁,才正式确认罢了。

“有事儿?”林峰对他和自己儿子没两样。

“跟您切磋完,我就一直记着,想问问您我要改进的地方。”萧宸抬头问着怹。

“要是林岩问我这个问题,我直接会打的他爬不起来,自己怎么打的不知道吗?”林峰的气场还是那么的强大,吓的小小萧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你不一样。”

萧宸站在那里,有点懵。

“我一步步的给林岩做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心理建设,现在打他罚他多狠,都没有关系。但是你,我不知道,你能承受多少。”林峰说了一句,看着他继续说:“你爸在你小时候就对你那么严苛,我知道那种经历,也想问问你,调整过来了吗?”

小小萧的眼眶慢慢变红了,眼泪在里面打转,他听到这句话使劲地点了点头。

“很不容易吧。”林峰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萧宸哭的更厉害了,“是你自己选择来这儿的吗?”林峰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是!”小小萧一点也不犹豫。

“想通了啊?”林峰淡淡问道。

“是!”萧宸用手擦着眼泪。

“你爸也不容易。”林峰并没有像要求林岩那样,告诉他不准哭。

“你爸把你交给我,也是为了让你换个环境去思考问题,有些话他说不出口的,我会去做。”林峰冲他看了一眼,“就跟你俩小时候的互换训练一样。”

“干爹,我知道。”萧宸抬头看着怹。

“心结打开了,才能好好训练,要不然,你会恨。”林峰是过来人了,他太知道那种滋味了。

“是。”小小萧没想到自己在怹面前,会哭的像个孩子。

“你爸这是趁我在基地,让我给你做做心理建设,他怕自己说的你听不进去,你爸担心你怕他,不想跟他好好沟通。”林峰放低了音量。

萧宸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跟干爹说了,林峰最后说了一句,“你爸的笔记,你好好留着,里面有你可以借鉴的经验。”

“好。”小小萧答应了。

“当初我们有孩子的时候,就说让你们认干爹,后来觉得等你们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做这件事情会更好,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的。现在我在基地还能帮到你爸,等我回了单位,林岩得是你爸带着好好训练和工作了,你到时别吃醋啊。”林峰逗着干儿子。

“不会的。”萧宸笑了。

“等你以后来单位了,估计会轮到林岩吃醋。”林峰一脸的笑容。

“我们没那么幼稚的,干爹。”小小萧说着。

“你回头写个回顾给我,咱晚上说一下,我看看你自己回顾的落没落下什么,一上来我就把你的缺点全部说出来,并不能给你反省的机会。”林峰看这家伙心情好了,才说了他内心纠结的事儿。

“好,我这就回去写。”萧宸告了别,赶紧跑回了宿舍。

小小林正趴在床上写着这次训练的回顾,一式三份,都是要交的,分别给父亲一份,干爹一份,还有左叔叔一份。

“我爸没揍你啊?”这家伙直接问道。

“没有。”萧宸回了一句,“但是我哭了。”

“我爸没揍你啊?”林岩继续问着一样的问题。

“没有。”小小萧拿着纸笔也开始写东西。

“嗯?不对啊。”小小林停下了笔,看着好哥们儿。

“我跟干爹聊了聊以前的事情,怹怕我承受不住,给我做心理建设。”萧宸说了实话。

“我爸难得有心情好好说话,怹跟我现在都是不说话,直接揍,揍的差不多了才开始训人。”林岩说着。

“你写那么多这个干嘛?”小小萧以前很少写这个。

“给我爸一份,干爹一份儿,左叔叔一份儿。”林岩倒是很习惯写这些。

“那我呢?”萧宸赶紧问。

“你就两份,不用给左叔叔的。”小小林想着,“除非他跟你要,你再写,毕竟你俩没什么交集。”

“好。”小小萧开始动笔了。

这边的休息室左大帅哥正在写着东西,就听到了敲门声,“进来。”

戴勋走进来了,叫了声儿,“师父。”

“那么快就找过来了。”左帅停下了笔,看着眼前的人。

“是。”这些天,戴勋在基地很少有机会跟怹说话。

“坐下聊聊。”左大帅哥看着徒弟,咧嘴笑着。

就这样,中午的午休时间很快便过去了,队员们开始了下午的训练。

他们带伤练习着,但是这帮家伙愁眉苦脸的样子,让教官们看着不舒服,于是乎,每个人又多罚做了二十个俯卧撑才罢休。

林岩在练习中总是刻意回避着左帅,这点林峰可是看出来了,虽然表面没什么,但是心里有数。

在下午的训练结束以后,林峰直接叫了左帅和林岩去了一个小训练室。

左大帅哥全程不说话,他知道自家师父心里的火憋着呢。

果然一到了训练室,林某人刚关上门,后一秒已经起腿了,林岩很干脆的挨了一脚,接下来的就是一顿揍。

左帅选择站在了一边,默默看着他们爷俩儿。

这场面要大不大,要小不小,林岩捂着肋骨站在那里,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脸上的表情很是隐忍。

“我就问你,你下午训练躲什么躲?”林峰抽出腰间的皮带打了下去。

“嘶…”小小林哪儿还挨的住啊,毕竟自己全身上下没一个好地方了,现在挨到哪儿都疼,“爸。”

左帅看着小小林那惨样儿也不好说什么,就站在旁边看着。

“上午我没做好,下午有顾忌,我怕再做不好。”林岩说了实话。

“怕管用啊!”当爹的还是在揍人,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

小小林把头转向了另一边,另一下就招呼上来了。

左帅就这么站在那里看着,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眼熟。

“什么时候你能先不过脑子而是先把动作做出来?你上午在干嘛?知不知道什么是慢!动作那么慢!多余动作怎么还是有!”林峰揍的是真狠。

“我错了。”林岩捂着胳膊疼的直哆嗦。

“我就问你认错管用啊?”当爹的一脚踹的儿子跪在了地上。

小小林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又被父亲抽的一哆嗦,他突然转过身,正对着怹,半头没说话。

林峰停了手看着儿子,林岩舔了舔嘴唇,撑回了地上。

“啪!”皮带抽在了屁股上,这痛彻心扉的疼,让小小林喊了出来,他回着头,腿软的根本撑不直,身子直往一边儿倒。

“谁让你叫了?撑不住你就别撑!”林峰下手越来越狠,左帅站在旁边只是看着。

评论(12)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