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2.4 偏心+不会哄人

“师父。”左帅带完训练了。

“怎么样?”林峰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林岩认错态度还是挺好的,被我罚的能老实好一阵子。”左大帅哥并没有急于坐下。

“教吗还?”当师父的问的很严肃。

“教呗。”爱徒回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在商量事情的时候,他俩总是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我不勉强你。”林峰说。

“我懂您的意思。”左大帅哥笑了一下。

“明天林巍应该会来基地。”林峰翘起了二郎腿。

“嗯?”左帅没细问。

“我父亲一直在教他,这孩子不是上高中了吗,每个周末都会过来训练。”林峰从桌子上拿起了杯子,爱徒看里面没什么水了,拿着杯子去接完热水才拿给怹。

“不是您不想林巍到这行来的吗?”

“是啊,但是我父亲的意思是不管以后做什么职业,这些训练都得练。”林峰捧着水杯喝了一口水,“其实我父亲的做法是对的。”

“是。”左大帅哥站在怹身边应着。

“这小子的细节做的很细,我父亲因材施教,知道林巍的性格大大咧咧,就特地磨他的性子。”林峰在小儿子的训练上没插过手。

“那林巍来基地,您教他吗?”左帅问了一句。

“父亲说怹什么时候教好了,什么时候交给我,不知道明天是不是可以交给我了。”林峰也在想这个问题,当初是自己不想教小儿子的。

“师父,想开了吗?”左大帅哥问道。

“也许吧。”林峰吹了吹杯子里的水又喝了一口。

一大早的晨练,林晁带着林巍出现在了训练场上,这个时候正好是哥哥的训练时间。

林峰看了一眼,让许松带训练,自己跑去了后面,打着招呼。

这次是迷你林第一次看到父亲给爷爷敬礼,整个流程就是一个模式,让他觉得好生疏,而这俩人的说话方式,也让他觉得好尴尬,弄的自己站在旁边不知道该如何问好。

林峰尽量找着话题,林晁随意走动着,看了一眼林巍又看了一眼儿子,“是时候了。”

“这小子的技术是很细腻的。”林大BOSS说了一句。

“是,长官。”这句话让迷你林听着好不习惯。

“林巍啊,跟他们活动活动去。”林晁说完,孙子就跑出去了。

“你该接手了。”林大BOSS说了一句,看着远方,“我都是按着你的教学方法和特点去教的,你在接手后,他不会不适应。”

此时的林峰怔了一下,“原来您那么细心。”

老爷子背着手走远了。

在队列中正训练的林岩,眼看着弟弟跑过来的时候,有点儿懵逼。

此时的林晁已经溜达到教官堆里去了,问着今天的训练内容,让他们安排一些林巍可以跟着一起完成的训练。

队伍中队员们都对这个毛头小伙子很是好奇。

林峰是真的很好奇小儿子的技术到底有多细腻,随便找了几个动作,挑了几个队员与他一起做。

同样的技术动作,做出来的时候,迷你林虽然年纪小,但是对于细节的处理是那么的自然,一下子就把其他人比下去。

然而林巍的技术细腻仅限于他所掌握的,换到其他的项目,这小子就不行了,林晁只是把孙子的基础打的更牢固了。

当晨练结束的时候,林巍跑过去给了兄长一个大大的拥抱,好奇的看着某人全身的装备,“哥,给我看看嘛。”

“你跟爸打招呼了吗,就跑来抱我。”林岩问着。

“不知道怎么打招呼。”迷你林这个性格也是没谁了。

“你没看爸等你呢。”小小林看着远方。

“那我走了。”林巍跑去了父亲身边,看着兄长走了。

“爸。”迷你林打着招呼。

“你爷爷怎么安排的?”林峰直接问。

“爷爷说怹把我交给您了,这两天的训练,您说了算。”林巍说。

“回家吧。”当爹的看了一眼小儿子。

“为什么?”林巍直接一个反问过去了。

“你坚持不了。”林峰撇了一眼次子。

“我们那么努力到现在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您让我回家的?!这不公平!”迷你林急了。

“什么叫公平?”当爹的冷冷看着他。

“凭什么哥哥能训练!”林巍继续怼。

“因为那是你哥。”林峰回了一句。

“我才不回家!我辛辛苦苦练这么多为了什么!”迷你林站在操场上吼着。

“为了你自己。”当爹的说。

“您偏心!”林巍撇过了头,“为什么不肯教我!”

这个还在青春期的孩子哭了,本来自己满心欢喜想着终于可以来训练了,结果却遭到了父亲的闭门羹。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林峰说了一句。

“为什么!怎么就我不应该来了!”迷你林用手摸着眼泪。

“回家吧,当初答应你训练只是为了你有个好身体罢了。”当爹的继续说着,弄的小儿子好难过。

“我想跟我哥一起训练!”林巍攥着拳头,抽泣着。

“回去吧。”林峰说了一句。

“我告诉爷爷去!”迷你林一会儿的时间就跑远了。

林峰也是没办法,直接去了食堂,走去了里面,正好看到小儿子在父亲的饭桌旁哭诉。

“长官,这孩子教不了,您带回去吧。”林某人直接走过去了。

长官们吃饭的地方是另一片区域,迷你林这是熟门熟路。

林晁吃着饭没说话。

林巍哭着,现在的他好委屈。

林峰就这么站着。

过了一会儿,老爷子开口了,“别哭了,擦擦眼泪,找你哥吃饭去。”

迷你林好不容易不哭了,才应了一声儿走了。

林峰站在那里看着小儿子离开了。

“过来。”林晁吃完饭了,用纸巾擦着嘴。

“你想怎么着?”

