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风

本lo所有文不得转载,不给予私自整理文包,所有文章最终解释权归作者,勿改编,禁止转载,有事私信我。

258 信任=十五

林峰站起身溜达到了卧室,拿了一根儿细细的藤棍出来,走到客厅的时候,张扬直接站起来了。

“给你个机会,走还是留下?”当师父的问道。

“留下。”徒弟虽然心里害怕,但这种选择他还是要做的。

一直憋着火的林峰瞬间就爆发了,一路走过去,拽着张扬的脖领子就往空地上走,摁在墙上一顿抽,后背、屁股和大腿,哪儿有没挨上的。

此时的张扬也是懵了,一下狠过一下的抽打,确实不好扛,自家师父的这种打法也是好多年没见识过了,真的好疼。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林峰停手了,张扬被怹连续的抽打逼的快喘不过气来了,他是真的害怕师父一刻也不停的揍啊。

“裤子TUO了,免的打出血了染在裤子上,你也没有换洗的。”林峰这话说出口,徒弟直接打了一个冷颤,按着怹的话去做了。

“撑在墙上还是太滋润了,你就撑地上吧。”林峰看徒弟照做,而且这家伙选择用拳头撑在了地上。

藤棍点着张扬的屁股,那意思是再撅高一点儿。

林峰看姿势对了,自己一挥棍就抽下去了,张扬硬是挨住了。

藤棍夹杂着风声抽下来的时候,当徒弟的知道师父有多生气。

“嘶.....”张扬被打的贴在了地上,汗水滴在了地板上,他的身后全是横七竖八的棍痕,最早打出来的粉红色的肿痕早就变成了深红色,屁股两边的伤痕是对称的。

“撑好了!”林峰一脚踢向了徒弟,张扬有些狼狈的恢复了之前的姿势。

藤棍虽然看上去没拖把棍那么粗,但是打人的威力是惊人的,可以很轻松的就打破皮肤。

打人的师父在徒弟的屁股上随意的敲了敲,张扬再次调整了姿势。

林峰在张扬的屁股上狠狠落了几下棍子,打的他缩紧了臀部,身体摇晃着。

“躲什么?不知道好好挨着!”林峰挥舞着藤棍抽在了徒弟的后背上,这个也是挨了揍会极疼的地方,疼的张扬叫了一声儿,气的师父直接扔了棍子,拳腿相加的就是一顿招呼,打的他躺在地上颤抖着,真的是疼啊,苍白的脸,干裂的嘴唇说明着一切。

林峰哪有什么好脾气,直接用皮鞋的尖头去踢徒弟,“起来!”

张扬真的觉得自己挨不住了,浑身上下哪儿还有不疼的地方啊,他用手擦了擦汗,重新撑在了地上。

林峰捡起地上的棍子抽在了徒弟的大腿上,棍棍出肿痕,直到张扬的大腿上被抽满肿痕,他才稍微休息一下,喝口水。

“撑好了!”林峰刚喝完水,就看见徒弟的胳膊在颤抖。

张扬用的是拳头撑在了地上,很疼,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两只拳头的前两个关节上。

当师父的给徒弟反省的机会,整整十分钟,张扬就耗在那儿。

“我打错你了没有?“林峰终于开口问话了。

“没有。”脸部充血的张扬回答的有些费力。

“起来。“林峰的话淡淡的,徒弟却听的清楚。

张扬没时间也没机会活动一下自己的胳膊,就又站好了。

当师父的走过去,一巴掌忽上去了,徒弟默默挨了,顾不上那火辣辣的感觉,自己乖乖的扭转了一下头,让怹打的更顺手一些。

林峰真的是一点也不留情面,再来一下,打的徒弟咬紧了嘴唇,两只手紧紧贴在裤缝上。

“回头等你报到完,再来找我一趟。”林峰这话说出来,张扬的眼神惶恐的看着师父。

“怎么?不知道回话了?”林峰一巴掌抽下去了。

“对不起。”徒弟赶紧道歉。

“我再问你一遍,去不去?”林峰又捡回了藤棍。

“去。”张扬哑着嗓子说。

林峰撂起徒弟的上衣,看了看伤,直接用棍子抽了一下儿,“信任这个词儿一共多少个笔画?”

“15个。”张扬想了想说。

“等你这伤彻底好了,每天去你大师兄那儿领罚,就打15下,这样持续一个月你应该长记性了吧?”林峰看着徒弟说着。

“是。”张扬嘴上应着,心里是彻底怕了,每天挨15下,挨上一个月是什么概念啊,那意味着每天都有伤,这伤上加伤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觉得我罚重了?”林峰问。

“不敢。”张扬马上回。

“那就是有了?”林峰继续问。

“不敢有。”张扬说了三个字儿。

“别搞的像是我委屈了你。”林峰这话说的。

“我不委屈。”当徒弟的早就知道师父算总账是绝不会轻的,奢望怹饶了自己的过错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林峰一棍子抽在最重的伤痕上,直接让徒弟疼弯了腰。

