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98 这个师兄不好惹

“师父,戴勋这小毛病还是有的。”吃完饭的左大帅哥给林某人打了一个电话。

“你得说人家不是刺头儿。”林峰哈哈笑着。

“干嘛这么开心。”左帅喝完水说。

“你以为收个徒弟,什么都会,什么都万能吗?”林峰说着爱徒。

“我知道。”左大帅哥一脸的不耐烦。

“不耐烦了?”师父还是了解徒弟的,就算没有在一起,但是听个语调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有。”左帅嘟囔了一句。

“应付。”林峰接了一句。

“师父。”左大帅哥叫了一声儿。

“不会教,你哪天过来我教你。”林峰一脸的诚恳。

“师父哪儿是教啊。”左帅知道自家师父什么意思。

“那是什么?”林某人问他。

“不是什么。”左大帅哥不再说下去了,干脆找了一个话茬儿,“我现在教戴勋用的是您对我的法子。”

“嗯,可找着用的人了。”林峰被爱徒逗乐了。

“切。”左帅一脸的不开心。

“你大师兄那边,有空的话,你多照应一下。”林峰提了一句。

“我已经跟大师兄说过了,会帮他一起带训练的,鹿淼的体能我让戴勋带。”左帅说。

“那挺好的。”林峰知道徒弟们懂事就超开心的了。

“师父。”左帅把趣闻直接说给了怹听。

“鹿淼不会告状了啊?”林峰一脸的惊奇。

“那是,我教的好吧。”左大帅哥一脸的自恋。

“下次我去了,再试一试。”林峰一个坏笑,也是没谁了。

“经得过考验的一定没问题。”左大帅哥这信誓旦旦的样子啊。

“哈哈哈哈。”林峰在电话里乐开了。

“好了,不跟您聊了,我得去训练了。”左帅看了一眼表。

“去吧。”林峰对爱徒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鹿淼上完这一天的课,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跟袁清吃完饭,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吹风。

迎面而来的人,直接让他打了一个冷颤。

“师兄。”小鹿同学看这个人离他越来越近,索性站了起来。

这一举动弄的袁清也站了起来。

“晚上有课吗?”戴勋直接问。

“没有。”鹿三水赶紧回答。

“作业今天的都完成了吗?”戴勋继续问。

“今天都赶着写完了。”鹿淼就怕有个什么事儿,紧赶慢赶的把明天要交的作业写完了。

“那一会儿训练,再过个半个小时,你在操场上的那个地方找我。”戴勋顺手指着。

“好。”鹿三水答应了。

小戴用手拍了拍袁清的肩膀说:“看看他站的多好。”

鹿淼一脸尴尬的看着师兄走了。

“这么牛逼的学长看着你训练,你是何德何能啊?”此时的小袁完全是超级羡慕的好吗。

“那你去吧,你知不知道他那天揍的我有多疼。”鹿三水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揉着屁股。

“挨揍这事儿我可不挨,训练嘛,可以做。”袁清调侃了几句,鹿淼在旁边听完了,给了哥们儿一个白眼,“我去操场了,你自己写作业去吧。”

“我可以围观你们训练吗?”袁同学说。

“不可以。”小鹿同学的脸色不太好。

“你是怕死你师兄了。”小袁同学摇着脑袋。

“和着他打的不是你。”鹿三水还在怨戴勋揍了他。

“有本事你跟你师兄说去。”袁清逗他。

“哎呀,不理你了,我真得走了。”鹿淼揉着屁股去了操场。

“不是让你三十分钟以后再来吗?”戴勋问着师弟。

“想早点来活动身体。”小鹿同学说。

“做完静态拉伸去跑圈儿。”戴勋说了一句,没一会儿的功夫鹿三水就去跑步了。

今儿左帅罚小戴同学的体能,罚的他腿软,自己反复揉了揉腿,又看了看被揍的发肿的双手,皱了皱眉头,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他知道要是这个错误被父亲抓到,罚的不会比起这个轻,师父这么揍他,已经是够给面儿了。

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鹿淼跑回来了,戴勋让师弟来回走动着,等调整好呼吸了,才给他压腿。

其实小鹿同学的柔韧已经被左某人压下去不少了,只是到了戴勋那里,则是直接把师弟的横叉按到了底。

戴勋能感受到身下的人疼的直颤抖,鹿三水疼的直捶地,死命的想起身。

“想加时吗?”师兄开口了。

“疼啊。”小鹿同学是真的很痛苦,屁股上本来就有伤,还被某人坐在了上面。

“看师父对你还是挺有度的,怎么就不知道珍惜。”戴勋说了一句话,小鹿同学马上怼了一句,“你懂什么。”

“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戴勋的语气很可怕。

“不说了。”鹿三水怂了。

“四个字儿,一会儿趴下挨打,听见了吗?”戴勋这个师兄的威严一直有。

鹿淼应了一声儿,就算自己的胯再疼,就算自己的筋再疼,也不敢喊了。

左帅凶他的时候也是凶的可怕,没想到师兄也不是善茬儿,训练起来这不苟言笑的劲头儿,跟左帅没两样。

鹿三水最悲催的是没摸透师兄的性子,刚才随便顶了一下嘴,就给自己领了四下,以后要是再说什么说错了,会不会被罚的更厉害。

“起来吧,活动一下,该练体能了。”戴勋带师弟训练真的是超严肃,弄的小鹿同学超听他的话。

“20秒的打拳,10秒的交叉腿,20秒的俯卧撑。”师兄说什么,师弟就做什么。

整个训练过程没有一点废话,主要是戴勋太认真了,鹿三水练完半个小时,已经变成了水人。

“休息五分钟,喝水。”师兄给了师弟可怜的补水时间。

鹿淼可怜巴巴的喝着水,看着他半天不敢说话。

“身体上有不适的地方吗?”戴勋走近了师弟,可是鹿三水马上就往后退了几步,他是真怕啊,一脸慌张的说了句,“没有。”

“时间到了,继续练。”师兄继续安排师弟做着体能,到最后阶段的时候,能看到小鹿同学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也不敢说不做了,愣是咬着牙完成了。

“师父给你安排的体能是逐步的,我一下子给你那么大的量,是不是不适应?”戴勋问。

鹿三水一脸委屈的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哑巴了?怎么不说话。”戴勋看着师弟的样子怪可怜的。

“怕挨揍。”鹿淼半天说了三个字儿出来。

“在这里还有顶嘴的,不该打吗?”戴勋反问着。

“你怎么跟师父说的一样,怹那天直接给了我一个耳光。”鹿三水说。

“那你还不长记性呢?”戴勋也是服了他了。

“我是下意识的,说完了才发现说错了。”鹿淼有些无奈。

“你不用那么怕我,我在训练以外的时候,还是挺好相处的。”某位师兄正在极力拉进与师弟的距离。

“好吧,师兄,那天我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您别生气,我知道自己做的不规矩。”鹿三水低着头说。

“趴着把那四下儿挨完了,就下课。”戴勋听完师弟说的话,指了指地。

鹿淼用双手摸了摸屁股,才撑在了地上。

“你的皮带让我给你解吗?”戴勋这师兄当的威力十足,吓的师弟马上站起来解开了皮带递给了他。

评论(6)
热度(33)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