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304 没有早恋

“干嘛啊?”萧泽鹏看见少爷磨磨唧唧的在自己身旁站了好久,“什么事儿,赶快说。”

“我们有同学聚会,我今天能不能去啊?”秦宇抬手看着表。

“你昨晚上欲言又止,想说没说的就是为了这事儿啊?”萧老师还以为是什么事呢。

“是啊。”少爷点了点头。

“去吧,这有什么的,晚上早点儿回来,要不然我晚上去接你,你把位置发给我一下。”萧泽鹏说。

“好的。”秦宇一溜烟儿的跑没了。

这是他们初中同学的聚会,几个处的好的小伙伴要聚一聚。

林岩的几个小伙伴们都在场,先到了的还不忘调侃一下没到的。

“少爷没来为什么,那是因为司机不在吧?”关山说。

“人家好像被老班管的挺严啊?”范赫问着大家伙儿。

“这得问萧宸。”其他人接着话茬儿。

就在这个时间段,秦宇来了。

“哎呦喂,说曹操,曹操到啊。”关山挥着手。

“好久不见。”少爷的性子收敛了一些。

“嘿,你怎么晒黑这么多啊?”以前秦宇的小跟班儿问。

“天天运动,不黑才奇怪,咱这还等谁呢?”少爷问。

“林岩和萧宸还没来啊。”关山说。

坐在旁边的白弋没说话,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你最近见到他们了吗?”范赫问着少爷。

“都是打个照面,没时间闲谈啊。”

“卡点儿赶到啊,各位不要见怪。”此时,小小林打开了房门。

“就是,就是。”在旁边的萧宸附和着。

“我说你们俩还行不行?”范赫拿着一包纸巾丢过去了。

“我们暑期有训练的,过完假期就高三了,时间紧啊。”林岩跑的一脑门子汗。

“好吧,就原谅你们了,看看菜单。”关山说。

“你们还没点菜啊?我以为我们到了就能吃上了呢。”萧宸调侃着。

“想的美,赶紧点菜。”秦宇的小跟班儿说。

“你家少爷点了吗?”小小萧继续逗着人。

“哎呦,他也才到没一会儿。”跟班儿说,“还我家少爷,他不是你们的少爷啊。”

周围人笑开了,弄的秦宇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仨看看再点些什么。”范赫说。

这仨人一起看着菜单,最后终于选好了菜,才把服务员叫来。

过了一会儿,点完菜了,这些孩子们就聊开了。

“我是不是给你们俩腾个地儿?”关山问着小小林。

“什么地儿啊?”林岩问。

“你跟白弋不坐在一起啊?”范赫问着好哥们儿。

“不用啊。”小小林笑了笑。

“白弋,你那么久不见林岩,还不打个招呼。”萧宸刚说完,在桌子底下就被林岩给踩了脚。

“确实好久不见了。”白弋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小小林。

林某人有些小尴尬,不去看她,直接拿起杯子去喝水。

“哎呦。”关山赶紧低头跟好哥们儿说,“你这样怎么行啊。”

“你不是说是同学聚会的吗?”林岩扭过头说。

“对啊。”关山点着头。

“成了,菜上来了,大家吃菜啊。”秦宇张罗着。

这一个饭局,在叙旧中就这么过去了,大家吃饱以后,纷纷给林岩和白弋独处时间,他们通通跑去看电影了,留下这俩在公园里溜达。

“你怎么不说话?”小小林问。

“不知道要说什么。”白弋看着眼前的少年黑了许多。

“你怎么样,快高三了,准备考哪儿?”林岩问。

“想去考跟你一样的学校。”白弋想了想。

“你看我那么黑了吗?还要考那里啊?”小小林逗她。

“哼,我怎么也得比你白。”白弋回。

“好了,随你。”林岩看了看她,“你还是这么喜欢我啊?”

白弋转了身子就是不说话。

“我走啦。”小小林说完,白弋抓住了他的胳膊。

“成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林岩顺手弄开了她的手,离开了。

白弋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哭着。

小小林头也不回的走了,回了家,跟迟京说:“妈,白弋喜欢我。”

“你这小子拒绝人家了?”孩儿母亲问。

“没有。”林岩回。

“那是接受了?”

