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302 “坑”儿子

“戴勋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牟外在课后特意留下了学生。

小戴同学看着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也不想向前询问是因为什么事把自己留下来的。

牟外走过去抓起学生的衣服,直接给他扽起来了,“你是不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

“对不起。”戴勋只是在道歉。

“话里话外的说那么多,你是不是听不懂?”牟教员有些恶狠狠的说。

“我只是一个学生,不懂您说的是什么意思。”戴同学在装蒜。

“你是不是欠收拾?”牟外气的攥紧了拳头。

“您打吧。”戴勋看着他,丝毫没有在怕的。

“从大一到大四,我少照顾过你吗?”牟外用手指着学生。

“没有,那也是您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才对我上心吧。”戴同学说了一句实话,马上被教员打了两拳在肚子上。

“咳,咳,这次也是您看抱不成大腿了,才来找我算账的吧?”戴勋直起身子来,一脸的轻蔑的表情。

“为什么你去找左帅,让他收了你?”牟外顺手拿起教具招呼上去了。

“您都听说了啊。”小戴同学咧嘴笑了笑,身上挨了一尺子,“您要是不消气,您拿皮带抽我,拿教具揍人,打坏了还得赔。”

牟外果然从腰间抽出了皮带,“都是你,我的职位升不上去了。”

“您不想再装了,是因为您已经认定事情败落了吗?”戴同学轻哼了一声儿,“您一直以来对我那么好,不就是想巴结我父亲的吗?这四年来,您一直跟我和我父亲说想收我,不还是因为我父亲吗?您一定是想着收了我,就能更容易的拍我父亲马屁了吧?”

牟外又是一记皮带抽下去了。

“您打了我,这四年的马屁可就白拍了。”小戴同学的嘴可是够直白的。

“打的就是你。”牟教员心里的难受在成倍的增长,明明眼看快到手的机会愣是给没了,谁不生气,谁不暴躁。

“恼羞成怒,对您可不好。”小戴同学转过头看了看老师,又指了指上面的CXTV,“您的前途可就彻底没了。”

“我就这么一次机会了,要是没能升职,我就只能转ye走人了。”牟外真的是气过头了。

“您的侧重点不对,您不走人谁走。”戴同学说了一句,此时的他心里想的是,得亏提前约了师父在教室里见面,要不然,自己真的得被他打死了。

“你怎么就这么不识好歹?”牟外拿着皮带抽过去了。

“气急败坏这词儿,太适合您了,您不能因为自己升不了职就怪罪到我头上啊,大学四年以来您对我好,那是您心甘情愿的,我又没办法。”小戴同学一脸的无奈,他低下头扫了一眼表,寻思着师父怎么还不来。

“这是谁啊?”左帅走进了教室,正好看见教员在打人。

“来救场了吗?”牟外说。

“打我徒弟,有些不对吧?”左大帅哥一把夺过了皮带,“就算你是教员,你也无quan朝你的学员肆意发火的吧。”

“谁看到我是肆意发火的?”牟外怼了一句。

“哎呀,看样子是这样的,跟我去找校长。”左帅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随便说一句,看看这家伙的反应。

