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2.2 你不是别人

晚上的训练一点也没比白天的轻松多少,林岩气喘吁吁的用手撑着膝盖。

“快点儿!”左大帅哥一脚踹了上去,弄的小小林调整着呼吸,又去拼体能了。

最后收尾的训练总是那么的磨人,等着这家伙完成最后一个蹲起,左大帅哥才去训练厅的角落里拿垫子。

林岩用手擦着汗,来回走动着。

“来,压压柔韧。”左大帅哥把垫子放在了地上。

小小林根本没来得及休息,就下了一个竖叉下去,直接贴地。

“加垫子了啊。”左帅说完就加了两块儿,这下可坏了,悬在半空中身子就那么悬着,弄的林岩紧紧咬着嘴唇。

“怎么没压?”左大帅哥不是很满意的用双手振压着。

“对不起。”小小林道歉了。

“我看一下到什么程度了。”左帅慢慢往下压着,慢慢按到了底,“放松,别跟我较劲。”

林岩一这么被说,立马松劲儿了。

过了一会儿,改压横叉了,依旧先在地上下一个,再加两块儿垫子。

“怎么横叉也没耗?”左帅看眼前的这位,下不去,一生气给了他一巴掌,小小林疼的直道歉。

“要是师父在,你又得挨罚了。”左大帅哥这话刚说完,林峰推门就进来了,“怎么了?”

此时的林岩吓得一哆嗦,“别动。”左帅给他调整好姿势,站起来跟师父说着情况。

当爹的先用手振压了几下,马上用脚直接踩到贴地,疼的自家儿子撕心裂肺的吼着。

“没个半小时别起来。”林峰蹲下身子用手纠正着姿势,随即坐在了儿子身上。

小小林疼的两只手不知道放哪儿好了,他有那么一刻想把父亲从身后推开,但就是不敢。

“师父,您那边弄好了?”爱徒坐在了一边。

“龙啸那边,你抽空再看一眼,我今天带了一会儿他的训练,还不错。要不是要给萧宸总结今天的训练,我还能多带他一个小时。”林峰说道。

“好,萧宸那边怎么样?”左大帅哥问。

“要加强的地方有,多余的小动作一点也没有,而且不像林岩有时候会犹豫,他不会,直接做,很利索。”林某人说着,不忘用手拍了一下儿子的屁股。

“嘶。”林岩真的很疼。

“看没看出来,你俩的区别在哪儿?”林峰说着儿子。

“看出来了。”小小林说完调整着呼吸,自己的胯根儿真的要疼死了。

“那是你干爹揍出来的,你就差揍,这回可以补上了。”林峰这话说的,让林岩没话可接,只得回了一个是。

这耗腿的个小时,过的简直难熬,当爹的就这么坐在自家儿子的身上,跟左大帅哥聊天,底下听着的小小林不知道是怎么个心情。

“你干爹打了你多少?屁股都不软了,硬邦邦的全是肿块儿。”林峰转过身子,在给他压腿的时候,碰到了后面。

“嘶…没打多少。”林岩把脸用手臂挡了起来。

“今儿晚上你的训练我没来得及看,左帅讲给你的,都明白了吗?”当爹的说了一嘴。

小小林有点难受,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父亲晚上是教他的,结果到好,连自己也轮不上跟父亲练了。

“怎么不回话?”林峰就坐在儿子旁边,怹让这家伙自己身子立起来,再耗一会儿。

林岩撇过头不知道怎么回。

当爹的用脚踢了一脚长子的屁股,“多大了,还闹情绪!”

