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97 这还是那个左帅吗?

当鹿淼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食堂的时候,班上的人都还挺够意思的给他留了点儿饭菜。

“知道吗?这次考核又是戴勋得第一,比武名额里有他。”一边送餐盘,一边聊着天的学长从身边走了过去,这话听的鹿三水一个愣神儿。

“快点儿吃。”袁清拿着餐盘过来了。

“我还以为没人陪我了。”鹿淼紧扒了好几口粥,喝完了,跟着兄弟后面走着。

“不是你当初嫌弃我,不跟我一组的时候了?”袁清逗着他。

“不打不相识。”鹿三水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戴勋好厉害的啊,学长们今儿一早上都在说他。”袁同学说着早上的见闻。

“你知道我的伤是谁揍的吗?就是他,今早带我训练的也是他。”鹿淼一脸的绝望。

“改天带我看看人家呗?”袁清属于好奇的围观者。

“最近他带我训练,你早上起早点能看到。”小鹿同学洗着餐盘。

“好,上午是左教员的课,咱迟到了要挨罚的,快点走。”袁清看着时间。

“又罚,罚就罚吧,反正我的屁股已经开花了。”鹿三水的心态那是消极的不得了。

好在这俩卡着上课的点儿进了教室,左帅在跟上讲着理论课,过了一会儿才变成了实操课,鹿三水是极其的活动不便,从热身到压腿,他的眉毛一直是皱着的。

左帅只是加大了训练量,把学生们都累趴下了,课程也就结束了。

“回头来我办公室一下。”左教员直接跟小鹿同学说了一句。

“是。”鹿三水看了看时间,上午他是没课了,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走光了,自己留在了那里。

“让你一会儿找我,现在就留下了?”左帅问道。

“我上午没课了。”小鹿同学直接说着。

“早上训练没人督促你,你自己就放水,今天的课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给谁看呢?成天这个不服,那个不服的,你做好了吗?”左教员一下子严肃起来了,“回头你好好想想。”

左帅说完走了,又回过头来了一句,“你师兄这些天带你体能,他会找你商量早起锻炼时间的。”

“是。”鹿淼答应了,在他心里戴勋就是一座山,像是自己的榜样,也像是压力。

这一天忙忙碌碌的过完了,左帅带着戴勋去找革巴场找魏宇,“大师兄,人我带来了。”

“取完装备,我看一眼。”魏子刚带完合练,累的不得了。

小戴同学取了装备,检查好,才开始行动,小露一手。

魏宇和左帅就在旁边看着,俩人谁也没吭声儿,看着他把动作做完。

“要挨揍了。”魏子看着自己的师弟,左大帅哥知道自己的师兄指的是什么。

站在一旁的戴勋就这么站在那里,魏宇直接点破了缺点,然而这个年轻人显然有些不服气,他认为自己的技术没有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法,我这个方法是我父亲就这么教的。”小戴同学说。

“戴屾的打法是这样的。”魏子直接演示给其看,让这个小伙子吓了一跳。

“虽然每个人打法不一样,但是你多出来的小细节是干嘛用的?”魏宇直接戳穿了之前戴勋说的话。

“我……我。”有过基础的人在教的时候,比一张白纸难教,戴勋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模式,脑子的也更多的是自己学到的技术体系。

“这个动作是你后期,自己加上去的吧,以为自己找到了合适的方法,练下去也越来越顺手。”魏宇继续说,“要是你父亲看到你是这么做的,不打你都奇怪。”

