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57 这些年的疙瘩

张扬跟在师父后面去了食堂,一眼望去,不知道会不会碰到熟人。

果然,在不远处,一个男军官热情的挥着双手,“张扬,你怎么来了?”

林峰没去理会,直接找了个位子坐下了,张扬回身跟师父说:“我去一下。”就走了。

在这个场合里,被兄弟认出来了,哪儿还有不打招呼的道理,俩人随便寒暄着什么,张扬其实也好久没见过他了,这次这俩能在这儿见上面,高兴的不得了。

“改天一起出来,吃吃饭,聊聊天。”张扬不敢让师父一个人坐在那儿,太长时间了。

“成,好久不见,大家都挺想你的。”男军官笑嘻嘻的说着。

“好,咱电话联络。”张扬这时的心情好了一大半儿。

“峰哥,您怎么没回家啊?”龙灿端着一碗拉面放在了桌子上。

“他来找我,我自然留这儿了。”林峰看了一眼徒弟。

“那我还是不打扰你俩啦。”龙灿端着面想走。

“别走了,留下吃。”林峰说了一句,龙二少便坐下了。

张扬回过身去找师父时,发现边儿上多了一个人,他走到旁边看了看。

“扬哥啊,好久不见。”龙灿倒是很开心的打招呼。

“好久不见。”张扬笑了笑。

“我打饭去了啊。”林峰坐在那儿,看了他俩一眼。

“峰哥吃我打的那份儿,我和扬哥再去打。”龙灿这面还没来得及吃,光打招呼了,本身他也想的是既然被林峰留下了,那就和张扬再去打份儿饭。

龙二少在单位里谁不知道他,就相当于林峰在基地是一样的备受瞩目,但是他们都比较低调,张扬看了看小兄弟,说:“我真是好多年没有见过你了。”

“嗯,那是,我现在都还好。”在龙灿的印象里,峰哥的仨徒弟都是那么的出类拔萃。

“跟师父一个单位,实力不凡啊。”张扬竖起了大拇哥。

“哪有,还差的远呢。”龙灿嘿嘿一笑。

这俩人边聊边排队,端着面回了座位,此时的林峰已经吃完了,看着他俩狼吞虎咽的吃着。

“够不够啊?不够我再打两份儿去?”林峰在旁边问。

龙灿一脸自然的说:“峰哥那么好啊,我要一份儿。”

“是师父让你今天干嘛去了,晒的比昨天还黑。”林峰一脸的嫌弃。

张扬一边吃面,一边听着俩人的对话,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听到师父要去打面的时候,他心里真的是一惊啊,毕竟人家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老爹让您休整,把活儿都给我了,本来要晒黑的是您,您还嫌弃我黑。”龙灿一脸的傲娇。

“吃你的面。”林峰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转过头,问了问徒弟,“你呢?”

“不,不用了。”张扬显然有点儿拘谨。

林峰看了看他俩碗里的面,起身说了句,“等着。”就走了。

龙灿和左帅虽然都跟林峰的关系很近,但多少是不一样的,张扬有些羡慕他们可以跟师父走的近,可他始终不敢,是生疏了吗?还是别的什么呢?

“扬哥,您这次来真是得着了,我们食堂的牛肉拉面是很好吃的。”龙灿边吃边说。

“那我还挺幸运。”张扬说道。

“那是当然了,还有啊,峰哥这些天为了您的事儿可够着急的,您也不是不知道怹有多忙。”龙灿趁机说了一嘴,他能感觉出这俩有些别扭,但是不知道别扭在哪里,毕竟林峰也没告诉他啊。

“师父这些天在单位都很忙吗?”张扬问。

“是啊,而且最近又接了您大师兄他们学校的教员培训,就更忙了。”龙灿说。

“是要去学校里做培训吗?前阵子没看到啊。”张扬思索着。

“这个还没开始呢,跟学校那边商量的是,等您考完了就弄。今天峰哥留在单位,我还以为怹要赶训练方案,毕竟离培训时间没几天了,我老爹要看的。”龙灿把能说的告诉给了他。

“这样啊。”张扬刚说完,师父端着两份儿面就来了。

“聊什么呢?”林峰把面放在了桌子上。

“在聊我以为您留单位,是要赶方案。”龙灿换了个餐盘继续吃。

“那个今天还完成不了,得明天了。”林峰想了想说。

“离规定时间还有几天,没事儿。”龙灿继续吃面。

张扬其实没吃饱,刚才说不用了,也是碍于情面,现在他看到师父打了两份儿回来,自己也不客气了,换了餐盘吃了起来。

这个吃饭的时间,基本都是龙灿跟林峰在说话,张扬只是默默在吃面,他听着那些话,想着什么,不知不觉间,饭也吃完了。

龙灿在食堂门口跟他们分开了,林峰带着徒弟回了宿舍。

当师父的一进房间,就去了厨房烧热水,饭后喝杯茶,多舒服。

张扬站在客厅里不知所措。

“找地儿坐。”林峰端着茶出来了,放在了茶几上,又从冰箱里拿了一听饮料给了徒弟。

张扬一头雾水的接过饮料,坐在了师父对面的沙发上。

“咱聊聊。”林峰翘起了二郎腿,“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我错了。”张扬一上来先认错,这也是没谁了。

