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2.3 冷态度

林岩这一晚上睡的并不好,经常会疼醒,凌晨四点的时候他就再也睡不着了。


林飞在这个时间里,已经起床准备去训练了,刚要开门出去,就看到侄子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了。


“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


“疼醒了。”小小林全身难受。


“离你们训练的时间还早着呢,再眯一会儿吧,我先走了,你要出去的话,记得把门锁了。”当叔叔的叮嘱完侄子才离开。


林岩应了一句,他不知道为什么叔叔这么早就起床了,自己喝了一杯水,去洗漱了。


这时,窗外传来的阵阵声音,弄的小小林有些好奇,他打开窗户,向外望去,可以看到操场上有人出操,这家伙赶紧洗了一把脸出门了。


当他一瘸一拐的来到操场的时候,发现父亲正带着教官和助教团队在训练,自己默默站在最外面。


林峰一项一项的带着练,忽略了站在远处的儿子,几个教官切磋一下,马上就热闹起来了。


左帅跟林飞打实战,林峰说不让爱徒用腿,不让弟弟用手,这俩的趣味比试,把团队的人们全逗乐了。


小小林站在一边看着,好像他在另个世界一样,别人都看不到自己。


时间再过了半个小时,教官和助教团队的训练结束了,人群这才散去,准备着早上队员们的训练。


林岩还是站在远处看着,他看见父亲跟叔叔说了一句什么,才去找左叔叔。


这俩人聊天的样子,惹的小小林有些羡慕,父亲帮左叔叔压了压腿,左大帅哥简单耗了一下就起来了,这一些小举动也惹的他有些在意。


要说林峰他们没看到远处的人吗?怎么可能,不存在的。


只是怹懒得搭理,等时间差不多到了,才让爱徒去找儿子。


“既然你来早了,那说好的侧姿匍匐,你还记得吧?做去吧。”左帅见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交代完毕,转身走了。


林岩不知道是不是惹到左叔叔了,尴尬地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才去训练。


大操场,爬个一圈儿是很费劲的事,况且人家用来跑步,他用来爬。


林峰看队员们还没来,就跟爱徒又多练了一会儿。


等小小林爬完一圈儿回来,已经是有些精疲力尽了,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起来,起来。”左大帅哥一边擦着汗,一边催。


此时此景,队员们已到位,林岩赶快站起来入队了。


林峰的第一句话就是卸了自己儿子的队长职位,直接让萧宸补位,这一决定让在场的队员们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接受了。


小小林有些难受的低下了头,跟着做着训练。


这一早上的糟糕心情一直持续到了上午的训练,林峰对儿子爱搭不理的态度也是没谁了,连训练中的指导也懒得说了,直接让萧泽毅教,自己去教萧宸。


林岩撇过头,看到怹不理自己,心里更难受了。


左帅也是简单摆一下他的姿势,再多的就什么也不说了,小小林看着左叔叔,心里想的是,“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师徒俩同时对林岩的态度冷淡,纯属头一遭,林飞跟西门子梒在旁边看了也没办法,许松更是会打了,一腿扫上小小林的屁股,“再不好好训练,你想让你爹把你逐出去吗?”


一句在耳边的叮嘱,弄的林岩有些不好意思。


就这样,在经过有些别扭的晨练过后,在食堂吃早餐也是别扭的,小小林有些任性的选择了不打饭,一个人拿着饭盘,站在父亲的餐桌前站了许久,一桌人各自吃着饭,林岩就那么站着。


“干嘛?”吃完饭的林峰坐在椅子上抬头看了一眼儿子。


“没事。”小小林有些倔的站在那儿,他不服父亲不让自己当队长。


“快去吃饭吧。”许松提了一句。


林岩死活就是不走,半天来了一句,“为什么把我撤了?我做的不好吗?”林岩问的很认真。


“现在是吃饭时间,我没有理由要回答你的问题。”当爹的喝着粥,一点也没想再多理会。


“为什么?”小小林想不通,明明自己那么努力的在训练啊。


此时的林峰一点也不说话了,林飞站起身直接把侄子拉走了,拉去一边看着他把餐桌上的饭吃了,才放他走。


“这孩子怎么回事?”萧泽毅看林飞回来了,问了一句。


“这几天的事情都弄在一起了,这小子心里难受,而且现在这个阶段得调整一下心态。”林飞回。


“还不就是这家伙想着只能是峰哥在第一时间教他吗,其他人教他就不乐意,在心里把峰哥放在很高的位置上,听不进去其他人的指点和建议。”西门子梒说。


“这样啊,以前萧宸来基地训练的时候也这样,后来被我治好了,现在我儿子好带许多。”萧泽毅用胳膊肘轻轻捅了一下林峰,“这种事,要做心理辅导的,别光硬着来。”


“你干儿子,你心理辅导去。”林峰凶了一句。


“我说他听啊?这个时候还是你去说管用。”萧泽毅说完,赶紧补了一句,“你儿子从训练到现在都挺好的,别伤了孩子的心,你看萧宸现在还知道跟我说说话。”


“哎呀,我知道了。”林峰嫌烦站起来走了。


别扭的晨练,别扭的早餐,别扭的训练,这一上午好像都是在别扭中度过的,当萧宸反复练习着拆卸木仓时,萧泽毅眼看着儿子右手的血泡破掉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


