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55 就算有阴影也被打没了

下午的训练进度如何,魏子直接不用管师弟了,他终于可以得会儿闲了,这边由当师父的亲自上阵。

训练厅是由校方提供的,林峰跟校领导沟通过了,今天这个场地的使用权仅归他所有,本身这个训练厅也是所有的室内训练厅最小的,校方提供一间给他们训练也不是不可以,再有就是看在龙一和林晁的面子上。

值得一提的是,林峰还是会说软话的,“黎叔,谢谢了,以后您派您的教员来我们单位,我一定亲自培训。”

“别的兄弟单位找你培训,都约不上,你能保证啊?”黎叔想了想问。

“我不是这段时间才培训完一批人嘛,师父给了我点儿时间休整。您要是确定派人去我们单位的话,我一定亲自教,您放心。”林峰陪着笑脸说。

“成,场地你就痛快用吧,还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眼前的这个家伙很是高兴。

“好的,黎叔,那我走了。”林峰离开了办公室。

“去紧西边儿的那个小训练厅找我。”林峰给徒弟发了个短信。

等张扬到的时候,林峰已经活动完身体了。

两个人默默地谁也不说话,做徒弟的不敢与师父有一丁点儿的眼神交流,全程都在看着其他地方。

“活动好身体了吗?”林峰等了几分钟问。

“好了,师......”张扬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就在他意识到不能说称呼的时候,已经说出去了一个字儿。

林峰没去理,张扬尴尬着不知所措。

“开始训练了啊,没几天了。”当师父的冷漠到极点,转过身去拿靶,他还是希望徒弟能先练练基本的再练对打。

张扬缠好手绷带,戴上了拳套开始训练,林峰则是把各种不同型号的靶子,戴到了身上的不同位置,比如肚子,比如手。

最开始的训练为打靶练习,林峰做引靶,带着徒弟一点点进入状态。

可能是刚开始训练,张扬还没完全适应,一记鞭腿踢出去,胳膊往外摆,一腿踢完,他以为会连着踢个几腿再打拳,可谁成想师父的两个拳靶忽然摆在了自己面前呢。

当徒弟的一愣神,由原来的位置,赶紧调整准备出拳,l就在这个时间里,林峰一个前手出去了,戴着靶子的手直接招呼在了张扬的脸上。

“啪!”这一下儿,结结实实的挨上了。

林峰没多话,接着做引靶,张扬脸上一个红印儿就显现出来了,他虽然被打懵了,但还是继续打了两个直拳出去。

林峰教徒弟从来就没有废话,挨不住不是他的问题,只能说是徒弟没练好。

“肌肉记忆这几天练练,好不容易给练回来了。”林峰在心里琢磨着,他又与徒弟练了一会儿,才让张扬去休息。

张扬走到场边去喝水,他能感觉到师父给他引靶很爽快,让自己打的很舒服。

“进入实战了。”林峰摘掉了靶子。

张扬微微活动着身体,走在了场地中间,和师父训练,让他有点儿紧张过头,林峰一记鞭腿踢到了徒弟的大腿上。

张扬没防住,他没想到师父会踢,自己趁师父腿还没落,想去弯身抱腿,结果被林峰看准时机,来了一个LUO绞,胳膊锁着徒弟的脖子,张扬在师父的腋下动唤不得,很快,他就被勒的满脸通红,很快就会晕过去了,他逞强着硬挺着,直到最后一刻他终于撑不住了,拍了拍师父,林峰这才松开手。

张扬跪在地上喘息着,当师父的就这么看着,徒弟超级难受的调整着呼吸。

过了一会儿,当张扬缓过来的时候,林峰开口了,“拿家伙练。”

俩人一人一根儿棍子,就这么开始了训练,林峰一上来就用棍子头儿捅在了徒弟的喉咙上,引得他一阵咳嗽。

张扬此时羞愧的不敢去看师父,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状态,林峰知道徒弟不敢再打了。

“动手,反击。”林峰一棍子下去,徒弟只是被动的闪开了。

“我说什么,你没听见啊?”林峰继续挥着棍子打下去,张扬没挡住挨了一下,“呃。”弯身往后退了一步,就是不反击。

“怕什么?”林峰一棍子敲在了徒弟的胳膊上。

“嘶。”张扬被动的挨了一下儿,终于开始还手了,虽然那一下被师父化解开了,但最起码反击了。

“有阴影就做到没阴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那边儿发生了什么?你以为不跟我说就可以了?你以为你自己能扛的住?”林峰连续的发问,问的徒弟脸色惨白。

实际上,张扬在WEI和期间还遇到一件事儿,那就是他在现场与人拿DAO搏斗时,最后的紧要关头,同伴为了保护张扬,自己扑上去挨了一刀,虽然这件事儿,坏人被其他赶来的战友制服了,这个同伴也只是受了皮外伤,并不大碍,但是给张扬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往后他便不敢去应对DAO或棍了,只是一味的躲闪,在他本人的脑海中总会想到同伴替自己挨的那一刀。

