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300 林岩的小动作

“好累啊。”郜濮擦着汗水。

“就你累。”萧宸回了一句。

“我才累啊,好吗?”林岩这段时间连家都回不成,光训练了。

“你们谁的木仓落在了树的旁边?”刘君辉拿的步木仓在手里,格外的显眼。

走在队伍里的人们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这是他们拉练的最后环节,在林子里短暂休整后,就可以收队往回走了,谁也没想到临到最后了,会来这么一出。

“报告,我。”整个队伍里有个人举起了手。

“那如意,你出来!”刘君辉真是要被气死了。

这个小伙子跑出来,站在了队列的最前面,教员直接用木仓托砸,砸的他疼弯了腰。

整个队伍的人目睹了全部过程,那是真疼,他们看着教员对着那如意拳打脚踢,直到把他踢在了地上才停手。

“武zhuang越野跑回学校,先跑到的早休息。”刘君辉说完带着学员们又走回了原来训练的地方,他安排着路线,故意在起点多安排了有难度的训练。

“兄弟们,上喽。”林岩说的一脸轻松。

“你又不累了?”郜濮问。

“越到最后越精神。”小小林活动着身体。

“打鸡血了你。”萧宸说。

“我是想早点跑完早休息。”林岩说了实话。

“哈哈哈哈哈。”周围的同学们笑了起来。

“我先走喽。”小小林先跑走了,萧宸和郜濮跟着跑走了。

刘君辉和其他教员一点点跟着学员们往前走。

就这样,这群半大小伙子们经历了千辛万苦跑回了学校,直接回了宿舍洗澡洗衣服。

然而那如意就不那么轻松了,被教员一顿胖揍。

“现在还是觉得学校食堂的饭好吃。”林岩此时在食堂大口吃着饭。

“吃完饭就回家喽。”郜濮一脸兴奋。

“我也想回家了。”林岩有些落寞。

“你看,这是谁?”萧宸看着远方连忙说。

“嗯?”小小林有点儿小吃惊,他看到父亲跟老班在一起吃饭。

“这是干嘛啊?”小小萧问了一句。

“你还不快去打招呼。”郜濮说。

“我可不敢。”此时的林岩才不敢往里凑,他怕父亲不是来接他的。

餐桌上的这俩人,聊的可欢了,林峰知道儿子站起来看了看自己,又坐下去了,一副想打招呼又不敢的样子。

“你儿子可好带了。”刘君辉也知道小小林的小动作,“你老那么狠的收拾人家,他心里不好受。”

“你特地选这天把我叫过来,是让我把林岩带回家过周末的?”林峰边吃边问。

“对啊,前几周,林岩累的都不行了,你哪能让孩子一周七天全训练呢,没个缓和休息的机会哪儿成啊,你可没看他周日返校,周一训练的那疲惫不堪的样子。”刘教员看着是真心疼。

“那又怎么了。”林峰一脸的不屑。

"我这边教的,罚的都那么厉害,林岩受的住啊?你不给孩子休息的机会怎么可以。"刘君辉继续做着开导工作。

“他这边怎么样?”林峰问着儿子的基本学习状况。

“样样拿手,我在旁边敲打着,这小子的尾巴翘不起来。”刘君辉回道。

“你这是教他心疼了?”林峰问。

“那天训练,周一一大早就没精神,训个练连连出错,把我气的,留他下来了,气的我揍他,林岩挨了那一下,看我那表情,我就知道后面还有别的伤,人家硬撑着挨完了,我问他为什么会犯错,他没敢说他自己太累了。”刘教员看了看好兄弟,“你罚孩子差不多得了,哪儿有我这边加码,你这边也加码的,这孩子心里得啥样啊?再说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凶的一面留给我,让你儿子回家好好缓缓,你罚他去基地,也可以等这边放假没课了再去,不耽误嘛。”