左帅跟师父对着口型,“吃醋了。”,林峰笑了,点着头,又踢了一脚。

“我打你,我罚你,我练你,你怕我,晚上把你交给左帅怎么了?”当爹的直接从儿子的腰间抽了皮带出来,抽在了后背上。

“我就是觉得,为什么要把我交给别人。”小小林说着。

“左帅是别人啊?谁是别人,你再说一遍!”林峰这时已经火了,拿着皮带走到了儿子面前,蹲下身子用铁头拍着他的脸颊。

旁边的当事人没想到怹真的生气了,眼看着自家师父拿着皮带拍在了林岩的脸上,心里也是一惊。

此时的小小林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再也不敢说第二遍。

“我教你,跟左帅教你有区别吗?”林峰问他,林岩马上回了没有。

“你以为左帅是谁啊?你以为他是来玩儿的?你以为他愿意教你啊!”当爹的在儿子面前实力护着徒弟。

“人家左帅有休息时间都不休息了,来给你们做培训,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你以为他谁都教的?”林峰真是急了,用铁头直接抽在了儿子的脸上,这下狠了,红印儿一会儿就上来了。

林岩挨了一下,连忙转过头,又让父亲抽了一下,自己还耗在那里,身子直抖,他是真疼了。

“会不会说话!你再说一个别人试试!”林峰在这方面真的很计较,“他是你的别人吗?我问问你,你从小到大的辅助训练都是谁教的?”林峰拿着皮带还想再抽的时候,看见旁边爱徒,那想求情又不敢求情的样子,索性收了手。

林岩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啊!”林峰抽了下去,小小林的后背挨了一下,打的他紧咬着嘴唇。

“我这边忙的团团转,让左帅教你不行啊!你那点心思怎么就那么小!我不是你一个人的,懂吗?在我顾不到你的时候,有人教你,你应该感到珍惜才对!这么不情愿你还来基地工作干嘛!”当爹的训着儿子,“起来,把裤子TUO了。”

林岩费劲的站起来,简单活动了一下腿,褪了裤子。

“撑着。”林峰把皮带缠在了手上。

左大帅哥随即站起来了,他知道这小子的屁股哪儿还能打啊,再打恐怕就不好了。

小小林撑在了地上,林峰用铁头直抽了一下儿,左帅就看到血顺着屁股一点点流到了下面。

林岩哪儿撑的住,身子抖的不得了,刚刚他拼命忍着才没叫出来。

当爹挥起皮带继续抽了下去,疼的小小林翻转了身子,正对着怹,跪在了地上。

“左帅是你的前辈,也是你的叔叔,不是你的别人!这次来参训的人们并不是都有机会加练的,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得到特别的指点!左帅是最年轻的教授!你说他是别人,是认为他没有本事教给你?”林峰很气自己的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林岩连忙说了没有,解释着自己不是那个意思。

“即使你没有这个意思,你说的话,我就是不爱听!”林某人的霸气劲儿还是那么的足,“不要认为只有我才能教你!不要死认我只会教给你最好的技术!”

“是。”小小林一直以来都是以父亲为榜样的,跟怹练久了,总会认为爸爸就是最先应该教自己的。

“左帅,给你。”林峰把皮带交给了爱徒。

左大帅哥接过了打人工具。

“揍他!我告诉你林岩,你要是现在不想挨打立马可以走!你要是走了,就别想让左帅再多教你!”林峰训着儿子。

小小林重新撑在了地上,“我挨。”

在这家伙心里,他一直以来都认为,父亲会排除万难来教自己,会让其他人去教该教的人,万万没想到父亲会一直忙着教龙啸和萧宸,而不教自己,那种失落感,真的没经历过的话,是不会明白的。

“除了我,还有很多人需要你去学习!并不只有我,你懂吗?”林峰用话点着儿子。

“我错了!”当身后的皮带不停的抽在身上的时候,林岩慢慢的想通了,原来自己的心眼是那么的小。

“叫子梒来吧。”林峰看了一眼,跟爱徒说了一句,左帅把皮带给了怹,走出去了。

当爹的看着皮带上的血,用纸巾擦着,“在基地也好,单位也罢,我不是你的父亲,长官永远是第一位。”

