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54 某人的表白

“医生,你怎么都不理我?”杜若这回去基地给新组装的设备调试,迎面碰上了西门子梒。

“嗯?”某人听着这称谓,看着眼前的姑娘,愣了一下。

“怎么了?”杜若咧嘴一笑。

西门子梒眨巴眨巴眼睛,咽了一口涂抹,把头转向了其他地方。

“你这么不想看到我啊?”杜若眼巴巴的看着挺拔又帅气的小伙儿。

“没有,只是不知道你会来。”西门子梒刚从自家兄长的办公室里出来,一时还没缓过神儿来。

“我调试完设备了,随便走走。”杜若说。

“你每次弄设备都来啊?”西门子梒问。

“那可不是,上次见了你以后,都没怎么联系,给你发短信打电话,你是不接又不回,所以,我这次来了,一定要找到你。”杜若一本正经的说道。

“找到我干嘛?”西门子梒问。

“看看医生的第一专业呗。”杜若有些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这就是喽。”西门子梒摊摊手。

“我说医生,你们这儿招女的吗?”杜若想了想问。

“很少。”西门子梒这话真的不多。

“我要是申请调过来呢?”杜若知道自己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

“随便,估计我哥不会批。”西门子梒随口说了一句。

“我说,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怎么话那么少,讨厌我啊?”杜若没忍住心中所想,说了出去。

“哪儿有的事儿,我只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找我而已。”西门子梒马上给了回复。

“不说这个了,你有女朋友没有?”杜若鼓足勇气问。

“没有。”西门子梒回的干脆利落。

“我没有男朋友。”杜若这句话说的有很多种意思呢。

“好吧。”西门子梒抬手看了看表,“现在这个时间正好没事儿,能陪你溜达溜达。”

“医生,我还是想考女子特ZHONG大队。”当杜若把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她能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皱了皱眉头,一言不发。

“表情难看,又不说话。”杜若有点失落。

“能问问为什么吗?”西门子梒终于开口了。

“挑战嘛,挑战自己一下。”杜若的想法还真是单纯。

“女生做好自己的事儿就好了,渗入啊什么的,留给我们就好了。”西门子梒的想法跟冷轩啊林峰啊的观点是一样的,他们并不认为女生非得要受苦去拼命,非得达成跟男人一样的身体素质去一线。

“你QI视我们女人啊!”杜若不淡定了。

“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女人还是温柔点儿好,做那行太苦了,你受不起,没必要,真的。”西门子梒真的很心疼眼前的这个女人,从他知道自己打心底里喜欢杜若以后,就试着不再去想她,可惜这家伙做不到。

“哼。”杜若攥着拳头生着闷气。

“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西门子梒一路在木仓林弓单雨中走过来,太知道这其中的酸楚了,然而,他不想谈恋爱的理由也是不想让心爱的人担惊受怕,但是当他遇到杜若以后,就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只是他自己还是很难走出第一步。

“亏我把你当朋友!把我的想法告诉你。”杜若扭过头不吭声儿了。

“我喜欢你,才会说这些。”西门子梒说完,脸变的通红。

“什么?”杜若刚才还生气呢,现在的她瞪大眼睛看着他。

“我说我喜欢你。”西门子梒又说了一句。

也许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惊的杜若半天没反应过来。

西门子梒脸红的发烫,他不好意思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杜若“哇”的一声儿哭了出来,这回轮到某人惊慌失措了,“别,别哭啊。”

“我真是被你弄的哭笑不得啊。”杜若此时的心情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形容了。

“别哭了,好吗?”西门子梒用手擦着对方的脸颊。

杜若转过了身子,抹着眼泪。

“得亏现在没人,要是有路过的看见了怎么办。”西门子梒说。

“你干嘛现在说喜欢我啊。”杜若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西门子梒想都没想就说了。

“那你是认真的吗?”杜若继续问。

“是啊,你想跟我交往吗?”西门子梒犹豫了好一阵子。

“嗯。”杜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一直以来,她暗恋的时间真的不短,能等到男方亲自开口说喜欢自己也是不容易,这,也许就是哭的原因吧。

“成了,这个点儿,我得去忙了。”西门子梒轻轻拍了拍她的头。

“好吧,什么时候你才会带我去看你们训练。”杜若问。

“等有机会吧。”西门子梒不敢耽误时间,匆匆说完,马上跑了出去,留下杜若一人看着他的背影远去。

“干嘛去了你?”林飞已经领好装备了。

“从我哥办公室出来,碰到杜若了。”西门子梒如实说道。

“怎么样?”好哥们儿嘿嘿笑着。

“我表白了。”西门子梒的脸又红了。

“哎呦喂,你这榆木疙瘩终于开窍了啊?想当年,我们给你介绍了多少个人,你都不乐意。怎么,今儿这太阳从西边升起了?”林飞一脸的不可思议。

“只是觉得,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何必躲着不联系呢。”西门子梒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都穿戴整齐了。

