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短篇:1.1 没饭吃了

林峰每回在训练场里都觉得活力十足,他们几个教官安排好了哪个阶段教什么,就算这一天没他事儿,他也会默默去做个助教,站在林岩左右,或者远远站在一旁。

小小林慢慢习惯了,父亲一时不休息的跟着自己训练,别人都歇息了,通常他会被林峰留下来加练。

基地上下谁没看到过林峰那么拼命的,以前训练拼命就算了,现在教自家长子也是那么的拼。

“负重多少啊?”林峰这一早特地走到儿子身前的背囊旁扫了一眼。

林岩如实回答了,此时助教正在挨个儿核实着背囊的重量。

“你这个和他们一样合适吗?”当爹的一句反问,把长子问的愣在那里了。

“去,再加点儿去,沙袋呢,该绑腿上绑腿上,把你的ZHAN术背心穿上,头KUI戴上再回来。”林峰说的超级轻松,看着儿子跑出去了,自己咧嘴一笑,再看看旁边的箫宸,“你也去吧。”

只见小小萧也冲出去了,“咱不能光等着他俩啊,全体都有,俯卧撑预备,开始。”林峰说完转头看看远方。

“诺,这是你说的自己人好训练。”屠臣拿话岔着,在附近围观的鹿三水。

“你也不想想你师兄怎么练你的。”尚嘉笑了笑。

“哎呀,别哪壶不开提哪壶。”鹿淼被说的脸红了。

“你看戴勋去做助教多好,不用督促你了。”屠臣说了一句,跟尚嘉走了。

“是没人督促我了,你们等等我啊,我怕在这儿待久了,被师兄骂。”鹿淼赶紧跟在这俩后面离开了训练场。

“老师带训真的那么恐怖的?”鹿三水低声嘀咕着。

“那你以为呢?”屠辰回头看着这家伙说。

“挨罚挨的,怕死峰哥啊。”尚嘉不禁摇起了头。

“像我怕师兄一样?”鹿淼问。

“有过之而无不及。”屠辰说了一句。

“改天想见识见识。”鹿三水回过头,看着训练场上的人们。

“哈哈哈,还有上赶着的,“尚嘉笑着说。

这仨人慢慢离开了训练场。

林峰看着俩孩子穿戴好所有装备才让他们去跑步,派助教骑个摩托车督促着,自己则在布置着另一片场地。

萧泽毅在终点计时,许松在一边等着,等着队员们冲过终点,他好安排人家做体能。

每个训练环节都是环环相扣的,有哪一项落后都不成。

这一早上的练习,完成的队员可以得到早餐,在及格线以外的人是没有饭吃的。

这边的林峰布置好场地,刚好看到儿子和萧宸以倒数第一和第二的名词冲到了终点。

萧泽毅记录好了时间,许松就安排他俩做体能去了。

林峰一步步走进他俩,小小林抬头看了一眼父亲,没敢停下手上的动作。

萧宸则是直接被萧泽毅揍趴下了,林峰一看这样了,自己直接一个正蹬把林岩踢的坐在了地上。

许松站在一旁,扫了一眼,时刻准备着拉开这俩打人的战友。

孩子们的父亲火气都不小,萧泽毅拿着自己的皮带抽向了儿子的身体,林峰则是拿着棍子直接开揍。

还留在场地上的人全都看傻了,在及格线以内的队员早去吃早饭了,在及格线以外的人则在许松的安排下加练做体能,然而这种事情的发生,显然打破了事情的进展,让原本做着体能的队员们傻愣在那里好久。

林岩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但是没想到会这么狼狈不堪,父亲的棍子真的是实打实的打上了自己的皮肉,旁边的萧宸抱着脑袋一动不动,想必也是挨惨了。

“别看了,别看了,你们没及格的跑步去。”许松赶忙走过去把他们支开了。

萧泽毅用皮带抽的儿子满胳膊都是红条条,还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林峰则是上手弄掉了自家长子身上的装备,林岩用头顶在了地上,双手背在了后面,当爹的用棍子狠抽着屁股。

“最后一名?”林峰的火气相当的大。

“我错了。”小小林有些哽咽。

“以前白练了是吧?”当爹的拿着棍子就揍下去了,林岩全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再多挨一下就是钻心的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会儿的功夫,便混着汗水一起留下来了。

“对不起。”小小林依旧哽咽着说,他真的好委屈,谁见过全负重的跟轻装上阵的跑的,以前在学校都是公平竞争的,哪像现在。

“第一次让你这么跑给我拿个倒数第一啊?是不是你在学校练的不够!”林峰边说边揍。

“都是正数第一第二的。”林岩真是被冤枉死了。

“这回跑成这样是给我惊喜的?”当爹的知道自己是在苛求他。

小小林不敢说不公平,只能说:“是我练的不够。”

“以后,行走坐卧,只要是离开宿舍里,就全副武ZHUANG,听见没?我不管你练什么,都这么穿戴。”林峰看着长子,林岩声嘶力竭的喊了一个字儿,“是!”