“我那会儿还不是都这样练出来的啊。”林峰怼了一句。

“那你自己好好看看,你跟你父亲的关系好啊?”要不是好兄弟呢,这话怼的林某人没了脾气。

“好好训练,好好休息,增进一下父子感情,别重蹈覆辙。”刘教员说着自己的见解。

“兄弟,懂我啊。”林峰笑了笑。

“你儿子懂事儿,你没看他刚才看见你来了,那小动作做的,哈哈哈。”刘君辉笑着说。

“站起来看看,又坐下了。”林峰也笑着。

在远处吃饭的林岩看到他们在笑,却不知道为什么。

“吃完饭孩子们就可以回家了,这一周太累了,需要休整,别安排你儿子训练了,要超标了,这点你得学学萧泽毅,放手归我管。”刘教员说。

“那是他之前管太多,你没看之前他打萧宸打的比我狠多了。”林峰摇了摇头。

“你们都半斤八两,还互相拆台。”刘君辉笑的肚子疼。

“行了啊,你严肃点儿,别笑了,饭我吃完了,孩子我领走了。”林峰说完准备离开。

“终于想通了,你走吧。”刘教员拿着餐盘跟在好兄弟后面一起走了。

“你爸走了,你不去找他啊?”郜濮问着。

“不敢去啊,他要是不是来接我的,怎么办。”小小林一脸的尴尬。

“那你就坐这儿等着。”萧宸说了一句。

“好吧。”小小林低头吃着饭。

“我说兄弟们,怹又折回来了。”郜濮一边吃着西瓜一边说。

“哇,走过来了。”萧宸一回头正好看到了。

“那也是告诉我要练什么吧。”小小林根本不敢往前看,低着脑袋吃着饭。

“叔叔好。”孩子们打着招呼,林某人笑了笑回应着,用手指轻轻敲了敲长子吃饭的桌子。

林岩抬着头,看着父亲,半天没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叫了一声儿,“爸。”

“吃完了,走了。”林峰说完离开了餐桌,留下一脸惊讶的孩子。

“赶紧走吧。”郜濮和萧宸前后说着。

“那餐盘呢。”小小林问。

“哎呦,我们帮你收拾。”郜濮回。

“走吧你。”萧宸推了好兄弟一把,林岩才站起来。

“那我走了啊。”林岩看着父亲走远的背影,赶紧追了过去。

“爸。”父子俩出门了,小小林叫了一声儿。

“嗯。”林峰看了一眼儿子,没说话,只是朝着停车场走着。

“爸,我去宿舍拿行李。”林岩说。

“去吧,我在停车场等你。”当爹的这个时候的话,终于多了一点点。

小小林以最快速度跑回宿舍收拾行李,再以最快速度去了停车场。

“你们这个拉练也是考核项目啊?”林峰问。

“是。”林岩回。

“那你应该没事儿。”当爹的看了一眼儿子,开着车走了。

“最后是越野。”小小林说。

“你小时候,我都带你跑过了,现在的越野啊,极限啊,你不是都跑过吗,这个要是不是第一个到终点就说不过去了啊。”这位父亲开着车,嘴也不闲着。

“我今天是第一个到的。”林岩跟怹说着因为一个人的失误,而发生变动的训练计划,本来最后的是“集体赛”,变成了“个人赛”。

“挺好。”林峰倒是挺满意。

“爸,跟我叔叔说了吗?我这周不去基地了。”小小林问。

“打好招呼了。”当爹的转过头,看了看儿子,“晚上想吃什么?”

“爸爸给做吗?”林岩问。

“你说吧。”林峰不去看儿子了,专心开车。

“我想吃可乐鸡翅。”这是林岩在学校里,心心念念了好几周的菜。

“我做。”林峰答应的好痛快。

作者有话说:
1.文章破三百了呦,不知不觉写了那么长,真是不好意思。

2.希望读者多多支持,给我写评哦!

评论(12)
热度(25)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