“我教不了。”林峰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这里除了他爷俩别无他人。

“不教?”老爷子抬腿就踹。

林某人硬挨了几脚。

“不教。”林峰刚说完又是一顿揍。

“还想护到什么时候?”林晁问道,“我能由着你乱来!”

“我不教。”林峰继续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你小儿子跟林岩一样有天赋,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这块儿料!”林大BOSS说着。

“我知道。”林峰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别毁了孩子。”林晁说了一句,“你今天再好好看看。”

“那我看看。”林峰回着,“没什么事我走了。”

这一早上的跌宕起伏也是没谁了,教官们开着会调整着训练内容,等到开始训练的时候,林巍比谁都珍惜这次机会,比谁都拼命。

林峰看着次子的表现,看着他的眼神。

林岩没想过弟弟会有一天能与自己一起训练,甚是珍惜。

等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迷你林腿抽筋了,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当爹的走过去想帮一把,结果被儿子躲开了,宁可就这么疼着也不让人动。

操场上周围人都走远了,唯独剩下这对儿父子。

“别碰我!”林巍坐在地上用脚踹着父亲。

林峰当作没事人一样,帮儿子弄着腿,迷你林很不老实了踹着怹,“别动我!”

林巍的状态很愤怒,很委屈,很难受。

当爹的给次子弄好了腿,帮他放松着身体。

“跟你说了别动我!”迷你林显然不吃这套,坐起来想尽办法打着父亲。

林峰挨了几下,还是帮小儿子做了简单的放松,林巍一只脚根本挣脱不出父亲的手,干脆躺在地上说:“别管我啊!”

当爹的看了一眼他,松开了手,迷你林站起来就走。

小儿子的心被父亲砸成了好几瓣儿,生气的跑去了食堂。

林岩看着弟弟生着气来吃饭,自己便开导了几句。

迷你林一个人生着闷气,吃好饭跟兄长回了宿舍。

“小屁孩儿,还生气呢?”萧宸逗着他。

“哼。”迷你林真是要气死了。

“休息一会儿,还得训练。”林岩说了一句,弟弟才躺到了床上,一句话也不说了。

等到下午的训练开始的时候,林巍更加卖力了,弄的几位教官看的有些懵,没想到这小子那么拼。

林峰继续加大难度,迷你林跟着拼到底,这一下午像是这爷俩的PK,其他队员有的体能都跟不上了,林巍还在拼。

“这小子的潜力巨大。”许松跟萧泽毅说了一句。

“是啊,我说林峰啊,别不管人家了,看这小脸儿委屈的。”好兄弟在旁边说着。

“知道了。”林峰应了一句。

等下午的训练结束了,迷你林还在生闷气,一个人随便在场地里走动着。

“跟我谈谈。”林峰跟小儿子说道。

“谁跟你说话啊!你不是不教我吗!谈什么!”林巍别扭的站在那里。

林峰知道小儿子脾气上来了,一个人生闷气,委屈都快委屈死了,在那里哭。

“别哭了,跟我说说话。”当爹的看着他背对着自己抽泣着。

过了一会儿,迷你林转过头说着,“您知不知道我盼着今天付出了多少?”

林峰淡淡问了一句,“真的那么想跟我们一样?”

“是!”林巍的眼泪说什么也止不住。

“别哭了。”林某人哄着小儿子。

“您偏心!”迷你林擦着眼泪。

林峰知道自己是真的伤了儿子的心,所以即使林巍怎么发脾气他都接受。

“反正这一天的训练都结束了,我走就是了。”迷你林真的好委屈。

“儿子。”当爹的叫了一句。

林巍在今天冲父亲发火都是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那么的没规矩。

“咱俩聊聊。”林峰开口说着,迷你林才是十六岁的少年啊,情绪上来了忍也忍不住,就是不停的哭。

天色渐渐黑了,“儿子,你真的喜欢这行吗?”当爹的问着。

“是。”林巍应了一句。

“委屈了?”林峰问。

“是。”迷你林继续答。

“以后还会有很多委屈的事情。”当爹的说了一句。

“没有比这个更委屈了。”林巍怼了一句。

“别生气了,好吗?”林峰摸着孩子的脑袋。

迷你林还在说着赌气的话,“您要是不想教我,我就回家。”

这点林峰理亏,是他惹的小儿子伤了心,现在怎么哄也哄不好了,再说他怎么会哄人呢,很快就没办法了,索性打电话叫了弟弟过来。

林飞飞奔过来的时候,林峰还不忘凶着弟弟,“怎么那么晚才来!”

“对不起。”林飞道完歉,看见这别扭的父子俩也是醉了,自己想笑又不能笑,轻轻在迷你林耳边说着什么,侄子才跟着走了。

林峰有些尴尬地跟在了后面,在育儿方面,他真是没哄过人,从来都是凶惯了人,这回是自己伤了孩子的心,愣是哄不好了。

评论(19)
热度(16)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