“起来,跑步去。”林峰说完转身走了。

一样被罚的超惨的小小萧,已经开始跑步了,他俩都被要求和这身装备做朋友了,不管有多沉,不管在干嘛,都要随时随地的穿戴整齐。

本身这俩练的比别人多不说,负重也是额外要求的,之前有人嘀咕他们会被额外少练的小道消息被打破了,谁说这两位要练的少了!

林峰一行人吃完饭,给战友们商量着一会儿的训练计划。

林岩和萧宸在短暂的休息中迅速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上午的CQB训练就这么开始了,来参训的人员以为能好好打一场,结果被教官拉去太阳底下练绕桶,练步伐,练配合,好不容易,有个新内容,还是开门的N种练习方法。

林峰和几位教官就站在四处看着。

“你们这第二名怎么进去的这么晚?想什么呢?愣神几秒钟都不行!”许松也是急了,抬脚就踹。

“下一个小队!”西门子梒没什么耐心了。

林飞则是直接揪着出错的队员出队了,萧泽毅转头跟林峰说了几句什么,林某人点了点头,马上对着大家说:“咱这个细节一遍遍过,我不管你们以前是跟谁学的,在这儿必须完全接受我们教的所有细节!”

行了,一上午的时间全都在kill house里,经过细节上的修正,队员们的动作看上去就顺眼多了。

“解散,一会儿自行整队去食堂。”林峰说了一句,拎着长子又进了场地里。

“把今儿上午的走位,走一遍给我看,先做第一名的走位,如何走,其他队员相应的动作是如何的,都要说给我听。”林峰这是要把小组配置人员的所有人该做什么都串一遍的节奏啊。

可是问题来了,林岩并不知道那么多啊,他只是熟悉自己的位置和箫宸的位置,其他的完全也是知道个大概而已,具体的怎么做这家子真是一脸懵。

小小林硬着头皮把前两名的说完了,到第三名的时候,他只是说了说在学校学的笼统介绍。

“别背书,平时你们小队的第三名都干嘛来着?有空聊天没空请教人家怎么做的是吧?”林峰一个耳光扇下去了,林岩往后退了一步。

“来,站过来,跟我说,第三名停在那个位置多久?”当爹的在训练场上仿佛变了一个人。

“三秒?”小小林不确定。

“别猜!”林峰又扇过去了。

又挨了一下的林岩,眼泪汪汪的说了句,“不知道。”

“不知道有理是吧?”林峰抬手又是一下,“再问你,第四名与第三名保持多远的距离?”

小小林被问的懵逼了,连最简单的问题都忘了,气的林峰直接把皮带抽出了腰间,攥在了手里。

“你先给我走位。”当爹的连说带踹的让林岩在场地里给自己演示。

小小林现在真是怕死父亲了。

“你跟我说他们之间的走位是穿插的?一个是那边,另个去这边?”林峰扽着长子的衣服在场地里转悠。

林岩被说的,现在哪儿敢吭声儿,自己不说话,父亲的皮带就抽下来了,直接抽在了脸上,一道红印子,明显的很。

“不说话是吧。”林峰直接又抽了一下下去,这回两边的脸颊都红了。

小小林委屈的咬着嘴唇,眼睛里的泪水马上就要流下来了。

“眼泪给我憋回去。”林峰冷冷的说了一句,吓的儿子连忙抬起头,双手擦着泪水。

“问了这些没问完,我只给你一下午的时间,去找你的队员问清楚怎么做,晚上我还会考你。”当爹的根本不肯放过儿子。

“是。”林岩咬着嘴唇,他真的好委屈啊,不是只要做好自己位置上的事儿就好了吗!不管自己做的有多好,怹就是连看也不看!偏要往难了要求。

林峰拿着皮带抽在儿子身上,小小林咬着牙忍下了。

“来基地工作,之前的岗前培训就是要你褪一层皮。”当爹的眼睛看着自家孩子。

“我认!”林岩大吼着。

“别以为你在我这儿会很轻松,我只会刁钻、苛刻的对待你。”林峰说完直视儿子的眼睛,又抽了他一下,这仿佛是父子俩之间的“宣ZHAN”。

“我接受!”小小林攥着拳头,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要放弃还有机会。”当爹的给了儿子一个机会,谁知道这小子马上拒绝了。

“现在挨的疼吧?等以后,你挨多了就不疼了。”林峰说完又抽了他一下,“以后,要是再哭,让你尝尝板子的滋味。”

这算是父亲给儿子的JING告了。

“是!”林岩应下了。

林峰把皮带重新穿回了裤子上,转过头,看了一眼长子说:“这个时候的饭点儿过了,没饭吃了。”

说完这句话的为人父者,华丽丽的走开了,留下儿子自己在那儿整理着装。

评论(8)
热度(22)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