“好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一直憋着什么都不跟我说。”师父的语气很冷,就这么盯着他问。

“嘶....啊.....”当徒弟的一时半会儿还回答不了,林峰又是一棍子抽上去了,“说。”

“我...我....我怕....您.....怕您....会.......怨我,没....能....做.....好。”张扬强忍着疼痛,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能听出来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谁会怨你!”林峰拿着手里的藤棍杵着徒弟的脑袋。

“我什么时候因为这些训过你们,怨过你们,打过你们了!出任务没失误也是会有受伤的几率在的,没丢命回来就好,我怨什么?你师兄说你在外面待久了,我也看出来了,但是,以你家的情况来说,转业彻底不碰这些行业,和转业去做相关职业哪个更好?这么看来,是不是只有选择前者?我宁愿你去外面做相关职业待久了也不愿看到你彻底离开这些行业,颓废的去过下半辈子!你以为我做的每个决定都是那么简单的吗?”林峰手里攥着藤棍,指着徒弟,那距离就在张扬的鼻子前面。

“我错了,我不该那样理解您。”张扬的心里好难受,“师父,您原谅我吧。”

林峰抬脚踹着徒弟,张扬默默挨了。

“我告诉你!没有下次!听见没有!”林峰的这三句话,就是三下棍子,打在张扬的后背上,疼的他连表情都扭曲了。

“听见了。”徒弟挨完打,赶忙回话。

“晚上睡我卧室,我睡沙发。”林峰说完拿着棍子走了,一会儿两手空空的回来了,看见徒弟还这么站着,“怎么没挨够啊?”

张扬摇了摇头,“师父,您别生气了。”

“明天早上,我带你去见见校长和一些领导,好好关照一下。”林峰说着打算。

“是。”徒弟应了一声儿,眼泪哗啦啦的留下来了,这是愧疚的泪水啊,怹对自己那么好,而自己呢?

“哭!哭什么!”林峰一脚踹的张扬往前走了一步。

这个夜晚,真的不一般啊。

“师父早。”张扬顶着个大黑眼圈儿打着招呼。

“没睡好啊?”林峰问。

“没有。”当徒弟的绝对不敢说是伤处太疼,让他睡不着觉。

“你们学校的校领导今儿会来我们这边谈事情,你来了也好,提前见见。”林峰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而且龙一也同意。

师徒俩先是去操场锻炼身体,再去食堂吃饭,不知不觉间时间也过的也快,对方的人已经到了,林峰把他们请进了办公室,把一些基本的介绍完,说起了张扬,在座的领导们又不是傻子,个个儿聪明的很,纷纷表态要好好关照。

林峰这才让徒弟离开了办公室,自己跟他们谈着事情。

当师父的一早就交代了,让张扬见完领导就回家了,做徒弟的也听话,开车离开了单位。

“你怎么来了?”张扬的父亲问。

“嗯,今天没什么事儿,就来看看。”张扬没急着回自己家,而是去了父母家。

“吃早饭了吗?”张扬的母亲端着一杯茶水过来了。

“吃过了。”张扬站在客厅,犹豫了一下,问:“爸,之前转业的那些事儿,是您拜托师父做的吗?”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张爸不太想回答,低头看着报纸。

“是吗?”张扬又问了一遍。

“是我说的,咱家是单传啊,没了你怎么行。”张爸想了想说。

“为什么您不直接跟我说?”张扬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只想跟父亲当面弄明白。

“就你怎么会同意,直接找林峰最管用。”张爸就知道儿子早晚的找他对峙。

“您以后别麻烦怹了行吗?有事儿,您跟我说不行?”张扬并没有打算要坐下,他只是站在客厅里。

“你们爷俩儿说什么过去的事儿啊。”张妈随口说道。

“过去的事儿,你们可是一直瞒着我的。”张扬本来不想把窗户纸捅破的,但他是实在没办法了。

“以前我们的做法欠妥,不是担心你不听话嘛。好了,我们不会再麻烦林峰了。”张爸合上了报纸。

“好。”张扬不想再说什么了,“那爸妈我走了。”

“这么快就走啊?不多待一会儿啊?”张妈说。

“不了,有空我带孩子来您俩。”张扬说完就走了。

“我说什么来着,咱儿子早晚得把事情弄清楚吧,即使他早知道了这件事,也得当面听到才行吧。”张妈妈等张扬走了说。

“那有什么办法,现在说清楚了就好。”张爸继续看起了报纸。

“喂,师兄。“张扬一边开着车,一边说。

“在哪儿呢?”魏宇问。

“我刚才父母家出来。”张扬回。

“你要紧不要紧?”魏子是真怕师弟出什么乱子。

“没事,就是现在身上伤痕累累。”张扬一脸无奈。

“师父跟我说了领罚的事儿了,等你伤好了,记得来找我。”原来这才是大师兄打电话过来的重点啊,林峰安排的事儿,魏宇会一一确认的。

“知道了,师兄。”张扬暗自苦笑。

评论(6)
热度(17)

© 竹风 | Powered by LOFTER