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 2.5 套路啊套路

第二天的训练,林巍一早便起来跑步,只不过他还在生气,晚上住在子梒的宿舍里哭的一塌糊涂,大半夜的林飞和西门子梒又开导了一回才肯睡觉。

此时顶着黑眼圈的两位教官正打着哈欠,林峰见了他们问了一句,“没睡好?”

“峰哥,小子的脾气像您,收了吧。”西门子梒会说话,边儿上的林飞偷偷笑着,想赶紧溜之大吉。

“站住,你想干嘛去?”当哥哥的问了一句。

“我去看看林岩啊。”弟弟赶紧回。

“林巍哄好了吗?你就去找林岩。”林峰说着,一脸哭笑不得的林飞看着怹,“哥,人不是我惹的呀。”

“还说。”林峰撇了一眼弟弟,“你不是哄孩子哄的挺好的吗?”

此时的某人也想要溜了,可惜被叫住了,“还有子梒,你俩不是哄孩子一绝吗。”

俩人四目相对,愣是不知道回什么好了。

“哥,我俩开导一晚上了,道理什么的全都讲了,解铃还须系铃人啊。”林飞说了一句大实话。

“我就没哄过孩子。”林峰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小儿子在操场上跑了一圈儿又一圈儿。

此时的林岩做完晨练看到弟弟还在跑步,顺手给他拦下了,“怎么了?爸罚你了?”

“呵,还罚我呢?怹连教都懒得教我,昨天跟我说让我回家呢!”迷你林这火儿一下子就上来了。

林峰站在远处默默看着他俩。

“怎么惹到父亲了?”林岩继续问。

“谁敢惹怹啊?我昨儿去那儿,怹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走!”林巍攥着拳头,眼泪汪汪的让兄长看的不是很忍心。

“别哭了,爸不是不想教你。”小小林说了一句。

“那是为什么?你说啊!”迷你林的火气不小。

“弟弟,你知道吗,我有一段时间跟爸商量了一下,从JUN这事儿吧,我来就好了,不让你掺合。”林岩一本正经的看着他。

“我要你罩着啊?凭什么不让我掺合!”林巍直接上前推了一把,推的兄长往后退了一步。

“太苦了,这条路真的不好走,你能别来就别来,这里不仅有人的憧憬,还有现实啊。”小小林继续说着。

“你们总不能让我接触都没接触呢,就让我断了这个念想吧!家里的亲戚朋友全是做这个的,我怎么不能做!”迷你林一脸的不服气。

“爸是想让你不要再吃与怹一样的苦,我也是这样想的。”林岩刚说完,弟弟马上怼,“我要过我想过的生活。”

“你现在的生活怎么了?不好吗?”小小林问。

“怎么我现在的生活就好了?爸陪你的时间比我多,怹肯陪你训练,我只有妈妈陪着,我也想训练怎么了?我就是羡慕你跟爸爸待在一起的时间比我长!”迷你林说了真心话。

“其实,我还羡慕过你和妈妈待得时间长呢,每天不用训练多好,不用被父亲凶。”林岩看了一眼弟弟,“我们就是在围城里啊,互相羡慕着对方,后来我慢慢想开了,想着我是老大就应该更有担当,就应该照顾好弟弟,所以我才跟父亲说,不想让你再受苦。还有啊,以前我训练到几个最难熬的阶段的时候,父亲总会跟我再三确认真的还要再继续下去吗,我每次都说要。最初的时候,不是我真的想继续,是我怕自己不继续了,父亲会让你来训练。”

林巍静静听着,眼泪掉在了地上。

“不是我怕你夺走父亲对我的关爱,而是我怕你再受与我一样的苦,那个心情真的不舒服,我一步步走到了现在,太知道有多苦了。然后,后面那几个阶段就是我心底里想要继续了,因为我慢慢知道了什么是担当和责任,也慢慢想要做的更好一些。”林岩不知道现在跟弟弟说这些他会不会听懂。

迷你林听完还是想去跑步,他看了看周围人还在跑,自己不想与哥哥再说下去了,正准备走的时候被拦住了,“别动我!”

“让你放开我!”林巍直接动手了,给了兄长一拳加一脚,招招打在旧伤上,疼的林岩脸色苍白,撑在膝盖上缓了一会儿,才直起身子。

“哥,您怎么了?”迷你林这才紧张起来,看到兄长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没事,你跑步去吧,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小小林说了一句。

“是不是爸打您了?”林巍急了。

“现在是你打我了。”林岩真拿弟弟的脾气没辙。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迷你林道着歉。

“什么时候能把你的性子收敛一下!就你这样子去哪儿都会被收拾,要是爸真的开始教你了,早晚跟你算帐。”小小林用手拍了一下弟弟的屁股,“你好自为之,这两天,爸的脾气可都任由着你胡来呢,你有委屈,你有脾气发泄一下得了,再闹下去,怹可就真的不好惹了,那个时候,真的不好收场了。”

当哥哥的提点了弟弟几句,跑去集合了,留下他一个人在操场上溜达。

这一早上的时间过的也快,迷你林随着队伍去食堂进餐了,中间休息的时间,林峰叫几个教官开了会,上午要给队员们做阶段性的测验,有助教们带着去做就可以了,几名教官里留下子梒和林飞在就可以了,许松和萧泽毅可以趁着这个空档再去忙忙基地的其他工作,林峰给他们安排好了,自己去找了小儿子。

林巍依旧在操场边上溜达着散心,除了操场他不知道还有哪个地方可以去。

“儿子。”林峰一找一个准。

迷你林应了一声儿,不去看父亲。

“跟我谈谈,好吗?”当爹的知道是自己委屈了孩子,拉下面子说着。

林巍这回是秒回,“好吧。”

“你真的喜欢吗?”林峰问。

“喜欢。”迷你林回。

“会很苦。”这个事情做爹的一直在强调。

“我会跟哥哥做的一样好。”林巍说了一句。

“当初,你进JUN校的时候,我就跟你说了,你现在即使做的事与我们一样,但后面如何还得是我决定,你还记得吗?”林峰超级严肃。

“我记得,您说即使依着爷爷把我送进了JUN校,但后面考大学的事儿得您决定,这也就意味着,我这高中三年其实是您让我过过瘾的,等到考大学的时候,您不让我去魏子叔叔的学校,我也去不了,白搭一场。”迷你林有些无奈,“即使我现在做了训练,进了学校,但始终想的是,您在我考大学的志愿上会选什么。”

“入学还不到一年,适应吗?”林峰这是小儿子上JUN校以来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适应。”林巍回。

“要是你想通了跟我训练,会很累,很苦,很委屈,就跟你哥一样。”当爹的说着以前不知道说了不少遍的话。

“我一直以来就想跟哥哥一起训练,一直就想让您教我。”迷你林还在哭,他真的好委屈。

“成了,别哭了,上午跟我练一下,下午你爷爷就该接你回学校了。”林峰拍了拍小儿子的肩膀。

“爸,您真的肯教我了吗?”林巍擦着眼泪。

“是。”林峰的心啊,真是难受坏了,想着不能让俩儿子训练,偏偏自己找上门来要求练,他还能有什么其他方法了吗?没有。

“爸,真的吗?”迷你林反复问着。

“是真的。”林峰用这个办法,其实也是在另一方面巩固孩子们想要继续练下去的决心吧,毕竟,白给的训练机会谁会珍惜呢。

林巍啊,你玩儿套路,还是玩儿不过你爸啊!

评论(13)
热度(12)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