“也没有。”小小林说。

“这个阶段,你不早恋,让我有些意外啊。”迟京看着长子。

“我可是要跟父亲一样的人啊。”林岩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你这是心中的抱负大于了爱情。”当妈的看着孩子这样,笑了笑,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儿子懂事。

“妈,我爸呢?”小小林问。

“接你弟弟去了。”迟京回。

“那我陪您去菜市场吧。”林岩问着母亲。

“好啊,咱好久没一起出去过了。”迟京很开心长子陪着自己出门。

这边的区一清已经顺利的经受住了考验,并且与龙烨接头完毕。

“晚上跟我去趟饭局。”疯子跟身边的龙少说了一句。

“好的。”龙烨答应了。

一到了晚上,辫儿爷带着区一清,出现在了饭店的大堂,再过一会儿疯子带着龙烨,鳄哥带着老婆都聚齐了。

“哎呦,包总,来啦,请。”鳄哥率先招呼着这个男的。

“好。”包总身边带着两个人,这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我们辫儿爷最会点菜了,今儿这菜都是他点的,保您满意。”鳄哥坐在座位上说。

“多谢招待。”包总说了一句。

“今天好朋友来,我开心,我亲自给你们倒酒!”鳄哥拿着白酒一通倒,把盛白酒的小壶都快倒满了,才把它给了包总的太太。

“我太太坐您旁边,她把您照顾好的。”鳄哥抽着烟。

包太太笑了笑,看了一眼老公。

在场就坐的龙烨和区一清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咱哥儿几个,随便喝啊,酒有的是。”鳄哥指着桌上的酒瓶。

“好。”包总应了。

席间这些人一边吃饭,一边喝酒,他们一桌子的人都对包总带来的第二个人保持警TI。

这个人倒是开诚布公的做着介绍,在话语间试探着对方。

“哎呦,包总啊,这您可就不厚道了啊,怎么您在这儿还有朋友,我们都不知道啊。”这话里藏着话。

包总带来的殷响马上接话,别看她是个女生,照样抽烟。

饭桌间,这对话的内容,始终都是烧脑环节,双方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掉进各自挖的坑里。

酒喝大发了的鳄哥和疯子,在酒桌上叫嚷着,辫儿爷这一晚上的话都很少,只是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酒桌上的女人也在互相试探着,表面上大家吃个饭,接风的饭局愣是吃成了鸿门宴。

饭后,大家聚在饭店门口,“我让殷响带了我们那边的土特产给大家,她正好比我们先到,我就让她先带着来了,您瞧瞧,我也不知道她是本地人,那天聊起来了,她说得回家照顾家人,我这才知道她是本地人啊。”

“您别怪罪,我们夫妻俩带不了那么多东西,她正好回家探望家人,我们也只是捎带着让她帮一下忙,这些土特产都可好吃了。”包太太接着丈夫的话茬儿说。

“没事,大家分一下,都有份儿。”鳄哥抽着烟说。

区一清和龙烨都在忙活着装车。

“好了,我们走了。”鳄哥看大家都准备好离开了,自己率先冲着窗外吼了一句,便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殷响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这以后的日子我都不能再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嗯。”包总应了一句。

“他们看不得本地人跟着一起“闻香”啊。”殷响又说了起来,“您都Jing 惕着,只是说我陪陪家人来的,过阵子还得去别处工作,千万别再提起我了,要不然这单生意做不成。”

“这老奸巨猾从接风酒就开始了啊。”包总笑了笑。

在剩下的日子里,殷响果然不再出现了,鳄哥、辫儿爷和疯子变着法儿的给包总和包太太,每晚安排着饭局,除了吃吃喝喝以外,根本不给他们谈生意的机会。

“我们这边景点多,也有小吃街,您喜欢吃什么,让我媳妇儿带着你俩去,白天我有事要忙,就让我媳妇陪你们。”鳄哥在酒席间扯着嗓子说。

“好,咱干了。”包总站起来了。

俩人一碰杯,一杯白酒下肚了。

鳄哥他们故意给包总和他太太安排的满满的,就是不谈生意,一是为了试试包总,二是为了试试自己人。

得亏龙烨和区一清聪明,没有着急HUI报,这才换来了,最后的成交日。

评论
热度(11)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