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301 还是不能跟父亲闹着玩儿

“爸。”林岩回了家,看妈妈和弟弟都没回来,赶紧跟父亲说几句话。

“怎么了?”林峰放下车钥匙问。

“您没再生气了吧?”小小林有些不好意思。

“没有。”林峰拿着水壶去做水了。

“那就好。”林岩看着父亲的背影,不知道还要说什么。

“爸,快高三了,我大学考叔叔们那里吧?”小小林想了想说。

“随你。”林峰没有太多的意见。

"好吧,那个,爸,家里有药吗?”林岩问。

“有,你怎么了?”当爹的看着儿子问。

“没怎么。”小小林不想说。

林峰转身去抽屉里拿了药出来,递给了孩子,自己去厨房了。

“爸,我去训练。”林岩从卧室里出来了。

“去吧。”当爹的倒是挺开心自家孩子能有自觉的意识了。

今天林峰他们回来的早,然而迟京下了班,还得去接小儿子,这样的话会晚点回家。

这边的林峰就会先做好饭,等着他们回来再炒菜。

小小林简单活动着身体,开始做热身。

当爹的在厨房里大展身手,忙活一阵儿忙活完了,才跑去客厅喝茶。

这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他亲自去督促孩子训练的阶段了,林峰看了看手机,便打开了电视。

正当孩儿他爹在客厅里放松自在的时候,小小林还在挥汗如雨。

等林峰看完一部电影,才起身去找长子,此时的林岩正在喝水。

“怎么样?”当爹的问。

“没事。”小小林擦了擦汗。

“身上有伤啊?”林峰问了一句,四处打量着。

“嗯。”林岩不再多说。

“跟你说jun校不好待。”当爹的有些不耐烦。

“爸。”小小林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

“怎么了?”林峰问。

“为什么要有学长zhi?”林岩说。

“顺序嘛,没有不就乱套了。”当爹的给儿子解释着。

“还有别的原因吗?”小小林问。

“要的是绝对服从,毕竟是在bu队。”林峰说着,看看长子,“你是不是被你们学长揍了?”

林岩撇过了头,不吭声儿。

“比你大的人,对他们都要有敬畏感,这样就不会吃亏。”林峰秒懂儿子现在的状态。

“学长因为一些事情罚的我,我改了才避免让刘教员揍。”林岩并没有告诉父亲是什么事情,但是在这件事上,学长其实也是帮了他,要是没有之前的提点,直接被刘君辉抓到错误的把柄只会被罚的更惨。

“所以你分不清到底这事儿是好还是坏了?”林峰笑了笑。

小小林点了点头。

“你看你们学长故意罚你们什么,是不是都超恨的?”当爹的问。

林岩有些认同的点了点头。

“回头看看是不是都是学长在做提醒,告诉你们不要重蹈覆辙?”林峰说完,又补了一句,“这个只针对一部分真心为学弟着想的人啊。”

“是啊。”小小林琢磨了好半天。

“所以纠结什么,就当锻炼心志了。”林峰说。

“这就是为什么您不想让我跟您一样的原因吗?”林岩越接触越能体会到父亲的辛苦。

“是,哪个父亲不想让孩子自由自在的,快快乐乐的呢,到了这里,无条件的服从,无休止的磨练,并不是闹着玩儿的,要能屈能伸,不是一味的去顶撞什么,去硬撑着做什么,才是硬汉,有时候该让步得让步,该服输得服输。犯错了,输了,都没关系,只要是在训练场上犯的,都是有机会去改正的,一旦到了外面,没得犯错。这就是我为什么那么严。”林峰看儿子愿意跟自己探讨一些事情,索性就敞开心扉的去聊吧。

“原来如此。”小小林这会儿的心情才舒畅了。

“这才是你军lv生涯的一小段儿,后面会很苦很累,等你上了大学,就是要彻底转变的时候了 ”林峰看了看孩子。

“爸,为了我做妥协和让步值得吗?”林岩问。

“我不想让你怕我啊,有些妥协和让步也是没办法才做的。”林峰笑了笑。

“爸,对不起。”小小林说了一句。

“”傻小子到多大都是会傻傻的说对不起啊。林峰逗着长子。

林岩趁父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轻轻踢了怹一脚,“谁傻了。”

“踢我啊?”林峰伸手去捏孩子的屁股,“是不是你屁股不疼了?”

“爸……爸……我错了。”小小林第一回去招父亲。

林峰挥着巴掌就揍上去了。

“嘶。”林岩回头看了一眼,调整了一个姿势,撑在了墙上。

“撑好了。”林峰伸手解了自己的皮带抽下去了。

“呃……”小小林实实在在的挨了好几下。

“那么大小伙子了,瞎闹。”林峰又抽了一下。

林岩回头看着父亲,心里想着,“果然跟父亲闹有风险。”

这是第一回小小林这么做,没想到父亲是真揍他,以前看着弟弟跟父亲闹,也没见怹揍人的。

“是不是你在学校这么招学长来着?”林峰问道。

林岩点了点头。

“你们学长打你的还是轻。”林峰收起了皮带,重新系在了腰上。

“一点点互动都挨揍。”林岩疼的皱着眉头,又找补了一句,“可这是在家里啊。”

“不许。”林峰直接回绝了。

“弟弟都可以。”小小林继续说。

“那是他,你是你,没个样子,怎么行。”林峰这态度也是没谁了。

“我错了。”其实林岩也还是个孩子啊,从来就没有与父亲亲昵的做过什么,唯一想一直试试的,还因为这个挨了揍,真是不知道是委屈还是难过了。

别人的孩子,都可以跟家长随便逗一下,怎么小小林就不行了。

“你是军人,不能乱了分寸。”林峰知道自己凶到孩子了,赶紧说了一句。

“是。”林岩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自己,“其实我在您心里早就不是孩子了。”

“对。”当爹的一点都不否认。

“我也就没了孩子该有的撒娇,打闹与任性。”小小林说。

“没错儿。”林峰看了看长子。

“爸爸是希望让弟弟像个孩子一样去成长的吧?”林岩问。

“是的。”林峰说完笑了笑,“本来也想让你好好的来着,结果谁让你非要跟我一样的。”

“爸,我是真的喜欢这行。”小小林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观点。

“就怕你弟给你一个想法,让我咋办。”林峰满是无奈。

“爸,林巍是很崇拜您的,他想让您教他。”林岩说道。

“不是有你爷爷呢吗?你不知道你爷爷对他有多凶,那回挨了揍,回了家就告状。”林峰跟长子说起了小儿子的趣闻。

“爷爷也揍人的吗?”小小林一脸的诧异。

“揍啊,我不揍林巍,你爷爷就在训练上揍他,跟你是反着的。”当爹的说。

“这样啊。”林岩寻思着什么,“那我弟每周都能坚持去训练吗?”

“可以。”林峰说。

“爷爷那么凶,林巍还能坚持啊?”小小林问。

“有你妈妈在做思想工作啊,你妈可是哄孩子的好手。”林峰称赞着孩儿她妈。

“哈哈哈哈哈哈。”林岩在旁边笑开了。

“等一会儿你妈和你弟回来了,你问问去。”林峰说,“看看你弟弟找你诉苦不。”

“那可就说不准了。”小小林好期待弟弟回来了能给自己练几手。

“明天还得送你弟弟去训练,你要不要也去?”林峰问着长子。

“去呗,好久不见爷爷了。”林岩回。

评论(16)
热度(26)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