戴屾和戴勋一个学期放假了才能见上面,这个小细节正是自己最近才加上去的,他一看魏教员什么都门儿清,自己也不愿再狡辩什么了。

“错误的动作,后果很严重,尤其是你新加的。”魏子特地的把动作分解了,讲给戴勋听,小戴同学起先说自己没错儿的劲头儿,越来越小。

“还有一点,你的身上的装备不齐,就来演示,未免太不把安全当回事了。”左大帅哥补充了一句。

“就是演示一遍而已,不用戴手套和眼镜啊,不会有事的。”戴勋说了一句。

“怕就怕你这样的心理,你看看我们,再看看你。”左帅说他。

小戴同学好好看了看他们,人家的安全防护全都戴了,唯独自己,什么也没有。

“你看,右手是这样的,对吧,你都会,我用左手给你来一遍。”左帅一出木仓就把戴勋镇住了。

“喏,就是这样,右手也给你来一遍。”左大帅哥说的容易,做的也容易。

戴勋留在原地愣神儿,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做法儿是错的。

“要不要我给你演示一遍左手的?”魏子问他。

“不,不用了。”小戴同学有些脸红了。

“你是觉得你父亲教给你的太慢了,才自己琢磨出来的,对吧?”魏宇直接问道。

“是。”戴勋这个时候,是彻底服气了,这两个人他都服了。

“左帅,剩下的你来收尾吧,我走了。”魏子交待了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都搞明白了吗?”左大帅哥问。

“搞明白了。”小戴同学有些囧。

“咱把这动作纠正好,再说别的。”左帅真的是超级认真,“有不服的地方直说,服气了,揍该挨的是要挨的。”

戴勋一个激灵,看着教员,怹已经不是那个活泼开朗又阳光的左帅了,阴沉的表情下,严肃了很多。

“来,从基本的开始。”左大帅哥直接才学员腰间解了皮带。

小戴同学不敢说一个不字儿。

“手放哪儿啊,别以为我没看到!又想做你的了是吧?”话还没完,左教员拿着皮带就上去了。

戴勋就这样在左大帅哥的纠正下,改掉了自己的小动作。

“你比我幸福多了。”左帅跟学员从装备室出来的时候,说了一句,他自己心里想的是,想当年林峰教他们的时候,都是自己琢磨,谁会告诉你哪儿错了,才没有。

“师父,我知道我错了。”小戴同学耷拉着脑袋说。

“别以为你这次考核第一,就是没有错误的人了,大班授课,教员顾及不到那么多人,尤其是细节问题,一晃而过,比较难纠出来。”左帅说了一句,“认我做你师父,我并不会让你多轻松。”

“是。”戴勋对教员的敬佩一点点的在加重。

“左手不练,光想小动作,你小子皮痒啊。”左帅早在一开始就看出了问题。

小戴同学被说的一怔,两只手不自觉的去摸自己的屁股。

“师父,这揍我挨。”戴勋的脸红了。

“挨了可别哭。”左大帅哥逗着他,小戴同学一路跟他去了办公室。

“自己选个姿势。”左帅在自己办公室里找着藤棍。

戴勋刚撑在地上,回头看到了教员手里拿着的是细细的藤棍的时候,手都软了。

“别动了啊。”左大帅哥说完直接一下狠的抽下去了,等着过了三秒以后,这疼痛才开始蔓延开来。

小戴同学怕死了这种打法了,左帅打他一定没有顾虑,不用像顾及鹿淼那样,力度稍微轻点儿什么的。

只这一下,戴勋就疼死了,紧接着第二下,左帅估计放慢节奏,非得等疼痛蔓延开来了,才肯抽下一下。

“嘶……”小戴同学有些疼了,左大帅哥继续抽,连着五下抽下去,等着徒弟的反应,他能看到戴勋疼的扭动着身体。

“撅好了,瞎动什么!”左帅超狠的抽了一下下去,疼的小戴同学跪在了地上,一副想捂着屁股又不敢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师父。

“趴回去,撑好,一次性挨十下,我就不怪你动了,要是挨完十下身子动了,就挨二十下。”左大帅哥一脸的严肃,弄的小戴同学赶忙又趴了回去。

左帅在打之前又重申了一遍,“别动,让我看到你承认错误的态度。”

戴勋的汗浸湿了衣服,藤棍的威力真的不容小觑,看着轻轻的打上去,一点都不疼的样子,可真的是只有挨过的人才知道有多可怕。

左教员狠狠挥着藤棍,一连十下招呼在了徒弟的屁股上,小戴同学直接痛呼出声儿,身体有些颤抖的强忍着自己不翻过身去,又逼着自己撅高了屁股。

“明天你跟鹿淼做个伴儿,你蛙跳二十圈儿,鸭子步二十圈儿。”左帅说的一脸轻松。

“一会儿挨完了我就去做。”戴勋有些哽咽的说。

“随你。”左帅又抽了一下儿狠的。

评论(4)
热度(29)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