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91 外在与内里

“大师兄。”左帅在办公室里看到了推门而来的魏宇。

“嗯。”魏子只是轻声答应了一下。

“今天上午的安排是这样的吗?”左大帅哥拿了文件过去。

“就照着这个开DongYuan大会,毕竟学校与学校之间的比武就要开始了。”魏宇说了一句,准备拿着打印好的文件走人。

“大师兄,师父。”左帅说话停顿了一下,让魏子好好看了小师弟一眼,“怎么了?”

“师父这次还没定什么标准之类的吗?”左大帅哥问了问。

“昂,这个啊,还没有。”魏子还以为昨儿晚上的事儿,小师弟知道了呢。

“好吧。”左帅准备去忙了。

“我走了。”魏宇以最快速度离开了师弟的办公室,生怕再多待一会儿,自己的事儿就露馅儿了。

左帅也没觉得大师兄有什么反常的地方,自己拿着东西准备干活儿了。

魏子走在路上,边走边觉得伤口蛰的慌,想起了师父昨儿是真的气他没教好张扬,还有自己无心说的那句话,谁知道张扬听了,真的会去给人家打下手啊。

魏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暗自总结了一下是这样的,“真的就怕说对话,会错意。”

这打挨都挨了,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毕竟在林峰眼里的魏宇必须时刻准备着,必须时时刻刻都是好的。

“师兄,您有事儿没?”张扬在手机上打出了这一行字儿,反复琢磨着,不知道要不要发出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找魏宇说道这事儿,但是他心里总有着过意不去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

最终,张扬的短信也没发出去,他想等自己见了大师兄再问也不迟。

学校里的关系是要站队才能混好,像魏子,左大帅哥和张扬来讲,就神马也不用愁了,从始至终都有靠山。

魏宇在学校里工作了那么久,怎么会不知道,上面的人恨不得天天缠着新分配来的教员,拐弯抹角的让其站队。

一是看重没beijing的才好变为自己人,丰满自己的羽翼。

二是让li场不坚ding者尽早确定下来。

而林晁、萧霖和游逸飞就不需要这么做了,因为冲着他们而来的年轻人从来只多不少。

这就是为什么,上次会发生刘东拉魏子和左大帅哥站队的事儿了。

闹半天,人家压根儿没搞清楚关系,才闹了个大乌龙出来,现在他们的人见到魏子和左大帅哥都挺不好意思的呢。

其实魏宇从没想过要站队,要站谁的队的问题,因为他本身心就正,更是没有想过大树底下好乘凉,只是一心一意跟着林峰罢了。

“嗨,早上好,这回我们组成联队训练,是为了后面的比武可以获胜。”魏子走去了会议室,跟眼前的人说着什么。

“对的,对的。”马捷站起身笑呵呵的回答着。

“谁也想不到会有合作的这一天啊。”魏宇有些不太想搭理他,毕竟这人曾经是刘东的人,不仅单挑过小师弟,还对提拔他的上司反咬一口。

“不知道上面的小组DIAO查结束了?要不你怎么会有空来与我开这个碰头会。”魏子不等此人回应,自顾自地又说了许多。

“已经查完了,就等结果了。”马捷舒了一口气。

“这是文件,您过目。”魏宇没接话茬儿,倒是很客气的把纸张递过去了,他顺便扫了一眼椅子,心里想着,要是对方不坐,自己也就不坐了,这一会儿的功夫,谁成想这家伙坐下了呢。

“chou调精英组队,那不小意思。”我们的马教员之前做的是文职,现在被刘东弄到系里改抓训练了,真是不可思议。

之前刘东提上来的人,没人敢动,现在自己人给他告了,后面的一系列问题也会发生,比如像马捷这样官不对位的,就得重新调整。

虽然现在这俩人在探讨沟通正事儿,但是,魏子满脑子想的这个人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待事情谈妥,马捷并不着急让身边的人离开,“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傻。”

魏宇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怔了一下,没吭声儿。

“我知道全单位的人,都在骂我忘恩负义,也知道你们没人愿意与我一起工作。”马捷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但还是说了,可能他太久没找到可以去诉说的人了吧。

“容我站起来活动一下。”魏子实在是坐不住了,站起身慢慢活动着身体。

马捷看他不着急走,又说:“刘东拉拢你们的事儿,其实我觉得你们做的是对的,我单挑左帅,还有一个原因是想看看,林峰的人到底有多强。”

“现在说这些事儿是什么意思?”魏宇不太想听他讲故事。

“我只是想说,我也是迫不得已的,要知道,刘东就像一棵大树,告gao倒他很难,能找到人一起来做这事儿更难。”马捷说。

“为什么非告不可?”魏宇终于还是问了。

“有些事情不能发生了,就跟没发生过一样。跟在刘东身边很苦逼,我家是农村的,家里人开了个饭馆,每次休假回来,都得带很多刘东点名要的酱肘子什么的给他。”魏宇听了有些小惊讶,“不信是吧,我都有录音的,那是我实在忍不了的时候,才决定一定要留zhengju告他的,刘东有时候总喜欢,深更半夜的叫我们去给他买夜宵,要是没看到,或是没及时回复,第二天准会挨的很惨,所以我们的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魏子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人,马捷继续说,“这边的事儿,明儿结果就出来了,压在我心头的大石头就快落地了,还有,我知道我的才干与现在的职位不符,所以我申请上面的diao动了,再说,也不是我想升职的,那个位置就是刘东的傀儡,只要不按着他说的做,就会挨打,要知道,我已经忍了那么多年了,再也忍不住了啊。明天,上面会给我一个交代,也会给你们一个回答。我今天说那么多,只是不想让我敬佩的人,那么不想与我一起做事。”

“这些事,明天再说也是可以的,为什么要说给我听。”魏宇站着问他。

“我怕明天说了,像是在解释。”马捷回答的有些尴尬。

“事沟通好了,我就先走了。”魏子并不想再多待一秒,整个过程他都录了音,就怕别人万一找茬儿,他也有zhengju,毕竟不是他先挑起这件事儿的。

工作上的事情要传达,系里的学生要选拔出一部分来组成联队,魏子知道这次他们这个队,肯定会输,从见到马捷的第一面起就知道了。

待一天的工作都做完了,魏宇并没有着急回家,他把这事儿跟小师弟说了,才出门开车,准备去找林峰。

“喂,师父。”魏宇很罕见的打了电话过去,林峰当看到手机屏幕里显示的联系人后,也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他这个大徒弟怕他怕的不可能这么积极zhudong给自己打电话的,除非是有什么事儿了。

“怎么了?”林峰此时正在走廊上休息,一会儿还得去带训练。

“有事要说。”魏子硬着头皮说了四个字儿出来。

“我这边忙,你开车来单位找我。”林峰说完挂了电话,直奔训练场。

评论
热度(17)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