“谁要去!”牟外一脸慌张。

“不好意思,你得跟我走了。”左帅才不管他在说什么,直接将其带出了教室,戴勋默默跟在了后面。

三个人就这么直接找领导去了,过了好一阵子,他们才从办公室出来。

“下午有课吗?”左大帅哥边走边问。

“没有了。”小戴同学回了一句。

“挨的厉害吗?”左帅问。

“应该没事。”戴勋有点儿不好意思。

“这种事你是看多了吧?”左大帅哥不经意间问了一句。

“哈哈,师父看出来了吗?”小戴同学停下脚步看着怹。

“你肯定有经验了,要不怎么能这么快调整过来。”左帅一脸的确定。

“以前上中学的时候,我也遇到过差不多的事情,因为那件事,我还了手,被父亲揍惨了。”戴勋有些尴尬的笑着。

“这次做的不错。”左大帅哥没再多说什么。

“嗯,师弟的训练总体来说是可以的,只不过他好像有些在意您为什么不带他了。”小戴如实说道。

“这样啊,冷一冷他也好。”左帅继续走着,“你们毕业分配的地方,确定要选基地了吗?”左帅问。

“是,师父。”戴勋极其肯定的回了一个字儿。

“多准备几个屁股。”左大帅哥说完笑了起来,弄的徒弟脸都红了。

“这次的比武本来就占据了放假的时间,等结束了,你也就开始要去报道了,所以,你必须保证在竞赛期间不受伤。”左帅有些严肃的说。

“好的,师父。”戴勋知道自己想去基地工作这事儿并不容易。

“自己好好调整,好好准备。”左大帅哥依旧很严肃,弄的小戴同学也有些紧张了。

这边经历过期末考试的林岩等人,终于迎来了属于他们的假期,这个暑期过完了,他们就是高三的学生了,而这个假期,秦宇也随着父母亲回来了。

“我说,萧老师啊,我们孩子的学籍还保留着吗?”秦恩一回来就打电话给了自家孩子的班主任。

“是的,您可以带孩子来学校办手续。”萧泽鹏在电话里说着。

“好的,我们这就过去。”此时的秦恩正坐在车里准备出发呢,这位父亲就等着这句话呢,马上挂了电话,让司机开车直奔学校。

坐在车上的秦少爷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晚点去找老师。

“好了,我们把行李也带上。”秦恩让司机拿着自家孩子的行李跟在他们后面,去了办公室。

打开门的萧泽鹏有些小惊讶,只是来办理转学手续,怎么还拿着行李。

“萧老师好啊。”秦恩一边打招呼,一边推着儿子进去。

“老师好。”秦少爷一脸的不淡定。

“嗯,那您跟我去办理手续。”萧泽鹏带着秦恩离开了办公室,留下秦宇和拖着行李的司机。

过了一阵子,大人们回来了,秦恩拍着自家儿子的肩膀说:“真是不好意思啊,萧老师,我和这孩子的妈妈得去趟外国考cha,没有办法看他,能把这小子留在您这儿吗?我看我们秦宇就是只听您的话啊。”

话说,这锅甩的也是没谁了,萧泽鹏看看眼前的行李,心里想着的是,“人家家长早就准备好了,来这招儿。”嘴上答应了。

“那我就走了,秦宇好好听萧老师的话啊。”秦恩说完带着司机就走了,留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秦少爷。

“会考成绩,我刚才看过了。”萧泽鹏看了学生一眼。

“老班。”秦宇叫了一声儿。

“还好没有挂科的,就是之前咱说的你还记得吗?”萧泽鹏问道。

“离规定的分,差多少挨多少。”秦少爷这时候有些紧张。

“你是得挨10下,没错吧?”萧老师继续问。

“我才回来就要挨打吗?”秦宇是真怕老班。

“那你回家呗,不用挨揍。”萧泽鹏怼的挺快。

“我爸不是把我交给您了吗?”秦少爷说。

“那你还在想什么。”萧老师看了一眼学生,“再开学就是高三了,这个假期我陪你复习和巩固一下知识,免得你跟不上。”

“别啊。”秦宇不自觉的说了一句。

“出去了两年,回来了是还要我重新教你一遍规矩的吗?”萧老师这话不温不火的说出来了,但还是让学生很害怕。

“能不能不打屁股。”秦少爷真的好怕挨揍。

“成啊,五公里负重跑呗。”萧泽鹏很好说话。

“那还是挨揍吧。”秦宇真的是怕死老班了。

“回头给你写个暑假学习计划,出错会挨揍啊。”萧老师这话说的是善意的提醒吗。

“呃。”秦少爷一脸的害怕。

“你先把这几份卷子写了,我摸摸底。”萧泽鹏拿了卷子过来。

“老师。”秦宇觉得今晚除了吃饭以外,更多的时间要留给挨揍了。

“先写,写完咱再好好算。”萧老师看看学生,坐回了办公椅上。

时间对于秦宇是难熬的,对于萧泽鹏就是围观学生写卷子的整个过程了。

秦少爷一边写,一边用手盖住已经做好的题目。

“还不让我看啊。”萧老师笑了笑。

“还不是怕您看了直接揍我。”秦宇扭过了头。

“怎么会。”萧泽鹏拍了拍学生的肩膀。

“哼。”秦少爷有些生气的丢了笔,萧老师看着学生问,“怎么了?”

“才回来一天不到,又要考试,还要学习。”秦宇的少爷脾气发作了。

“这是赖谁呢?”萧泽鹏并没有凶他。

“我还没跟同学出去玩儿啊,干嘛没跟我商量就把我送来。”秦宇这少爷脾气也是没谁了。

“想走没人拦,想玩儿也可以,不要我管没问题,我这就给你父亲打电话。”萧老师这样子一点也没生气。

“没有,我只是不会做题,才生气的。”秦少爷才发现,自己耍错脾气了。

“是的吗?”萧泽鹏问着学生。

“喂,秦爸爸,秦宇不太想待在我这里呢,您看看是不是把他送去亲戚家啊?”

“哎呀,萧老师啊,这个时间来不及了呀,我们在去机场的路上,没有人可以去学校接他的,这孩子任性,可能是怪我没跟他商量就把他送您这儿来了,您多消消气。”秦恩在电话里说着。

此时的电话是免提状态,秦少爷听了不吭声了。

“那等您回来,再把他接走啊。”萧泽鹏说完挂了电话,转过头跟学生说,“把笔捡起来。”

秦宇听到这句话马上站起身去捡笔。

评论(9)
热度(16)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