那血掉在了地上,当爹的径直走了过去,拉着儿子去了后面。


“有事儿没?”萧泽毅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家儿子受伤,当时这次他格外担心。


“没事儿。”小小萧咧嘴笑了。


“给你的手套呢?”当爹的马上问。


“我干爹不让用。”萧宸一脸尴尬。


“给我看看。”萧泽毅紧张的神情都写在了脸上。


“不用了,我还要去训练。”小小萧把手藏在了身后,准备走人。


“给我看看。”萧泽毅抬头看了一眼儿子。


萧宸这才有些害羞的把手伸了出来。


“疼不疼?”当爹的问。


“不疼。”小小萧没思索就回了一句。


萧泽毅抬头看着长子,轻轻说了一句,“我都忘了,你已过了喊疼的年纪。”


萧宸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当自家长子真真切切来到基地做入职训练的时候,萧泽毅才反应过来,这一切的一切原来过的是那么的快,快到眨眼间儿子已成人,快到儿子也要接班了。


“之前是我逼你一直训练的。”当爹的掏出自己的JI救包,给儿子做着消毒和包扎。


“爸,您也有心疼的时候啊。”萧宸轻轻说了一句,弄的萧泽毅一怔,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地在处理伤口。


“到现在,我真是希望你是自己自愿来的,而不是因为我和你爷爷。”萧泽毅说道。


“这些年我想了很多,想不通的时候看看您的笔记,也就知道了我未来的路,我知道您本身也是不想接班的,一路被打被骂被罚着过来的,您其实也不想重蹈覆辙的吧?”小小萧这才说出来自己心里的话,“其实我知道您会心疼,每次您罚完我,都会默默躲在一边看着我完成最后的数目才会放心,每次您打完我,晚上的时候总会偷偷来上药,然后说是妈妈在照顾我,其实,我习惯了看您默默心疼的样子了,今天当您露出着急的神情的时候,我一直想要的就是这个样子,您一直以来做的事情,我都知道。”


“嗯。”当爹的简单应了一句。


“小时候不理解您为什么有一段时间是不在的状态,家里只有我和妈妈,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现在越长大越明白了,这个职业本就是如此啊。”萧宸继续说着。


“能想开了就好。”萧泽毅有那么一点欣慰。


“爸,我要去训练了,要不然干爹会说我的。”小小萧看自己的手被弄好了,赶紧跑着归队了。


萧泽毅看着奔跑着的长子,心里五味杂陈。


这边别扭的父子档一直别扭到了上午训练结束。


“这是你自己的坎儿,自己迈过去,我给你撤了是要让你反省。”林峰跟儿子说了一句,“并不是你做的好不好。”


“是,长官。”小小林站在那里回着话。


“再说你一身伤,有什么能耐做队长?”林峰说了一句,弄的儿子脸红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规矩,再跟着挨,你想什么时候练好?受伤太多也会被刷掉的,毕竟你们这次培训完是要直接出任务的。”


“爸,对不起。”林岩有点愧疚。


“叫我什么?”林峰淡淡问了一句。


“长官。”小小林连忙改口。


“你左叔叔得哄一下,要不然,他不理你。”当爹的说。


“您也看到左叔叔不搭理我了啊。”林岩撅着嘴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那么幅模样呢。


“左帅可是有性格的人,惹错人了吧。”林峰一脸的幸灾乐祸,“别以为他会跟其他人一样,因为你是我儿子就怎样,他脾气上来了不好顺。”


“爸。”小小林一脸慌张。


“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处理,左帅今天要是跟我说不再教你了,我也不会把你再推给他。”林峰淡淡说了一句,俩人一起去了食堂。


在用过午餐后,林岩敲开了自家父亲的宿舍,“我来找左叔叔。”


“左帅,有人找你。”林峰冲里间说了一句。


“不在。”左大帅哥的脾气也是没谁了。


小小林看了一眼父亲,林峰理都没理,在这件事上,怹已经没有再多的插手的余地了。


“左叔叔,您跟我谈谈吧。”林岩这下才是慌了,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位那么酷的时候,尤其还是父亲在的时候。


“我要休息。”左大帅哥说完,出来转了一圈儿,亲手把林岩送出门外,才关上了门。


被推出去的小小林只得回了自己的宿舍。


“师父,我今天要是揍了林岩,您可别怪我。”左帅在客厅里站着。


“你俩之间的事,怎么处理都是你们的,与我无关,别顾及我。”林峰知道自己要是插手这件事,会让爱徒很难做。


“那我休息一会儿,师父。”左大帅哥站在客厅里可挺拔了。


坐在沙发上的林峰应了一句,爱徒才进屋。


等到下午的训练就更别扭了,左帅直接忽略掉林岩,弄的一下午的练习都没了心情。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林岩努力留住左大帅哥,他才勉强站在了那里。


“我错了,请您原谅我。”小小林低头道歉。


此时的左帅上来一拳就把林岩打的半跪在了地上,“知道师父打我们的力度从来不轻的吧?记着这种疼了吗?”


“对不起。”小小林是第一次看到平时嬉皮笑脸,什么时候都对自己特别照顾的人,会变成超级严肃,超级冷面孔的人。


“晚上去跑极限越野。”左大帅哥把他拽了起来,一脚踢上了屁股,疼的林岩一个冷颤。


评论(13)
热度(23)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