“是,长官!”林岩应了一句。

“只有上下级,长官分配你去哪儿,你就得去,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没有委屈!没有那些小心思才对!”林峰继续说完自己想说的话,看着长子那皮开肉绽的屁股,一阵心疼。

“是,长官!”小小林撑在那里。

过了一会儿,左帅带着西门子梒来了,后面还跟着林飞。

“怎么你也跟着来了?”林峰说着弟弟。

“左哥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俩还在训练,就一起过来看看。”林飞赶忙说。

“都几点了怎么不去休息?”当哥哥的看着时间问道。

“我等子梒教完家豪,俩人练了练走位,怕生疏了。”弟弟说着实话。

“峰哥,怎么处理?”西门子梒看着这小子还颤抖的撑在地上。

“林岩,趴地上就好了。”林峰说了一句,这家伙才趴在了地上,“你治吧。”

“哥。”林飞看了一眼侄子的伤处,可够触目惊心的。

“咋了?”林峰问。

“明天的训练,他还能练吗?”弟弟问了一句。

“能,怎么不能,你们谁受伤了就歇了?”当哥哥的怼了一句。

左帅在旁边看着小小林拼命忍着疼,有好几次想翻过身。

“你们谁帮我按一下他。”西门子梒真的不方便清创。

林飞和左大帅哥马上去帮忙了,林峰站在边上看着,一会儿看累了,自己去旁边打沙袋,再过了一阵子,打了电话给迟京。

“媳妇儿。”

“出什么事了?”迟京有些着急,这大晚上的打电话过来。

“儿子的屁股被我打开花了。”林峰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那头,远远的看着。

“嗯。”迟京没多说话。

“对不起。”林峰说了一句。

“咱不是说了是孩子成年以后就没有这个约定了吗?你忘了?那个时候我不让你打那么狠,是怕儿子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媳妇儿一字一句的说着。

“嗯,还是想说对不起给你,我知道你心疼,但是我也心疼啊。”林峰看着远处的他们。

“难为你了。”迟京的一句话就是暖心。

“谢谢你体谅我,媳妇儿。”林峰是真的难受了。

“嗯,你好好的。”虽然迟京也心疼,但她不会去埋怨丈夫。

“好了,还有事忙,等什么时候再打给你,快睡吧。”林峰柔声说着。

“你也早早休息,晚安。”迟京说完挂了电话。

林峰站在远处,看着他们给儿子治伤,怎么也不愿意再往前走了,他怕这小子会忍疼忍的很辛苦,特地站远了一些。

“小子,你爸不在,疼就喊出来。”西门子梒说了一句。

接下来,小小林便是疼的吼了出来,当爹的站在远处,真真切切的听到了那叫声。

“就快好了。”子梒做着最后的处理,“记得按时来换药,没几天就能好。”

“是。”林岩已经快疼懵了。

“好了,把裤子穿上吧。”西门子梒说了一句,林飞和左帅往后退了几步,林峰走了过去,他看着儿子慢慢撑起来,慢慢站在那里,把皮带拿给了他。

“林飞跟子梒你俩把他送回宿舍,要么就让他住你们谁的宿舍,晚上看着点儿。”林峰知道这一天是真打狠了。

“是。”这俩人回答的挺齐。

林峰看没什么事儿了,带着徒弟回宿舍了。

在宿舍的师徒俩人,谁都没先说话,左大帅哥没想到自己的师父会那么护着自己,他看着林岩挨揍,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这就是你当初问我为什么让魏宇教你,而不是我的那件事儿,这,是一样的。”林峰在客厅里说了一句。

“是。”左大帅哥应了一句。

“心理关。”林峰说着,左帅继续应着。

“林岩挨的没你狠呢,你还难受上了?”当师父的问着爱徒。

“不一样的,是你们是父子啊。”左大帅哥没想到师父会很在意那两个字,“别人。”

“你不是别人。”林峰看着徒弟说。

“嗯。”左帅应着,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评论(24)
热度(23)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