“当我徒弟心理压力那么大吗?”林峰问。

“没有。“张扬有些不太自然。

“出去时间久了,再回来的时候,你应该发现了,什么都不一样了。”林峰喝了口茶水。

“我在学校里,跟师兄弟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当年那样了,我不是学校的职工,所以显得我有些格格不入,他俩在谈论事情的时候,我什么也说不了。”张扬有些无奈。

“你在这里,看我和龙灿也是这样的感觉,不是吗?”林峰说。

“是。”张扬应了一声儿。

“小心翼翼的跟我相处,你累不累?”林峰能看出来这家伙有些疲惫。

“我也不想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张扬其实有很多的苦恼,“我不是大师兄,得不到您那么多的关注,也不是小师弟,做不到也不敢那样与您相处。”

“你就是你。”林峰看着徒弟,顿了顿,“所以,你还在怨我?”

“没有,我这些天想了很多,自己完全没有理由怨您什么,您已经做到了本分,只是我,也想跟您熟络起来,但是,我怕失去,怕您不要我了。”张扬一口气说了很多。

“自己在那儿纠结有意思吗?跟个闷葫芦一样,心思让人猜,猜到什么时候去?那么在乎还不敢说出来,你还真当自己是气球了?”林峰越说越气。

“对不起,我从外面回来,再与大家相处的时候会很纠结,我也想让您关心一下我,注意一下我,但是,我不知道用哪种方式才可以,您那么忙,我总是害怕您没时间,所以就耽搁了很多时间,没来得及及时跟您说我的想法。”张扬握着饮料。

“不要一个人去揣摩我有没有时间,我累不累等等,你直接跟我说,我会安排时间留给你,你不说,我什么都不会知道。”林峰说着。

“以前我看的太肤浅了,从来没从其他角度看过。”张扬咳嗽了一声儿,继续说:“这些天我的感触太多了,有很多方面我都看错了。”

“现在看明白了吗?”林峰问。

“明白了。”张扬看着师父。

“饿了就是饿了,渴了就说渴了,没有什么不用了。”林峰这句话说出来,徒弟自然知道怹是在说今晚的事儿。

“怕我生气,怕我揍人,你不问,不说,以为我会不知道?我只是懒得搭理,你出去的所有事儿,我都知道,你回来那么久,我也没见你主动跟我提起过啊?你让我怎么办?我难道不着急?”林峰说的都是心里话,“你们仨,我一样都在乎,没有什么对谁好,谁就高人一等了,或者是我就放松要求了,你问问魏宇我上次跟他打实战把他打成什么样儿,你问问左帅现在每天早晨都几点起床训练?他们都有各自的准则,唯独你没有,为什么?”

张扬在沙发上听着不吭声儿了。

“你回来了,什么时候我给你规定那些了?那你可能会怨我,偏心,不给你单练的机会,那我问你,你那时那么个状态,我怎么教你,复健是专业的人去做的,我还特地给你请了一个,之前也跟你说过这事儿,我今天还真就告诉你,你每天的训练内容,我都知道。”林峰控制着自己的心情。

张扬最近的心情和状态像是陷入了泥潭,师父在往外给他扽出来。

“你伤好了,转户籍,你可能会怨我没那么频繁的找你训练,我想问问你,你那时在干嘛?除了完成该有的测试,你的心思在哪里?这些历程都是你自己该走的,我不能帮你那么多,我一直在等你找我说你不想干了,而你什么都没说,我每次问你,你都说没事,而事实如此吗?”林峰这火气真是不小,今天非要跟他说个明白不可。

“对不起。”张扬被说的更愧疚了,都怪自己什么都不跟师父说,要是说了早就没事儿了,哪儿还会有今天的这些事儿呢。

“今天选择权在你,觉得跟我没意思,怕我怕的不敢说话,时间久了隔阂深了,怨我偏心不关注你,怨我让你转业的话,那就解除关系,我没什么可说的。”林峰起身去倒茶。

张扬有些哽咽的说:“我不走。”

“那我问你,以后有事儿说不说?”林峰问。

“说。”张扬马上说。

“怨我吗?”林峰继续问。

“不怨。”张扬回。

“全想明白了吗?”林峰喝着茶水。

“我想通了。”

“这些天,你憋着不叫我师父,是不是快要憋死了?”林峰问。

“是,根本改不了口。”张扬耸了耸肩,林峰就这么看着徒弟。

“师父,您忍耐的是不是到极点了?要搁以前您早就上手了。”张扬说这话的时候,看了看怹的手。

“知道为什么不着急吗?”林峰问。

“不知道。”张扬回答的很实诚。

“只有聊明白了,才能让你愧疚,一上来就打你,你只会越来越怨我。这段时间,我给你去反省的机会,给你想明白以及回顾这些年发生的事儿,只有这个疙瘩解开了,才能继续下一步。”林峰说的清清楚楚。

评论(5)
热度(13)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