“行,想开了就好,一会儿带训,我示范,你讲啊。”林飞说。

“嗯,咱不得说说今儿早上的事儿啊?”西门子梒问。

“说,不罚他们才奇怪。”林飞戴上了墨镜。

“还甭说,咱现在其实也挺爽的。”西门子梒也戴上了墨镜,两个搭档一起走去了训练场。

现在把事情,转到大学里,张扬跟着大师兄上了一堂又一堂的课,正当他喝水的功夫,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

这个人,是谁呢?没错儿,就是林峰,怹这个时间段来这里,多少会让人觉得有点儿出乎意料。

张扬在场地后面喝水,前面就是师父和大师兄,俩人你说我笑的样子,着实让他看着羡慕。

要知道,魏宇今天这一上午,都是板着脸在带训练的,他不满意学生的训练,也不满意师弟的表现。

“在我面前乐,还是挺少见的。”林峰看了看大徒弟。

“是师父竟然给我带了我最喜欢吃的东西,能不高兴吗。”魏宇眼巴巴的看着怹手里提溜的纸袋子,里面搁的是面包。

“今天是不是没吃早饭,就带着你师弟们锻炼了?”林峰瞪着徒弟。

刚才还笑的魏子,现在的表情真是秒收啊,支支吾吾的来了一句,“对不起。”

下一秒,林峰的腿就踹上去了,好在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上完了学生们都走光了,只剩下二师弟在后面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切。

“就欠不给你带。”林峰连踹了好几脚也不解气。

“师父,今儿,我生日。”魏子嘀咕了一句。

“这些也是你的生日礼物,都记着,都收着。”林峰这脾气真是收不住。

“是。”魏宇应了一声儿。

“今儿张扬怎么样?”当师父的问。

“心能静下来训练了,之前飘的不成,可是表现还是欠佳。”魏子实话实说。

“其实啊,这家伙比我想的要好多了,我觉得张扬怎么也得在一个礼拜以后找到状态,他现在这样要搁别人那儿已经可以了,可惜啊,是在我这儿。”林峰略带自嘲的说了一句。

“是,师父还是不想不要张扬的,对吧?”魏子问了一句,师父笑了笑没说话。

“我说,这手里的袋子是给我的吗?师父。”左帅打开训练厅的门问道。

“这是给你大师兄的,谁说给你了。”林峰瞟了一眼爱徒。

“大师兄,我失宠了。”左大帅哥故作失望的姿态说道。

“得了啊你。”林峰说了一句,小徒弟吐了吐舌头。

张扬站在后面一直看着,心里难受的很,身上的伤也疼的厉害,他是有多么希望,现在能当场走掉呢,只要别让他看见眼前这一幕才好。

“师父,您怎么有空在这个时间段出现啊?”左帅问。

“我那边今儿没事儿了,就来这儿看看,盯盯训练。”龙一知道张扬在准备考试,特地让爱徒去辅导一下,反正今儿林峰没活儿做,在单位闲着也是闲着,让他放松回家,还不如让这家伙去督促他自己的徒弟训练。

“小师兄,要惨喽。”左大帅哥有些心疼。

“回回炉,有什么不好。”林峰说。

“没,没事。”左帅看了一眼师父的表情,马上换了一个话题,“咱叫上小师兄去吃饭吗?”

“就不叫他了,咱出去吃,魏宇,你跟他说一声儿,我跟左帅在学校门口等你。”林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小徒弟是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再说什么拉上小师兄一起吃饭之类的话的,他可不想惹怒师父。

就在魏宇刚答应完的节骨眼儿上,林峰便走出了训练厅,连看都没看二徒弟一眼,左帅看见师父走了,自己才敢跟小师兄打了招呼,然后赶紧走出门了。

“中午你拿着我的饭卡去食堂打饭就行,对了,给你我宿舍钥匙,中午好好睡一觉,师父这个时候来了,下午你要是没精神训练就不好了。”大师兄说了几句话,把东西给了师弟就走了。

张扬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了训练厅,自己心里难受的只想哭,太憋屈了,明明自己最怕师父这个样子,偏偏还要惹怹。

评论(2)
热度(20)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