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303 准备

这一天,区一清就要出发去找鳄哥了,萧泽毅特地前来送行。

“你还来做什么?”区一清笑了笑。

“来送送你。”萧泽毅回。

“你还怕以后见不到我了不成?”区一清随意调侃着。

“呸,你都瞎说些什么。”萧泽毅抬腿给了哥们儿一脚。

“嘿,我不怕,现在我是一身轻了,去了那边,你放心好了,我没有后顾之忧。”区一清挑弄着眉毛。

“成了,那你也得安全回来,听见没?”萧泽毅嘱咐着。

“好的,那我走了。”区一清转过身子,往飞机场里面走了,一边走也不忘挥了挥手。

萧某人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哥们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喂,少爷在你那边成不成啊?”当哥哥的给弟弟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不成。”萧泽鹏回道。

“周乐快临盆了也没关系吗?”萧泽毅说。

“那倒也是,可是秦宇怎么办?”弟弟问着兄长。

“把孩子放过来,让飒飒看着呗,仨孩子在一起过一下,有什么不好的。”萧泽毅说。

“嫂子平时也要上班啊,中午孩子们咋办?”萧泽鹏问。

“也对,我忘了暑假这回事儿了。”萧泽毅走到了停车场,仔细找着自己的汽车。

“没办法了。”萧泽鹏想了想说。

“有办法了,我今天带孩子们去基地住不就行了吗,你反正也是放假的,需要给少爷补课的时候你就过去,不需要的时候,随你便,怎么样?”萧泽毅算是想了一个招儿出来。

“这个啊,好吧,我这就过去。”萧泽鹏答应了。

当哥哥总喜欢多嘱咐几句,弟弟统统听进去了。

萧氏兄弟带着孩子们去了基地,萧泽毅直接让俩儿子跟着各自的队伍训练去了,剩下秦少爷一个人不知所措。

“你怎么样啊?”萧泽毅抬头问着秦宇。

“我....我啊....”少爷怎么也无法启口说自己,最近才被老班给揍了吧。

“他还成。”萧泽鹏替学生回答了问题。

“想去试试吗?”萧泽毅继续问。

“我....我......”秦少爷说话直结巴,慌张的看向老班。

“你自己决定,这边有基地自己培养的后生力量,你们之间年纪相仿,可能实力会悬殊一些。”萧泽鹏直接说明了。

“我是来过暑假的啊。”秦宇有些无奈。

“哦,这样的。”萧泽毅转身走了,一点话也不多说了。

萧泽鹏看着自家兄长这么个反应也是惊了一下,“哥。”

“让他好好考虑,现在给他机会他不要,以后他想要这个机会都没了。”萧泽毅多说了一句才离开。

“这帮孩子的暑假跟你不一样,他们没的选择,你有的选择。”萧老师说。

“我跟不上他们的,我知道自己是个拖油瓶。”秦宇回。

“你把体能搞一搞就好了,剩下的我要给你补课,你不用跟他们全天训练。”萧泽鹏说。

“那可以。”秦少爷点头答应了。

“老师,您小时候也是来这儿训练的吗?”

“对。”萧泽鹏应了一句。

“那我也要试试。”秦宇更想参与了。

“加油。”萧老师没再说些什么,只见某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你怎么今天过来了?”许松打了个招呼。

“师兄,我送学生过来。”萧泽鹏看到眼前的这个人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有些紧张。

“哦,你好。”许松对着萧泽鹏点了点头,就去跟少爷打招呼了。

“您好。”秦宇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

“你练什么?”许松直接问。

“我练一点体能,剩下的还要补文化课。”秦少爷有些害羞。

“成,那你好好练,我先跟你老师走了。”许松拉着萧某人迅速离开了那个地方。

“师兄。”萧泽鹏完全不知道怹要干嘛。

“你这个月的体测测了没?”许松问。

“还没有。”萧泽鹏不是太想听到这个话题,“您怎么知道我还得测这个?”