“对不起。”张扬的脸色很不好看。

“我看你躲闪到什么时候。”林峰采取了硬逼的方式,拿着棍子就那么抡。

张扬在这个时候,还没缓过神来,不是被打的连连后退,就是左右躲闪,完全忘了他手里还拿着棍子。

“反击啊!”林峰逼着徒弟还手,张扬死活不出手,宁可师父的棍子挨在了身上,他也没动手。

林峰就这么一直逼他,逼的张扬挨的疼了,就捂着胳膊往后退,逼到墙角了干脆被师父拎出来,继续挨。

“害怕啊?”林峰手里的棍子更猛的击打着,打在徒弟身上真不是好挨的。

好像这会儿,张扬真是被逼急了,攥着棍子就打上去了。

“来,就是这样,打出来!”林峰继续逼着徒弟去突破自己。

过了好一阵儿,张扬终于敢做出好几组的反击了,该有的状态和反应也都有了。

林峰一看,行了,训练达到了本身应有的目的了,索性说了一句,“就练到这儿。”

张扬傻傻地站在那儿,看着师父湿透了的衣服,半天没吭声儿。

“还那么怨我吗?”林峰说了一句自问自答的话走了。

留下徒弟哽咽的站在原地,他想喊句师父,但是不敢,张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出口。

此时他的内心独白有很多,张扬心里难过的大于身上的疼痛。

林峰累了一下午,走去找其他几个徒弟。

魏宇刚忙活完一圈儿,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屁股还没坐热,自家师父就推门进来了,吓的他赶紧站了起来。

“怎么了?”林峰流着汗问。

“没事儿,您坐下歇会儿。”魏子赶忙退到了其他位置上。

“晚上,你看看再给张扬加点儿体能,再做点儿拉伸啊什么的训练。”林峰想了想说。

“是,师父。”魏宇的胆子还不够去问今儿练的怎么样这样的话。

“张扬的心理阴影被我给他突破开了,后面的训练敞开的练,达不到要求就揍。”林峰跟大徒弟说着。

“是,师父。”魏子答应了。

“左帅呢,你问问他什么时候给我看看他的“杀手锏”?这卖关子的时间太长了。”林峰忽然想起来了,就随口问了问。

“应该快了,我其实也不清楚。”魏宇回答道。

“好不容易,我有点儿时间了,还得带着张扬训练,我看他行动不便啊有点,是不是你打的太狠了?”林峰这话问出来的话,愣是让大徒弟咽了好几口吐沫。

“师父,我没怎么打师弟,都是罚体能的。”

“那是我打重了?”林峰喝着水,旁边的大徒弟可不敢吭声儿。

“有子枫哥治伤呢,会好的。”魏宇想了好半天,回了一句。

“左帅现在什么安排啊?”林峰问。

“小师弟的课都上完了今天,现在应该在训练吧?”魏子看了看表。

“在哪儿练呢?”林峰继续问。

魏宇说了大概位置,当师父的马上拿着矿泉水出门了,大徒弟看着自己桌上的水瓶被林峰拿走了,自己反而担心起师父的水不够喝,他当时要买1.5L的就好了。

林峰一个人默默透过门上的窗户,看着小徒弟在训练,愣是站在门口看了二十分钟,本想看看这家伙会不会偷懒,结果完全没看到,有的只是他辛苦的在练功。

“练着呢?”林峰推开门。

“师父。”左帅用手擦了擦汗水。

“被你大师兄罚了,还是你自愿的啊?”林峰问。

“怎么我训个练,就一定是被大师兄罚的啊。”左大帅哥一脸的委屈。

“你怎么跟我说话呢。”林峰伸手轻轻捏住了小徒弟的脸颊。

“师父,对不起。”左帅很识相的道歉,但还是顶着一张苦瓜脸。

“你大师兄没欺负你啊?”林峰松开了手。

“没有。”左帅回。

“真的没有?”林峰又问了一遍。

“告诉您,您也向着大师兄。”我们的左大帅哥貌似长心眼儿了。

“那还是被欺负了。”师父这一句话,让爱徒嘟着嘴。

“说给我听听。”林峰说。

“本来,我什么也没做错,大师兄开个会,把我说了一通,虽然知道他不好拿别人说,但我还是不想被训。”左帅把话说给了师父听。

“你以后遇到跟你师兄一样的事儿的时候,也会这么做的,习惯就好。”林峰开导着爱徒。

“好吧,师父,您看我训练,我练的怎么样?”左帅问。

“挺好的。”林峰笑了笑。

“师父给我做下引靶的呗?”左大帅哥已经好久没与怹训练过了。

“成,我难得的休息时间,就被用来做你们的陪练了。”林峰转身去拿靶子。

“师父,晚上我能跟您回家吗?”左大帅哥眼巴巴的看着怹。

“干嘛啊你?”林峰戴好了靶子。

“我媳妇儿带着孩子回娘家住几天,我晚上没地儿吃饭了。”左帅说。

“你不去吃食堂啊?”林峰问。

“吃腻了。”小徒弟马上回答。

“跟你大师兄吃去。”林峰说。

“大师兄跟小师兄忙的很,我就不添乱了。”左大帅哥摆明了态度。

“看看,我呀,真是拿你没办法。”林峰摘了手靶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我跟你师娘说了,买点儿排骨回来,我今晚亲自做糖醋排骨,这下成了吧?”林峰说。

“行。”左大帅哥满意的笑着。

评论(9)
热度(14)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