“师父的硬性要求不是吗?”许松看着眼前的师弟说。

“哈哈,还以为师兄会忙的忘掉。”萧泽鹏笑道。

“你是不是每回体测都赶着很晚才来?”许松继续问。

“是啊,因为我不是怎么想见到大家,基本都挑大家休息或人少的时候去。”萧泽鹏回。

“也不想见我吗?”许松问。

“没有,只是总是碰不上,而且,我那时候,一去外地工作就不可能回基地体测,所以只是最近才开始恢复的。”萧泽鹏说。

“好吧,带你去个地方,你要是做的比我队员快,我就请你吃饭,怎么样?”许松笑呵呵的看着师弟。

“估计要输啊。”萧泽鹏一脸无奈。

“童子功,没事的。”许大师兄带着师弟直奔训练场,跟他的队员们介绍着。

“只比基础技术啊。”许松又交待了一句,才去挑了一个队员出来,跟师弟比木仓械组装。

“我这队员都是新来的,跟你比,正合适。”许松说。

“比就比。”萧泽鹏直接笑了笑,蹲下身子做着准备。

“各就各位,开始。”许松安排的小比赛,其实是为了鼓舞人心和调节气氛的,正所谓一箭双雕,就是这样了。

从小就在父亲身边组装木仓的萧泽鹏怎么可能会输,自己驾轻就熟的一会儿就弄好了,而旁边的队员比他晚了十秒钟才完成。

“你们还有待加强训练啊。”许松说完,让副手继续带着训练去了。

“身手不错啊。”师兄夸着师弟。

“您是想让我加入你们吗?”萧泽鹏怎么会不知道怹怎么想的。

“这么好的人才可惜了。”许松回。

“这辈子,我也不会选,因为我跟我哥谈好了。”萧泽鹏说。

“好吧。”许大师兄有些惜才的问:“是不是我以前对你太凶了,才让你不想加入的?”

“不是。”萧某人说的是实话,“我更害怕失望,要是真的加入了,那美好的憧憬就没了,我只想保留自己心中的那份美好罢了。再说了,要不是我哥,我压根儿不会有这个机会。”

“成,那我知道了。”许松在听到师弟不是因为自己对他太严厉,才不来这儿的,心情瞬间放松了许多,“陪我练会儿,咱再吃饭去。”

“没问题。”萧泽鹏比之前放开了许多。

“他们的战术动作为什么这么水?”西门子梒问着站在旁边的林飞。

“没练到家呗。”林飞回答的倒快。

“全体都有,停!”子梒急了,走回队伍最前方,重新示范着动作,“你们就做这一个动作!什么时候做好了,什么时候休息!”

“我昨天就凶过他们了。”林飞瞟了一眼说。

“那怎么还这样?”西门子梒一脸怒气。

“身上都有伤,昨儿才挨的板子,今天怎么可能会好。”林飞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

“我就出去几天,他们练成这样?”西门子梒还在生气。

“我把他们练的有点体力不支,现在看上去什么都跟不上,这就是你感觉水的原因吧。”林飞说。

“那他们还是太嫩了,这才哪儿到哪儿,比咱们那会儿累吗?”

“没有。”

“那我再加了。”

“加吧。”

这俩人早已忘记了当初他俩的狼狈样儿,在训练场上严苛的让队员们总是打退堂鼓。

“还没到极限。”林飞笑了一下,“他们无论怎么练,都没咱苦。”

“回头我哥要是挑错,才麻烦,这一眼看上去,就过不了关,还得练。”西门子梒说。

这俩人在场上认真带着训练,过了好久,队伍才解散,看着空荡荡的场地,林飞转头跟好兄弟说:“你还记得最早这批人看到是咱带他们的表情,说不上是崇拜还是羡慕。”

“现在全蔫儿了,哈哈哈。”西门子梒笑嘻嘻的说着。

“他们现在是最苦不过的小队了。”林飞在旁边乐着,“对了,你下午有事没?”

“跟我哥下午去做医疗培训。”子梒回,“你有事啊?”

“那我先去做体测了,晚上早回家。”林飞说。

“这么勤快啊,我得明天测了。”西门子梒看着表。

“我哥这几天,天天早上去我爸那儿送孩子。”林飞说了一句。

“跟你碰得上啊?”子梒问。

“晚上会碰到,我想做完体测给怹看看。”林飞说。

“现在测完都能直接发在手机上了,你哥现在看你体测单子有啥用?”西门子梒擦了擦汗。

“你还记得你哥说的吗,等咱的状态都调整好了,会让咱去单位进修一年。”林飞始终惦记着这回事儿。

“记得啊,这是逼咱跳出舒适圈啊,现在咱做什么在基地都是游刃有余的,等以后去了单位,就不会那么舒服了。”子梒说。

“是啊,单位给的名额不是谁都可以上的,那个地方也不是谁都可以去的。”林飞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家兄长。

“你哥怎么说的?”西门子梒问道。

“很淡定,跟我说先努力争取到名额吧。”林飞说完,子梒就在旁边笑开了。

“笑什么笑,你敢说你哥今天带你去培训,不是在给以后去单位打基础的?”林飞怼他。

“不敢,不敢。”西门子梒摆着手。

评论(18)
热度(16)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